|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二十四章吐了

第五百二十四章吐了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17 01:50  字數:3828

鄭貴妃是想讓鄭太后幫二皇子討個公道,結果鄭太后叫她忍,鄭貴妃氣的嬌容扭曲,卻不敢再說什麼了。

本來比武奪帥,就是拳腳相加。

二皇子若是武功高,連軒又能奈他如何?

只怕那時候被人奚落,挨打的那個就是連軒了!

看著兒子被打,靖北侯和靖北侯夫人也會如鄭貴妃那樣告狀?

不,他們夫妻不會告狀的,沒準兒還會說,打的好,那臭小子欠收拾,別手下留情。

而且,京都誰不知道,靖北侯世子沒事就到處瞎溜達,不務正業。

如今倒好,一個人人皆知的不務正業者,居然將兩位勤懇有加的皇子打的凄慘無比,不知道該誇靖北侯世子天賦極高,還是說兩位皇子的勤懇有加純粹是糊弄人的。

不知道旁人怎麼想的,反正皇上的臉色不怎麼好看。

他的兩個最優秀的兒子,請的是最好的師父,居然還比不上蕭國公府被放棄的外孫兒?!

皇上覺得自己的臉被人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眉頭緊蹙,皇上臉色緊繃。

他的兒子,他知道。

被連軒當眾奚落,這口氣他決計咽不下去,就算能忍一時,遲早會報復。

若是有一天登基為帝……

除非他們有那個能力將蕭國公府連根拔起,否則滅的就是大周了。

想著,皇上的眼睛下意識的瞥了蕭湛一眼。

皇上瞥了徐公公一眼,徐公公會意,轉身離開。

沒一會兒,徐公公就回來了。

連軒下了比試台。曾飛和許茂就圍了過來,看著連軒的衣裳,兩人是笑的前俯後仰,嘴都笑歪了。

看著兩人笑,連軒心情就不爽。

這不,他手一抬,刺啦兩聲。

曾飛和許茂的衣裳就破了。

兩人嘴角的笑瞬間僵硬。氣道。「還講不講道理了,他們都笑了,怎麼就不許我們笑了!」

連軒瞥了兩人一眼。「說好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假的?」

兩人的脖子像是被一雙手給掐緊了似地,愣是說不出來一個字反駁。

低頭看著胸前飄搖的破綢緞,兩人凌亂成風。

好像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是這麼理解的吧?

正在說話呢。那邊蕭遷揉著心口走過來,拍了連軒的肩膀道。「一會兒抽籤時,你注意些,有人不想蕭國公府同時執掌正副帥。」

他已經中計了,下一個輪到的肯定就是連軒了。

連軒聽得一愣。「讓我們窩裡斗?」

蕭遷點點頭。

本來他還以為是自己倒霉,可是他瞧見蕭湛望著徐公公和一個官兵說話。

那官兵一路走到負責抽籤的官兵身邊,低語了幾句。

雖然沒有聽清楚。但也能猜的出來。

連軒頓時氣大。

許茂則道,「上一輪比試。贏的有連軒,蕭表少爺,李良將軍、祈王、還有烏將軍和馬將軍,除了蕭表少爺,只有祈王能是連軒的對手,其他三位將軍根本不足為懼,莫非皇上想讓祈王當副帥?」

曾飛搖頭,「那不一定,若是下一輪,蕭表少爺打敗了連軒,還有三人奪帥,蕭表少爺打敗祈王,還有一位將軍可以輪空呢……。」

比試,是可以暗箱操作的,雖然皇上可選擇的不多,總比讓連軒和祈王去好吧?

幾人商議著,連軒越聽越來氣,「我絕不能輸!」

許茂給連軒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有志氣!」

曾飛則笑道,「胳膊擰不過大腿,要是真輸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想開點兒。」

許茂一笑,「若是蕭表少爺和祈王斗一回,副帥鐵定就是連軒的了,若是兩人斗的兩敗俱傷,連軒沒準兒還能撿個大便宜。」

曾飛拍手叫好,「妙絕!」

連軒點頭贊同,正要去威脅抽籤官兵照做,結果祈王走到皇上跟前了。

正納悶他要做什麼,就聽祈王道,「皇上,現在四下都在議論抽籤作假之事,未保公平起見,這抽籤的方式該換一換了。」

祈王不敢冒險啊,只要這一局避開蕭湛,至少副帥的位置就是他的了。

他早早的叮囑了抽籤官兵,可是方才他無奈的看了自己一眼,他就知道事有不妙。

眾人不知道這是皇上的手筆,只當是在說三皇子和二皇子的事。

裴右相笑道,「祈王覺得該如何改比較好?」

「把簽文擺在桌子上,我們六人同時挑選,」祈王笑道。

裴右相回頭看著皇上,皇上正端茶輕啜,聞言笑道,「好!」

比試台上,多了張桌子。

並排放著六個木簽。

這六個木簽,可隨便挑選,但是若是兩個人看中一個的話,可以奪簽。

本來想的極好,可是架不住有連軒在。

他的速度極快,在銅鑼敲響時。

他衝上比試台,一拍桌子。

所有的簽文都一躍而上。

簽文上的字是漆紅的,大家都瞧的見。

連軒搶了個二,瞧見三時,手一動,簽文就當做了暗器朝蕭湛飛來。

蕭湛手一抬,就將簽文拿在了手裡。

祈王搶到了一,對手烏將軍。

李良的對手是連軒。

馬將軍的對手是蕭湛。

烏將軍和馬將軍相視一眼,各自苦笑。

這哪是抽籤啊,這是堂而皇之的作弊啊,可是搶不過別人,又是有目共睹的事,他們還是將軍,怎麼能跟一群小輩計較,有委屈也得生受了。

罷了,看了這麼多比試,哪裡不知道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們這些前浪的前途很黯淡。

不公平的抽籤,只要沒人抱怨。也就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