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九章抹殺

第五百零九章抹殺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8 23:52  字數:3707

安容快步下台階,迎向蕭湛,問他,「皇上找你去說什麼了?」

蕭湛臉色冷冽,眸底深邃,「談兵權的事。」

果然跟她猜的一樣。

「然後呢?」安容神情迫切。

蕭湛瞥了眼安容身後的晚霞,道,「之前我們找皇上要兵權,說一個月之內,不論哪位將軍倒霉,將他的兵權給我,皇上要將慕將軍的三萬兵馬交給我帶領。」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心底騰起一抹怒氣,「三萬兵馬?那敖大將軍的呢?」

「皇上不可能給我兩次,」蕭湛的聲音有些冷寒。

「他這是耍無賴!」安容生氣了,才不管人家是不是皇上,照樣罵了。

芍藥膽小,驚恐的看著安容,一雙眼四下掃過來掃過去,生怕被人給聽了去。

安容罵完,又生氣了,生自己的氣,她沒料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數,一句話沒說明白,叫皇上鑽了空子。

安容凝視著蕭湛,問他,「你答應了嗎?」

蕭湛點了點頭,「答應了。」

安容怔了一下,不敢相信,「你怎麼能答應呢,那我們豈不是替他人做了嫁衣裳?」

還不得把國公爺氣瘋啊,還有裴老族長,他的損失可不小呢。

見安容精緻白皙的面龐上寫滿了怒氣,蕭湛嘴角緩緩上揚,笑道,「三萬兵馬我要了,不帶表十萬兵馬我就放棄了。」

安容獃獃的看著蕭湛。

蕭湛拉著安容轉身,道,「敖大將軍手裡的十萬兵馬,皇上就算想給我,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還是需要我去說服文武百官,證明我能勝任。」

要是他證明不了,皇上答應了,也是能反口的,他不能拿江山社稷開玩笑。

三萬兵馬就容易的多了,現在所有人都盯著敖大將軍手裡的兵權,皇上給他。倒沒什麼人反對。

那些大臣也知道皇上是拿三萬兵馬搪塞蕭國公府。免得蕭老國公再打十萬兵馬的主意。

聽蕭湛這般說,安容也笑了。

「要是能爭得那十萬兵馬,那你就有十三萬兵馬了。」安容激動道。

她雙眸閃亮,透著欣喜之色,替蕭湛高興。

她從未想過,敖大將軍手裡的兵馬會不是蕭湛的。

白得三萬兵馬。有什麼不高興的?

天上掉餡餅的事,高興瘋了好么!

看到安容高興的模樣。蕭湛的心情也極好。

將安容摟在懷裡,兩人一同看天邊晚霞,看倦鳥歸巢。

永寧宮。

鄭太后端坐在鳳椅上,喝燕窩粥。

神態從容。雍容華貴。

鄭貴妃坐在下面,臉色有些難看,道。「太后,蕭國公府的兵權已經不少了。皇上還給了蕭湛三萬兵馬,衍兒年紀不小了,我想讓他去邊關立點戰功……。」

有皇后嫡出的三皇子在,哪怕二皇子是皇上的長子,可要立為太子,還有不少的阻攔。

若是二皇子能去邊關帶兵打仗,打幾個大勝仗,在皇上心裡的地位也高些,沒準兒皇上一高興,就立二皇子為太子了,也省的她日日和皇后周旋,生怕走錯一步。

聽鄭貴妃把話說的這麼雲淡風輕,鄭太后眉頭凝了起來,「讓衍兒去帶兵打仗,你知道戰場的兇險嗎?」

鄭貴妃不以為然,戰場兇險她當然知道了,可二皇子是皇子,他去邊關帶兵,是做將軍統帥,可不是陷陣殺敵去的,那些將軍有哪個敢讓他去戰場廝殺?

她要的捷報上有二皇子的名字。

鄭太后瞥了鄭貴妃一眼,就將她的小心思看的一清二楚。

將手裡鳳穿牡丹碗放下,鄭太后擦拭了下嘴角,才道,「我雖是皇上親娘,可邊關戰事,不是我說兩句皇上就聽的,這事皇上也得看文武百官的意思。」

鄭貴妃有些泄氣,鄭太后太顧及和皇上的母子之情了,甚少干涉皇上做決定,不然二皇子都已經立為太子了!

鄭貴妃豁出去,湊到鄭太后身邊坐下,撒嬌道,「太后,你就幫衍兒跟皇上求求情吧,你真願意看到皇上立三皇子為太子嗎?」

看著鄭貴妃苦苦哀求,鄭太后有些心軟了,「行了,我幫衍兒和皇上說說情,至於皇上讓不讓衍兒去邊關,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聽到鄭太后答應,鄭貴妃喜不自勝,連連點頭。

有太后說情,就算皇上不將兵權給衍兒,也會讓他去軍營歷練,多學著點,再和那些手握兵權的將軍套套近乎,都是助力啊。

祈王府,竹屋。

祈王、杜仲、沈祖琅舉杯共飲。

杜仲給沈祖琅倒酒,笑道,「之前還擔心敖大將軍會來逼祈王將你交出去,沒想到他自己先入獄了,沈兄可將心放到肚子里了。」

沈祖琅嘴角掛著笑,此時的他,早摘下人皮面具,恢復了自己的容貌了。

「我也沒料到蕭國公府和裴老族長會合謀算計敖大將軍,」沈祖琅笑道。

祈王拿起酒壺,給自己斟酒,笑道,「不等蕭國公府開口要兵權,皇上就主動給了蕭湛三萬兵馬,那十萬兵馬,與蕭國公府無緣了。」

杜仲赫然大笑,「這是意料之中的事。」

說著,他斜了祈王一眼,手中酒盞輕輕搖晃,「王爺,十萬兵馬,你就不動心?」

祈王笑了,笑容勾魂魅人。

十萬兵馬,怎麼可能不動心?

若是不動心,他怎麼會和慕將軍走的那麼近,不就是想要兵權嗎,只是沒想到他籌謀算計了許久,全被蕭國公府給攪合了。

不過蕭國公府也得不到什麼好處,轉身就被皇上擺了一道。

這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