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八章兵權(求粉紅)

第五百零八章兵權(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8 15:53  字數:3776

聽到冬雷琴被燒毀的消息。txt全集下載小說扒、書』小『說『網』./

裴老族長的臉瞬間冷青一片。

這琴,是裴語離開裴家,去青雲寨任寨主時,他送給她排憂解悶的。

如今卻被敖大將軍給燒了!

雖然裴語去青雲寨是裴氏一族的族規,可身為父親,他對女兒的虧欠始終存在,她的心愛之人被毀,做父親的豈能坐視不理?

裴老族長望著敖大將軍,眼神尖銳如鷹隼,聲音冷冽如寒冬的冰刀,「敖大將軍,這就是你所謂的毫不知情?!」

敖大將軍眼神同樣冰冷,縱然他啞口莫辯,他也好不畏懼,「本將軍說了不知情,便不知情!」

一句話落,瑞親王一擺手,官兵便上前一步,對敖大將軍道,「敖大將軍,多有得罪了,請!」

敖大將軍背脊挺直,不理會官兵,昂首闊步的出了正屋。

身後,瑞親王看著裴老族長,指著那幾個大箱子道,「除了被燒毀的冬雷琴,不知道還缺什麼沒有,這些東西還要作為證據,送到刑部備案。」

裴老族長什麼話沒說,裴度從懷裡掏出來一張紙,交給瑞親王。

被盜的東西,都寫在那張紙上。

遠遠不止這七八箱子,有十箱,甚至更多!

而且這些箱子里的東西也不全是裴老族長的。

想那些盜墓隊,能背棄敖大將軍,投入慕將軍麾下,就談不上什麼忠心。有好東西,會不昧下一些才怪了。

瑞親王接了紙張,看了幾眼後,便交給了左相,笑道,「裴老族長放心,這些東西一定會找回來的。」

其實不用多說,以裴家的勢力。要是連老族長陪葬之物被盜都找不回來,只怕會貽笑大方。

讓刑部去查這個案子,是給刑部面子。

敖府事了,瑞親王請裴老族長,眾人一同出了屋子。

左相和寧國公走在後面一點,寧國公笑道,「這回。敖大將軍怕是在劫難逃了。」

裴老族長可是當著滿朝文武的面逼敖大將軍表態。若是偷盜他的陪葬之物,要殺要刮悉聽尊便啊。

左相搖頭一笑,「都是兵權惹的禍。」

寧國公聽的一怔,隨即笑道,「兵權之爭,比皇權更激烈,十萬兵馬,誰不想要?」

有了兵權。眾皇子巴結,皇上都忌憚,這是權力,也是禍害。txt全集下載

只是,裴氏一族,重來不掌握兵權。800

便是入朝為官,雖位高權重,可大都是文臣,比如右相。

這一回。裴老族長親自參與兵權之斗,莫非……?

寧國公看了左相一眼。左相輕點了下頭。

除了蕭老國公,誰還有這等臉面這等本事。請的動裴老族長?

「可是蕭國公府已經掌握了大周三分之一的兵力,再加十萬……,」寧國公眸光凝重。

要是蕭國公府有心謀逆,那大周豈不是要更名換姓了?

左相聳肩一笑,「沒人嫌棄兵權多,不過蕭國公府想再掌兵權,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至少,皇上那一關就輕易過不去。

「是不容易,可又有幾個人敢跟蕭國公府爭?」寧國公笑著反問。

左相腳步輕滯。

蕭老國公看中的東西,誰敢跟他搶,要是被記恨上了,在朝中那是舉步維艱,他們只是些文官,兵權跟他們關係又不大,沒必要淌這趟渾水。

一旁,工部尚書湊過來,小聲道,「蕭國公府表少爺和先皇酷似,十有八九是皇家血脈……。」

從北烈墨王世子斬落蕭表少爺的面具起,這些閑言碎語早就傳遍京都了,只是礙於蕭國公府,不敢明目張胆的說。

畢竟蕭湛的身世,一直就很曲折,現在不過是更加曲折了些罷了。

以前親爹是永寧侯,後爹是靖北侯,現在倒好,爹不知道是誰了。

皇上壽宴過後,有后妃大膽問皇上,皇上一怒,將那后妃打入了後宮,平息了後宮的碎風,這傳到前朝來,諸位大臣就更不敢提了。

左相和寧國公望著工部尚書,然後目光落到蕭湛身上。

蕭湛很敏感,感覺到有視線注視他,他轉身望去。

見到的是左相坦然的笑,寧國公有些躲閃的眼神。

蕭湛的眉頭,不期然的皺了下。

邁步出敖府大門,蕭湛剛翻身上馬。

趙成就騎馬過來,在蕭湛耳畔低語了幾句。

蕭湛點點頭,道,「在他沒指認前,確保他安全無虞。」

趙成領命,騎馬離開。

等他離開後,沒一會兒,便有官兵來稟告瑞親王,道,「王爺,有人刺殺程將軍!」

瑞親王騎在馬背上,面色肅然,「刺客抓到沒有?」

官兵搖頭,「抓到一人,可惜自盡了,程將軍無礙。」

裴老族長冷冷一笑,「這是想殺人滅口,來個死無對證呢?」

物證在了,就差程將軍這個人證了,他要是死了,這案子要了結還不知道要拖幾天。

越拖,變數越大。

要的就是快刀斬亂麻。

本來瑞親王要送裴老族長去蕭國公府,這會兒只能抱歉,要進宮稟告皇上了。

裴老族長來了蕭國公府,找蕭老國公算冬雷琴被毀的事。

不過在國公府門前,他正巧見到裴語出來。

裴老族長眉頭一擰,「你怎麼來這兒了?」

裴語一笑,福身見禮道,「安容一早將七弦琴送去給我,我哪能要她的琴,這不親自跑一趟,把琴送了回來。」

昨夜,安容得知冬雷琴被毀,左思右想。都覺得對不住裴語,這不一大清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