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二章刑部(求粉紅)

第五百零二章刑部(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5 17:29  字數:3794

敖大將軍在殺了慕將軍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是進宮面聖。

不為別的,他去跟皇上自首。

他這人做事滴水不漏,慕將軍雖然是他的下屬,歸他管。

可慕將軍也是赫赫一番的將軍,被人殺了,這也是要震驚京都的事。

慕將軍刺殺他,被他斬殺,他沒有錯。

可知情不報,讓刑部去查,耽誤時間不說,還顯得他存心隱瞞,心懷不軌,那時候,對的也有了三分錯。

要知道,京都有多少大臣惦記著他手裡的兵權,就連皇上都不例外!

如今邊關波濤暗涌,連蕭大將軍都趕赴邊關了,他要是被這些俗事拖累,哪一天皇上以查案為借口,找個心腹將軍暫代他的將帥之位怎麼辦?

這些事,要儘快了結最好,他不能在京都多留了,他這些日子眼皮跳的厲害,總覺得會有禍事臨頭。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有十萬大軍守護,他也能高枕無憂。

要說這輩子敖大將軍最後悔的是什麼事,那便是回京給皇上賀壽,如果不回來,敖大少爺怎麼會打傻沈玉琅?

又怎麼會被沈祖琅給毒殺?

一想到沈祖琅,敖大將軍就一*腔憤恨,他幾乎將京都翻了個遍,卻找不到他半點蹤跡!

進了宮,敖大將軍將慕將軍算計他兒子,並派了暗衛刺殺他的事稟告皇上,還大肆讚賞了程將軍。若不是有他及時相助,他這會兒已經凶多吉少了。

老實說,皇上很詫異,滿朝文武誰不知道慕將軍是敖大將軍的心腹,今日卻叛變了,實在出乎人意料。

程將軍跪求皇上道,「皇上,慕正遠覬覦敖大將軍手裡的兵權由來已久,他和軍中其他將軍勾結,只待大將軍一死。他們便聯名上書。求皇上立慕將軍為十萬大軍的主帥,臣幾次瞧見他和北烈使臣往來……。」

言外之意,慕將軍有投敵賣國之嫌。

說完,程將軍道。「臣請皇上查抄慕府。找出他通敵之罪證!」

當時。還有好幾位文武大臣奏請皇上查抄慕府。

皇上答應了。

而且查抄慕府的重任交給程將軍負責。

程將軍和刑部官員拿著皇上的聖旨去了慕府。

慕家上下兩百口人通通入獄,屋內各種珍稀擺設,全部裝入箱子里。上繳國庫。

程將軍的人幫忙查抄,很快就在慕將軍的書房找出了通敵信件,刑部官員趕緊送進宮給皇上看。

刑部官員從慕府抬了五六十大箱子出來,然後在慕府大門上貼上封條。

等刑部官員一走,敖大將軍也騎馬過來了,看著慕府鎏金的匾額,在陽光下泛著光芒,他的眸底透著一點點的冷。

他抽出腰間佩戴的劍,隨手一揮。

那沉穩厚重的匾額,便一分為二,重重的砸在地上。

程將軍打馬過來,左右瞧了兩眼道,「大將軍,慕正遠藏著珍寶的庫房裡的東西都沒有動,等稍晚點兒,我會派人給您送敖府去。」

敖大將軍瞥了程將軍一眼,程將軍背脊挺得直直的,一臉的忠心耿耿。

敖大將軍緊握了下他的肩膀,道,「喜歡什麼,別跟我客氣。」

程將軍忙搖頭,「能得大將軍看中,已經是我的萬幸了,將軍要厚愛我,等回了邊關,每頓飯,將軍可否多給我添個葷菜?」

那才是實在東西啊,那些珍寶擺在庫房,能吃么?

就算能換了銀子,可到了邊關,上有敖大將軍約束,他能開小灶嗎?

在邊關吃飽喝足,比什麼都實在。

再者說了,他可不傻,更不是什麼眼皮子太淺的人,他才得了敖大將軍的信任,哪怕救了他,有救命之恩在,可敖大將軍並不是個念恩情的人,他是他的手下,救他是本分之中的事。

只要能得敖大將軍的賞識,將來要什麼得不到?

程將軍的話,叫敖大將軍心情極好,正要點頭呢,那邊有護衛過來,道,「報告大將軍,屬下在刑部大牢見到了毒殺大少爺的兇手沈祖琅!」

敖大將軍眼神一冷,像是啐了毒一般,帶著濃濃的殺意。

程將軍有些懵,「在刑部大牢,他怎麼在那兒?!」

護衛搖頭,「據獄卒說是偷了哪個權貴的東西,被那權貴丟到刑部大牢,關到他認錯為止。」

程將軍冷哼一聲,「他倒是機靈,咱們滿京都的找他,就是要將他關進刑部大牢,施以重刑,他卻自己跑刑部大牢里去了,誰能想到去刑部大牢找人?!」

要不是今兒查抄慕府,程將軍的人幫忙護送,還真發現不了沈祖琅的蹤跡。

就是他的認錯叫護衛起的疑心。

刑部羈押的都是重犯,裡面一大半都是要判死刑的,唯獨他一個人,有個清爽乾淨的房間,床鋪是絲綢的,還有桌椅,甚至還擺著筆墨紙硯。

身上也乾淨清爽,一副富家子弟的裝扮,容貌周正,和沈祖琅並無相似之處。

護衛押送人去的時候,他正端坐在那裡看書,目不斜視,甚是認真。

一眼望去,就叫人知道他是個被權貴誣陷的文弱書生。

心生同情之餘,又頗好奇,這書生到底犯了什麼錯,都被權貴關進了大牢,還享受這般待遇,好像他手裡有權貴想要的東西?

不過,百密一疏,護衛瞧見了他掛在牆上的畫,那字跡……正是沈祖琅的!

護衛當時就喜不自勝,敖大將軍可是懸了賞,抓到他,賞黃金千兩!

一高興,就趕緊轉身來稟告敖大將軍了。

敖大將軍一聽。當即快馬趕至刑部。

可惜,他去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