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七章貪墨

第五百零七章貪墨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7 22:51  字數:3703

裴老族長收回手,望著皇上道,「皇上,挖人墳墓,盜人家祖墳陪葬品,這樣的事,人神共憤,沒有證據,我空口白牙,也沒什麼信服力,我今兒來找皇上,就是讓皇上給我一句話,盜我陵

墓者,誅!」

說著,裴老族長掃了眾人一眼,「諸位大臣對我說的話,沒有異議吧?」

滿朝文武,幾乎是裴老族長掃到誰,誰就搖頭。

誰敢有異議啊,別看裴老族長一副蒼白臉色,比起蕭老國公的霸道,他是一個弱不禁風的人,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裴家能屹立千年不倒,這麼一大龐大家族的族長,能簡單了?

簡單的人,能和蕭老國公並立,成為大周兩座撼不動的大山,會給皇上行禮,皇上親自下龍椅,扶住他?

且不說裴家的勢力了,就拿盜墓這件事來說,這原本就是有損陰德的事,不加以重罰怎麼行?

誰不想死後百年安寢,像他們這些高官厚祿者,死後的陪葬肯定少不了,免不了遭來宵小盜墓……

裴老族長還算是幸運的了,他只是修建的陵墓被盜,要是死後被盜,那還真是連告狀都做不到了,難不成還能蹦出來抓盜墓賊?

不過說來也奇怪啊,他身子健朗,無病無災的,給自己修陵墓還好說,像他們也都早早的就請了大師看好風水了,可陪葬品至於這麼早就放進去嗎?

眾人都看著裴老族長。

結果,裴老族長卻看著蕭老國公和敖大將軍,「蕭老國公和敖大將軍覺得盜墓賊該如何處置比較合適?」

蕭老國公臉陰的厲害,這老匹夫,存了心的讓人懷疑他盜墓。毀他名聲,也不想想,就他陵墓里那點子東西,他看的上眼嗎?

蕭老國公袖袍一揮,帶起一陣凌厲的風,「要殺要刮隨便你。」

那風帶著剛勁,刮的人臉頰生疼。

裴老族長面不改色。心底暗爽。就是要敗壞你名聲,一想到他昨兒去大昭寺見瞎眼神算,算算那陵墓可還能用。

結果瞎眼神算告訴他。最好不要,不然二十年後他有一劫。

他當時還暗喜呢,能再活二十年,奢望啊。有十年的活頭,他就心滿意足了。

結果瞎眼神算告訴他。那劫難是他墳被人給刨了!

青雲寨後山,埋葬了裴家歷代族長,裡面的寶物不計其數,此番盜墓賊已經發現了他祖上的墳墓。要是留下些蛛絲馬跡,那豈不危矣?

一想到瞎眼神算的話,裴老族長都有活活掐死蕭老國公的心了。

這都出的什麼餿主意。存了心的禍害他。

裴老族長望著敖大將軍,見他不說話。又問了一句,「敖大將軍意下如何?」

敖大將軍背脊涼著呢,他總覺得這就是一個套,專門套他的!

可這麼多人瞧著,裴老族長又指著他在前,他不表態也不行了。

只得隨著蕭老國公的話道,「但憑裴老族長處置!」

「好!」裴老族長笑了,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蕭老國公瞪了裴老族長道,「皇上,我看裴老族長是懷疑上我和敖大將軍了。」

皇上又不傻,哪裡看不出來啊,可是他能怎麼辦,讓人去搜查蕭國公府和敖府嗎?

嗯,這倒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以前,他一直覺得蕭老國公和裴老族長是穿一條褲子的,沒想到還有掐架的時候,真是難得。

想著,皇上的眼睛一凝,他好像忘記了些什麼。

之前湛兒娶親時,曾和他要敖大將軍手裡的十萬兵權啊……

皇上瞥了裴老族長一眼,又掃了蕭老國公兩眼,眸光最後看著敖大將軍,最後定格在他額頭上的細密汗珠上。

到這會兒,皇上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十有*是那兩個老匹夫設了個圈套,敖大將軍一時不察,鑽了進去。

若說他無辜被算計,倒也不見得,蒼蠅不叮無縫的蛋,盜墓這樣的事,可沒人能逼他去做。

皇上甩了龍袍道,「行了,清不清的,得去查,右相你……算了,你是裴家的人,讓你去查看,怕有失公允,左相,你和瑞親王再找幾個大臣去查一番,先查蕭國公府。」

最後四個字,皇上是一字一頓。

這老匹夫府邸到底有多少寶貝,他還不知道,正好趁這個機會查一查。

蕭老國公氣的吹鬍子瞪眼,這不是明擺著拿他開唰,好讓敖大將軍有時間逃脫嗎?!

好在裴老族長也擔心他那些珍品,被人貪墨了,主動提出,請官兵將蕭國公府和敖府先圍起來。

對此,蕭老國公是身正不怕影兒斜,坦然接受了,敖大將軍眸光冷凝,一聲不吭。

好吧,沒人在乎他的想法,滿朝文武早已經習慣了,一般苛刻的事,只要蕭老國公答應,他們就不會在反駁。

就這樣,裴老族長帶著幾位朝廷重臣駕臨蕭國公府,搜查裴家被盜之物。

這事鬧的動靜可不小。

更出乎安容的意料之外,她怎麼也沒想到敖府沒查,反倒先查蕭國公府了。

就連臨墨軒都沒能逃脫,她用來裝陪嫁的屋子都被打開讓官兵搜查了一番。

這一回,蕭國公府的家當叫那些官兵是目瞪口呆。

尤其是內庫房裡的珍庫房。

紫檀木的多寶閣,一溜煙擺著百來件珍品,各種玉器瓷器,叫人目不暇接,嘆為觀止。

眾人挨個的欣賞,可就是沒瞧見裴老族長所說的陪葬之物。

好像,貌似他說的那些東西和珍庫房比起來,不值一提啊。

裴老族長挨個的看,摸著鬍子,算計著自己需要哪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