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一十五章流雲

第五百一十五章流雲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12 11:55  字數:3680

在京都附近,買一塊八百畝的良田,那價值至少在兩萬兩以上,而且敖大將軍府的地契上寫著八百畝,真實畝數絕對超過一千。

就算殺了敖大將軍,皇上也不可能賞賜蕭湛兩萬兩,完全是地多,皇上不稀罕啊。

安容拿著地契是愛不釋手,這麼多畝的地,用來補給一個杏林苑綽綽有餘了,也就是說她只要花錢建一個杏林苑,以後就不用再支出了,而且還可以用來做葯田,種植藥材。

這邊,安容是高興的合不攏嘴。

卻不知道有人氣的直摔東西。

這麼好的事,蕭湛能想到,自然還有別人能想到。

在皇后的翊坤宮,三皇子氣摔了茶杯。

刑部查抄了敖大將軍府,三皇子就去了刑部一趟,說早些時候,一位好友的田產被敖大將軍給搶了,看刑部能不能通融一二。

其實就是打著幌子去佔便宜的,大家心知肚明。

反正不是自己的東西,都是要入了國庫的,拿國庫的東西做人情,傻子才不幹呢,萬一將來三皇子榮登大寶,他們現在討好他,將來沒準兒就平步青雲了。

這不,三皇子就看中了這塊地。

其實敖大將軍府的地契田契數目極大,有好幾塊都比這塊大,可是這塊地實在是好,三皇子也不敢多要,就指明了這塊。

刑部官兵當即說好,然後去找出地契來。

好了,剛剛送到三皇子手裡。

皇上的口諭就傳了來,到手的鴨子飛了不算,還被二皇子笑話了一頓。

二皇子來的目的和三皇子一樣。都是想趁著渾水來摸魚的,刑部不敢得罪三皇子,又哪敢得罪與三皇子旗鼓相當的二皇子?

二皇子臨走之前,笑道,「三皇弟,你不覺得他總是喜歡搶你的東西么,你看中的王府。父皇給了他。你看中的田產,父皇給了他,你想要兵權。他又來搶,他又跟先皇長的極像,父皇又待他如親子……。」

說到這裡,二皇子就停了。有些話犯忌諱,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大家彼此心裡清楚就成了。

三皇子哪裡不知道二皇子是在存心的挑起他的怒氣,當即冷笑道,「他搶的東西,不也是二皇兄你最想要的嗎?」

二皇子臉色微微變。隨即又笑了,「只能說,你我都搶不過他。」

要蕭湛真的是皇上的私生子。他們爭啊搶啊的,視彼此為仇敵。真是一個笑話了。

三皇子一路忍著,直到翊坤宮,方才忍不住爆發。

皇后聽的也是生氣,勸三皇子道,「區區田產算的了什麼,重要的是那十萬兵馬。」

三皇子望著皇后,泄氣道,「母后,我不是他的對手。」

皇后當即冷哼了一聲,「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還沒有比過,又怎麼知道不是?」

三皇子望著皇后,眉頭輕擰。

看著皇后眸底的笑,三皇子忽然明白了些什麼,嘴角也勾起笑容來。

那十萬兵權,他志在必得!

祈王府,花園。

餘音裊裊,有女子正在輕歌曼舞。

女子身著淡藍色裙裳,舞袖間,婀娜誘人。

一舞畢,女子盈盈福身,笑道,「無瑕獻醜了。」

祈王率先鼓掌,笑道,「無瑕姑娘的舞姿,超凡脫俗,叫人嘆為觀止。」

杜仲和沈祖琅在下首,面對面坐著。

兩人也在拍手叫好,尤其是杜仲,笑道,「無瑕姑娘走錯一步,以你的天資,便是進宮做皇妃也綽綽有餘了。」

無瑕姑娘扭著水蛇腰走過來,她說話聲輕柔如風,「本姑娘是沒有杜公子這樣的謀士,不然何至於流落風塵,若是祈王不嫌棄,不如納我為妃?」

祈王當即大笑,「東延太子的紅顏知己,我若是敢染指,他要是兵臨城下找我算賬,皇上可不會憐惜我分毫,你可別禍害我。」

杜仲自知失言,端起酒盞給無瑕姑娘賠罪。

流落風塵,只是名聲差了些,卻能保住完璧之身。

可要是進了宮,那可就說不準了。

無瑕姑娘落了坐,然後便望著沈祖琅,薔薇色的唇瓣微微勾起,道,「這位就是前些時候鬧得滿城風雨的齊州沈大少爺吧,靖北侯世子在京都可是個小霸王,誰招惹他誰倒霉,唯獨你叫他吃了一個不小的虧,佩服之至。」

沈祖琅汗顏,連連搖頭,苦笑道,「無瑕姑娘莫要取笑我,因為得罪了他,如今我是連街都不敢去了,正愁不知道怎麼辦好呢。」

無瑕姑娘捂嘴,咯咯笑如銀鈴輕晃,「我倒是聽說他也要比武奪帥,連蕭老國公都擔心他會取勝呢,要是大周讓他當了主帥……?」

又是一陣笑。

杜仲也笑了,「以靖北侯世子的性子,他若是當了主帥,不是坑敵人,就是坑自己人,說不準的事。」

沈祖琅給自己倒一杯酒。

一陣風吹來,一片葉子落在酒盞中。

他端起酒盞,將酒水往後一扔,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方才笑道,「那不過是蕭老國公存心的消遣皇上的,當不得真,要是他都能打敗所有的將軍,奪得主帥,那些將軍可以刎頸自盡了。」

大家都沒有把連軒放在眼底,在皇上壽宴上,他連敖大少爺都打不過,何足為懼?

沈祖琅就能收拾他了。

無瑕姑娘一笑置之,轉而望著祈王,道,「王爺,可改了主意?」

之前商議,以刺殺博得皇上信任。

如今,以比武奪帥,完全不必去冒那個風險了。

祈王笑著,笑容深沉,帶了些譏諷嘲弄,「他怎麼也是皇兄,我不希望我在邊關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