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二十章騎射

第五百二十章騎射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14 17:22  字數:5207

看著連軒那奇葩的姿勢,一群大臣是笑的肚子疼。

靖北侯捂著臉,不忍直視,自己的兒子有多奇葩。

連軒丟掉手裡的石棍,咬著雞腿,朝過關的人群走去。

剛轉身呢,就被右相喊住了,「靖北侯世子,你晚來一步,沒有比賽資格了。」

連軒回頭看著右相,斂眉笑道,「右相大人,我怎麼就沒有比賽資格了,不是規定在銅鑼敲響三聲前,都算做數嗎,我可以第二下就上來比試台,踢飛了石頭。」

裴右相笑道,「大家用的都是手,唯獨你用腳,還打碎了石塊,這不合規矩。」

連軒暗氣。

他又不是想用腳的,是彎腰太耽誤時間,不得已而為之,再說了,他幸好沒用手,他現在力氣有些大,他還沒完全掌握,要是一不小心,把石塊砸碎了,那可真就沒有比試的機會了。

他正要反駁,那邊靖北侯夫人道,「軒兒,你確實來晚了,也不合規矩,你過來看台,看他們比試就行了。」

聽了靖北侯夫人的話,連軒沒差點當場噴血而亡。

到底是不是她親娘啊。

他被右相刁難,她不幫他也就算了,她還幫右相坑他。

連軒的心堵的慌,拔涼拔涼的。

可這樣就想他退縮了?!

別說門,連窗戶都沒有!

連軒哼了鼻子道,「我想,比試前,應該沒有規定說不許用腳的吧?既然沒有規定,那我用了,怎麼能算是違反規矩?」

裴右相被反問的嗓子一噎,確實沒有這樣的規定,可是誰沒事用腳?

就在這時,連軒的狐朋狗友,笑道,「右相大人,你就讓他過關吧,就憑他的本事,估摸著也就差不多過這一關了,他又難纏的很,這不是瞎耽誤功夫么?好像只要他願意,這正帥副帥的位置隨便他挑似地了,這樣是不是太過高看他了?」

說著話的是,潼南侯嫡次子,許茂。

這許茂雖說是嫡次子,他大哥卻在三年前已經過世了,他是潼南侯府的繼承人,只是因為太過頑劣,潼南侯要他洗心革面,才將世子之位交給他。

可是許茂對世子之位並不看中,他心底對大哥頗有怨言,沒事早死什麼,有大哥在,他可以做喜歡做的事,父親也不會怎麼管束他,樂得逍遙自在。

對於連軒,許茂是羨慕妒忌的牙根痒痒啊。

都是紈絝,放蕩人間的禍害。

怎麼爹娘的差別就那麼的大呢?

他不想參加比武奪帥,結果被老爹用棍子逼著來了,還不許丟他老人家的臉。

瞧瞧連軒,他都趕來了,靖北侯夫人還不要他參加,他要是有這樣開明的爹娘,他做夢都要感動醒來。

有許茂帶頭,連軒其他朋友都幫腔。

至於其他人,雖然不樂意瞧見連軒過關,可要他們出聲阻攔,還真不大敢,誰不知道連軒難纏,有仇必報啊?

就連二皇子、三皇子他們也都抱著不屑的態度,就算讓他過關了,他也奪不了帥印。

裴右相沒輒,這不就回頭看著皇上了。

皇上頭疼著,擺擺手道,「讓他過關。」

這禍害,一會兒誰收拾他,朕賞賜誰!

這不,連軒就過關了。

等他走到人堆里,許茂拍著他的肩膀道,「我說,你真夠可以的啊,這麼重要的比試,你就不能早到一會兒,非得去醉仙樓吃一隻燒雞?」

「不是一隻,是八隻。」

連軒一邊啃著雞腿一邊道。

許茂嘴角瞬間一抽,「大哥,你開什麼玩笑?」

八隻燒雞,還不得把人活活膩味死啊。

連軒白了他一眼,「我壓根就沒有吃飽好吧!」

他好像留後遺症了,明明吃了不少,可就是覺得餓,想不停的吃東西。

一想到那種餓的前胸貼後背的感覺,連軒又覺得餓的飢腸咕嚕了,狠狠的撕咬著雞腿。

曾飛走過來,看著連軒那樣子,扭了眉頭道,「你這是餓了多久啊,我怎麼覺得你跟餓死鬼投胎似地呢?」

曾飛也是連軒的朋友,家世不俗,容貌俊朗,皮膚白凈。

連軒苦了張臉,「什麼餓死鬼投胎,我是差點變成餓死鬼好吧。」

他說著,不舍的瞅了眼手裡的雞腿骨頭,還忘情的嗦了一口,忍痛,往後一丟。

剛好周少易過來,好險的避開。

不過那隻雞腿棍還是打到了人,只是那人狠狠的擦著衣裳,敢怒不敢言。

周少易走過來,笑道,「是誰要為民除害呢?」

其實不用說,也知道這樣的事只有蕭老國公做的出來。

連軒望著周少易,感動的抱著他,「少易兄,你不知道我餓極了時,有多想你,我想我要是死了,一定……。」

話音未落,周少易一把將連軒推開。

「別蹭的我一身的油!」周少易咆哮道。

連軒輕聳肩膀,「別這麼小氣撒,回頭我送你兩套新衣裳。」

「誰稀罕?!」周少易氣暈。

連軒斂了眉頭,有些傷心道,「不要?那算了。」

片刻之後,便開始第二局比試,騎射。

顧名思義,騎馬射箭。

沒人三支箭,圍著比試場跑三圈,三箭都中靶,才算過關。

這一局,所廢的時間,明顯比第一局要多的多。

這會兒,日頭漸高,有些曬的慌。

安容熱的直拿帕子擦拭汗珠,想叫芍藥給她拿把扇子來,才想起來芍藥不在。

因為今兒來看比試的人太多,丫鬟站在,比較容易遮擋視線。

就連端茶倒水的丫鬟都沒瞧見。

一盞茶早喝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