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三章驚鴻

第五百零三章驚鴻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5 23:20  字數:3855

臨墨軒,迴廊上。

安容一襲雲錦裙裳,裙擺上用銀線綉著白鶴,隨著走動,展翅欲飛。

她身姿纖柔,步伐從容,走到藥房前,要推開門的手抬起來,又放下了。

她豎起耳朵,聽了聽屋內的動靜,額頭滑下兩根粗壯的黑線。

她朝前走了幾步,推開微開的窗柩,只見屋內,連軒在用銅秤稱量藥材,忙的是不亦樂乎。

芍藥捂嘴輕笑,「少奶奶,靖北侯世子昨夜就在藥房睡的,他決心大的很,你要是不教他制毒,他就不走了。」

安容手撐著窗戶,她這會兒身子軟的很,怕一個站不住,就摔倒了。

屋內,連軒手捏了一粒藥丸,置於鼻尖清嗅,另外一隻手則拿著一張紙,做對照。

丰神俊朗的臉上,是璀璨的笑。

他抬頭見到安容,便走了過來,將手中的藥丸遞給安容,「大嫂,你看看。」

安容接過藥丸,細細聞了聞,眼睛一凝,「這是……冷香丸?」

連軒重重的點頭。

安容有些不敢置信,「這是你調製的?」

連軒翻白眼了,「除了是我,還會有誰?這藥丸我調製了五六十粒呢。」

見安容震驚的推門進來,連軒有些得意了。

外祖父和大哥都說過,他這人天分極好,只要用心去做一件事,沒有做不好的,他試了一下,果然如此。

安容心底的驚嘆,簡直不可言說啊,連軒連藥材都不認得。銅秤都識別不清,居然從一個門外漢,僅照著她留下的藥方和調製方法,一夜之間調製了五六十粒藥丸,這等天賦,安容覺得她要不教他學醫,簡直是暴殄天物了。

「你是如何認得秤砣了?」安容問道。

連軒碰了下鼻子。笑道。「這有何難?」

說著,他從袖子里掏出來幾個碎銀子。

這些銀錠子大小不一,稱量一下。再猜測一二不就知道了?

藥材就更簡單了,裝藥材的箱子都做了標記,藥方上怎麼寫的就怎麼做唄,連腦子都不用動。

總之。製藥制毒是件很好玩的事。

連軒坐在小榻上,看著安容道。「大嫂,我可是從進了藥房起就沒有出去過,更沒有吃過東西,你要不教我。我一準兒餓死在這裡了。」

數著,他的肚子還很配合的咕咕叫,證明他所言不虛。

芍藥捂嘴咯咯笑。道,「世子爺。京都有沈祖琅的消息了,他殺人嫁禍給你,你不去找他報仇么?」

芍藥說著,連軒驚站了起來,「找到他了?是哪個不怕死的吃了雄心豹子膽敢窩藏他?」

「是祈王,」芍藥回道。

趙王爺抓沈祖琅入獄,全是祈王的手筆。

是他、杜仲還有沈祖琅合謀演了一齣戲,哄騙趙王爺將沈祖琅送進了刑部大牢,給他做庇佑。

事情是這樣的。

沈祖琅殺了敖大少爺後,本以為這計謀天衣無縫,誰想到會有人瞧見他出現在孤山湖附近。

用他的自畫像去逼那些小攤販做偽證,又適得其反。

敖大將軍和蕭國公府雙重壓力,祈王也護不住他,這不是杜仲就想了這麼一計謀,任是誰也想不到,他們要抓的人會早一步被人送進刑部。

只聽說過挨家挨戶抓人的,可沒聽過抓人抓到刑部的。

只是刑部大牢潮濕陰冷,老鼠蟑螂遍地走,沈祖琅怎麼說也是沈家大少爺,將來的齊州沈家之主,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苦頭?

這不就有了算計趙王爺的一幕。

趙王爺這人橫的緊,投他的緣,什麼都好說。

不中他的意,你就是天王老子,在他那裡照樣屁都不是,連皇上都不會輕易招惹他。

這不,易容過後的沈祖琅「偷」了祈王的錢袋,被祈王追,躲無可躲時,遇到了趙王爺,求趙王爺相救。

趙王爺不是很看得上祈王,他偷祈王的錢袋,他高興啊。

當時就幫沈祖琅和祈王求了個情。

祈王很不給他面子,一定要抓他入獄。

杜仲手裡拿了個藥瓶子,問沈祖琅,「這藥瓶子里的是什麼?」

沈祖琅要去搶,可是搶不到,只得道,「那是我爹用的大補丸,金槍不倒,我偷出來賣銀子的。」

金槍不倒四個字,讓趙王爺一下子就上了心。

他問沈祖琅,「真的金槍不倒?」

沈祖琅白了他一眼,「騙你做什麼,你身高馬大,用不著那東西。」

一句話,趙王爺對他更是喜歡至極。

祈王逼沈祖琅交出祖傳大補丸藥方,沈祖琅死活不給。

雙方僵持不下,趙王爺怒了,「行了,王弟,你小小年紀,連王妃都沒娶,要什麼大補丸,小心敗壞了身子。」

祈王不高興道,「就算我用不到,拿來做人情也是好的,他偷我錢袋,這口氣王弟是怎麼也熨燙不了,我要將他送至刑部,嚴刑逼供。」

正好這時,有暗衛過來找祈王,祈王就更急著要把沈祖琅關進大牢了。

趙王爺笑道,「你去忙吧,這小子我幫你送刑部大牢去!」

就這樣,趙王爺親自送沈祖琅去了刑部大牢,他的目的也是為了大補丸,只要沈祖琅把藥方給他,他說什麼也救他。

沈祖琅入了監牢,趙王爺為了討他高興,是送吃的送喝的送用的,照顧的無微不至。

聽到這裡,連軒的臉都青了。

「他殺人嫁禍於我,害的我被外祖父禁足在國公府,還被皇上罰倒掛在宮門前,他卻在監牢好吃好喝?!他姥姥的,這口氣我咽不下!」連軒徹底爆了。

安容有些暈,他被罰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