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一十一章殺人

第五百一十一章殺人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9 22:23  字數:3777

最終,蕭湛還是沒能奈何的了安容,讓趙成去給她買臭豆腐回來。

從吩咐到見到趙成將臭豆腐買回來,前後不過一刻鐘的功夫。

蕭湛的碗里還剩下小半碗飯。

芍藥拎了食盒進來,錦盒蓋的嚴實,倒是沒聞到什麼味道。

可是一掀開……

蕭湛眼角抽了兩下後,將碗擱下了。

安容一眨不眨的看著他,見他的臉緩緩變紅,安容的眼角也開始抽抽了。

至於么,不就是難聞了點,她吃都吃了,他居然屏住呼吸!

安容起了壞心了,端著盤子走到蕭湛跟前,笑眯眯的看著他,用銀屜子挑了塊臭豆腐遞到蕭湛跟前,道,「相公,你嘗嘗味道如何。」

芍藥抹著眼角熏出來的眼淚,巴巴的看著安容,恨不得把安容的手拖回來才好。

不要拿臭豆腐禍害爺啊。

蕭湛斂緊眉頭道,「我不吃。」

安容聳了鼻子,正要說話呢,芍藥就道,「少奶奶,你也聞過臭豆腐的味道了,奴婢把臭豆腐端走了。」

說著,芍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臭豆腐端在了手裡,轉身便要走。

安容眼睛一瞪,「放下。」

芍藥縮著脖子轉身,迎接的是安容憤岔的目光。

吩咐她去買臭豆腐,就跟她裝聾作啞,好不容易如願,又來阻攔。

安容手一伸,手裡的臭豆腐就指著芍藥了。「吃了它。」

安容的話,不庸置疑。

嘗都沒嘗一下,就斷定不好吃,這也太武斷了,安容勢要扭轉芍藥的看法。

芍藥苦了張臉,少奶奶,你不能這樣欺負奴婢啊,奴婢是一番好心啊。

可是安容要她吃,這就是主子的賞賜,做奴婢的沒有拒絕的權利。

芍藥一臉上斷頭台的架勢。叫安容渾身無力。

總覺得她是在逼她吃砒霜似地。

安容很生氣。要知道,這臭豆腐可以說是她從牙縫裡省出的,一盤子里,一共才十二塊。芍藥吃一塊。她就少一塊。她居然還嫌棄。

安容從鼻子哼了一聲,芍藥就怕了,硬著頭皮接過臭豆腐。往嘴裡一塞。

她是打算整個吞下去的,可是太大了,必須得嚼一嚼。

然後,芍藥的眼睛亮了。

「好好吃,」芍藥邊吃邊道。

安容嗡了聲音道,「現在知道我為什麼喜歡吃它了?」

芍藥訕笑一聲,她好像覺察到少爺威脅的眼神了,可是臭豆腐味道真的不錯。

她現在開始覺得這臭味有些香了。

禍害完芍藥,安容又瞄著蕭湛了。

清澈靈動的眸底帶了絲絲笑意:看,芍藥可是和你一樣,覺得臭豆腐熏人的,她吃了都說好吃呢,你不試試怎麼說的過去啊?

安容拿筷子夾了塊臭豆腐,塞嘴裡,輕輕的嚼著,只覺得滿齒留香。

「相公,別膽小啊,」安容一邊夾臭豆腐,一邊刺激蕭湛。

蕭湛額頭跳了一下,還真的中計了,伸了筷子夾了臭豆腐,往嘴裡一塞。

嚼了幾下後,就咽了下去。

在安容目不轉睛中,又夾了兩塊。

安容有些扭眉了,從蕭湛的臉上,她看不出他的喜歡,不由得問道,「味道怎麼樣?」

她的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蕭三太太的說話聲,「臨墨軒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的臭啊?」

安容扭頭望去,只見珠簾外冬兒進來道,「少奶奶,二太太和三太太來看你了。」

安容怔了一下,那邊蕭三太太和蕭二太太已經捂著鼻子走到珠簾處了。

顧不得什麼禮節,蕭三太太掀了帘子便走了進來,對著蕭湛是劈頭蓋臉一陣罵。

「臭豆腐這樣的東西,你怎麼能吃啊,你吃也就算了,你怎麼還當著安容的面吃啊,這還不得把安容熏壞了。」

蕭三太太不分青紅皂白,一陣數落。

她拉起安容,道,「你也是傻,熏的臉都紅了,還坐在這裡,還不出去透透氣。」

安容臉漲成茄子色,臭豆腐是她要吃的啊,不是蕭湛要吃的。

再看蕭湛,一臉鬱悶的看著她,可憐他筷子上還夾著臭豆腐,罪證確鑿,無從辯駁。

蕭三太太拉安容起來,安容不可能還穩坐著,她更怕瞧見蕭湛憋屈的眼神,就隨著蕭三太太出去了。

等走到院子,蕭二太太才鬆開捂著的鼻子,暢快呼吸,「差點就被熏暈過去了,湛兒他怎麼變成這樣兒了,以前那麼挑食,如今倒是不忌口了。」

芍藥跟在安容身後,一直看著她,見兩位太太誤解蕭湛,安容也不幫著解釋一二,芍藥有些鄙視安容了,敢做不敢當,讓爺背黑鍋。

安容敢解釋么,不敢啊,只得把臭豆腐的事岔開,問蕭三太太道,「二舅母、三舅母,你們怎麼來了?」

蕭三太太扇著鼻子,道,「老夫人聽丫鬟說你孕吐,什麼都吃不下,讓我們幾個舅母來開導開導你。」

說著,蕭三太太又數落蕭湛的不是了,蕭三太太懷疑安容的孕吐,是被蕭湛的臭豆腐給熏出來的。

安容聽著,在心底默默的跟蕭湛賠不是。

蕭二太太指著不遠處的涼亭道,「去那邊說吧。」

幾個人就去了涼亭處。

蕭三太太坐下,喝了幾口茶,才道,「孕吐的滋味兒是不好受,吃些酸果可以壓制,不過也別吃太多了,把酸果當飯吃,容易營養不良,可以讓廚房炒幾個清淡點的小菜,每回少吃一點,多吃幾頓……。」

說起懷孕。蕭三太太頭頭是道,她沒說到的地方,蕭二太太在一旁補充。

安容靜靜的聽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