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一十四章杏林(求粉紅)

第五百一十四章杏林(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11 15:12  字數:3728

不但扣走了,晗月郡主還送到了靖北侯夫人跟前,說這是連軒尋回來孝敬她的,高興的靖北侯夫人跟個什麼是的。

寶石,靖北侯夫人收了,不過么,她說自己不再年輕了,對這樣首飾沒那麼熱衷了,那些寶石會叫人打造成最精緻上等的首飾,算作聘禮送去顏王府給她。

所以,這會兒寶石在晗月郡主的腦袋上……

聽卜達說,再看連軒哀怨的眼神,安容忍不住捂嘴笑。

這和前世的結果,不謀而合。

她能知道連軒心底的不快,因為前世連軒就很生氣。

面對那些大臣的指責,他怒道,「晗月郡主的頭飾不知道多少,寶石是我的數倍不止,你們沒長眼睛還是怕她了,你們怎麼不說她奢侈,本世子好不容易有了用寶石的地方,還要被你們指責,誰要再說小爺奢侈,小爺夜裡去翻他的屋子,要是找出來一堆寶石,非得扒他兩層皮不可!」

連軒可是說不出也做得到的人,他都敢當眾揚言了,誰還敢說什麼?

而且他說的還很有道理的,憑什麼寶石就女人能用,男人就不行?

後來,那些大臣沒在說什麼,那些寶石,倒也沒有在鑲嵌上去,連軒急著去邊關呢。

因為鎧甲太重,連軒穿在身上,騎在千里馬上,追趕蕭湛比較難。

這不,連軒帶了兩匹馬,一匹馬載他,一匹馬駝鎧甲……

這樣奇葩的事,整個京都也就他做的出來。

到現在她都沒弄明白,他為什麼要打造那麼一副鎧甲。在她看來,除了奢華重之外,用處並不大。

安容望著連軒,問道,「那麼重的鎧甲,你能穿在身上多久?」

「兩刻鐘。」

連軒很實誠的回道。

安容,「……。」

看著安容的表情。連軒有些受傷。「大嫂,你不是覺得我很差吧?」

安容輕咳了兩下,連忙搖頭。「沒有,我只是想不明白,既然都穿不了多久,你要它做什麼用?」

安容剛問完。蕭遷便笑道,「大嫂有所不知。鎧甲雖重,可若是習慣了穿著鎧甲行走練武,一旦脫下,武功會精進不少。尤其是輕功,可以說是一日千里……。」

蕭寒連連點頭道,「鎧甲可以幫我們突破極限。武功更進一步,當年大哥還曾穿著祖父的鎧甲。在炎炎烈日下,扎了三個時辰的馬步呢。」

蕭湛扎馬步的時候,蕭老國公不許他們去打擾。

在連軒這二貨的帶領下,一群人趴在牆頭,看了三個時辰。

那會兒他們還小,差不多才*歲,差點沒被活活曬死。

後來,蕭湛將鎧甲脫下,連軒偷偷的帶著他們去了蕭老國公的書房,將鎧甲穿身上。

沉重的鎧甲壓在肩頭,連軒死咬著牙堅持,最後啪的一聲,直接摔地上了,別說扎馬步了,爬都爬不起來。

還是他去找人來救的連軒呢。

當時蕭老國公就倒拎著連軒的腳,狠狠的抽他的屁股,抽的發腫。

從那天以後,他們就開始穿鎧甲練武了,很辛苦,很累。

他們一度以為是連軒禍害了他們,後來才知道那是蕭家的傳統。

蕭太夫人就是用這樣的法子鍛煉的國公爺,不過那時候太夫人更很,玄鐵打造鎧甲,用天蠶絲穿接,還不知道用什麼辦法,穿在了祖父身上,除了太夫人,誰也脫不下來,外祖父穿了整整三個月。

聽老夫人說,那時候國公爺吃了很多的苦頭,有時候走著走著就直接摔了,歇好半天才能起來,而且太夫人有令,不許扶他,口渴了不許給他端茶,蕭家上下就當沒瞧見他,該幹嘛幹嘛,當初她心軟,給國公爺倒茶,才喝了一口,就被太夫人罰抄了一個月的佛經。

那三個月,是國公爺脫胎換骨的三個月。

後來,這法子就被延續了下來。

而他們,正因為吃了太多了苦頭,在同齡人中,他們的武功是最高的,除了……連軒。

他畢竟不是蕭國公府的親孫子,那麼重的訓練,只要訓練一天,就會累成狗,靖北侯府老夫人捨不得啊,靖北侯也捨不得,這不就三天打魚兩天晒網了。

不然,以連軒的天賦,何至於差成這樣,完全是給耽誤了啊。

這會兒連軒要鎧甲……

「軒弟,你不是想突破吧?」蕭遷問道。

連軒聳了鼻子,「我總覺得外祖父存心坑我,教你們的武功都那麼好,怎麼我的進一步就那麼的難呢,我要再不突破,我拿什麼去爭副帥啊?」

他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副帥,要的是正大光明,他用毒,勝之不武。

即便是贏了,皇上也不會把副帥之職給他的,他要贏的眾人心服口服!

蕭遷輕碰了下鼻子,拍了拍連軒的肩膀道,「祝你成功。」

連軒背脊挺直,「這一回,我必須成功!」

說著,他瞥了站在那裡的卜達,「還不快去拿來!」

卜達嘴角抽了好幾下,「爺,您太高看奴才了,那麼重的鎧甲,你捨得讓奴才一路拖著來么?」

他就算能拖來,他也不敢啊,萬一損毀點兒,他皮都要被剝去兩層的。

連軒一瞪眼,重重的哼了一鼻子,轉身便走。

卜達趕緊跟在後面。

看著主僕兩人走遠,安容嘴角勾起一抹笑。

芍藥就好奇了,「世子爺若是突破了,武功會很高嗎?」

蕭寒輕輕一聳肩,「不知道啊,軒表哥的武功和我們的不同,爹爹說他的武功很特別,突破的難度是尋常武功的數倍,可突破之後。武功精進程度也是尋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