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二章九寸

第五百零二章九寸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5 10:28  字數:3868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

程將軍府,正屋。

程將軍和夫人用完晚飯,正歇下筷子呢。

忽然有一暗箭射穿窗戶,在程將軍還沒反應過來時,直愣愣的落在他跟前的桌子上。

程將軍嚇白了臉,這箭在向前一點點,他的命可就沒了!

程夫人早起了身,喊了一聲刺客,就被程將軍攔住了,「別喊,不是刺客。」

說著,他取下短箭,取下上面幫著的紙條。

掃了兩眼後,他眸底就有一抹笑,酣暢淋漓。

程夫人一看就知道有好事,忙問道,「有什麼好事?」

程將軍捏著紙條,笑道,「有人找死,我去送他一程。」

程將軍和程夫人是無話不談,對有人幫他扳倒慕將軍的事,她很清楚,當即道,「相公,我總管覺得這事不妥,我們都不知道對方是誰,非親非故,他為什麼幫我們?」

程將軍瞥了程夫人一眼,赫然一笑,「婦人之見,我是不知道對方是誰,他幫我肯定是有利可圖,他圖他的利,我謀我的事,這是雙贏。」

見程夫人目露擔憂,他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應該是慕將軍府出了姦細,想扳倒主人家,又沒那個本事,想借刀殺人,順帶賣我一個好,投誠於我呢。」

程將軍想不到其他理由了,就憑對方對慕將軍了解之深,知道那麼多他查了許久都查不到的事,如果不是慕將軍府的人,那就比他更厲害,要除掉慕將軍。沒必要借他的刀殺人。

他倒是想知道是誰在暗地裡幫他。

想找紙條上寫的事,程將軍有些熱血沸騰。

他回了內屋,換了一身夜行衣。

出了府後,直奔敖大將軍府。

他不是翻牆進去的,是規規矩矩走的正門。

約莫兩刻鐘後,從側牆飛出來兩個身影,直奔慕將軍府。

話說。程將軍說服了敖大將軍和他一起夜探慕府。

在幕府正屋屋頂上。掀開一片瓦片。

等了片刻,慕將軍就進了屋。

他喝了半盞茶後,便有暗衛抬了六七個大箱子進來。

為首的暗衛稟告道。「將軍,青雲寨所盜之物,都在這裡了。」

慕將軍放下茶盞,眼皮輕抬。「就這麼多?」

暗衛點頭道,「將軍別嫌少。這一箱子抵得上以往三五箱子甚至更多了。」

暗衛這麼說,慕將軍也來了興緻了,他一抬手,暗衛就把身側兩個大箱子打了開。

瞬間。精光閃閃,珠光寶氣,振奮人心。

慕將軍走過去。隨手拿起一碧玉杯,細緻看了眼。道,「果然不是之前那麼東西能比的。」

暗衛首領趕緊巴結道,「將軍喜歡就好,屬下不敢忘將軍提拔之恩,每回盜墓,好東西都往將軍這裡送,您挑剩下的才送去給敖大將軍……。」

慕將軍大笑一聲,拍著他的肩膀道,「本將軍就喜歡你這樣知恩圖報的下屬,等本將軍取代了他,更少不了你的好處!」

暗衛首領笑著恭維慕大將軍,然後指著地上的大箱子道,「那這些東西,是不是跟之前那樣,一半留下,一半送去?」

慕將軍笑的貪婪,「那兩箱子連夜送去敖府,這幾箱子留下,從庫房挑了填滿送去。」

他話音落下,心腹總管就招呼人將東西抬進庫房。

屋頂上,兩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屋內。

一雙透著幸災樂禍,一副瞧熱鬧的神情。

一雙怒氣席捲,手緊緊的握著,骨頭髮出嘎吱響。

許是怒氣太大了些,骨頭響的厲害,叫慕將軍察覺了,他頭一抬,眼睛一冷,「屋頂有刺客!」

他話音未落,屋子裡幾暗衛,就破窗而出。

可是等他們出來,屋頂卻空無一人。

暗衛站在屋頂,稟告慕將軍,慕將軍冷了眼道,「肯定是程賊的人,他想扳倒我很久了,現在大將軍已經對我起了疑心,留他不得!追!」

幾個暗衛便縱身一躍,朝遠處追去。

牆邊,程將軍對敖大將軍道,「慕正遠對大將軍你陽奉陰違,連你的東西都敢覬覦,還想取而代之,我數次勸誡大將軍,大將軍卻誤解我一番好意……。」

程將軍一臉委屈。

敖大將軍的憤怒,他拳頭一緊,朝著牆就是一拳。

一尺厚的牆,瞬間有了裂痕。

「慕正遠,我要你的命!」

他怒道。

聽到遠處有聲音傳來,程將軍忙拉了敖大將軍道,「先離開慕府,再做籌劃吧。」

兩人翻牆出了程府,縱身離開。

等他們走後,暗處有黑影出現,他拋了下手裡的玉佩,隨手丟在了牆角,隱於暗處。

慕將軍的暗衛追過來,在牆角發現了玉佩,他眸光一凝,幾暗衛互看一眼,又看了眼那碎裂的牆,眸光凝重。

彼時,慕將軍也過來了。

暗衛把玉佩遞給他,道,「主子,這玉佩……好像是敖大將軍隨身之物。」

慕將軍臉色一變,忙接在手裡看了兩眼,臉色緩和了些,道,「這是敵人故意留下的,大將軍的玉佩背後後劃痕,我見過。」

嚇死他了,他還以為方才那人是敖大將軍呢,武功之高,遠在他之上,為何被他發現了就逃呢?

慕將軍握著玉佩,這樣污衊的手段,肯定是程賊無疑了,等他坐上大將軍的寶座,第一個就收拾他!

慕將軍放下心,轉身離開。

國公府暗衛擰了眉頭,玉佩是他偽造的,沒想到玉佩上居然有瑕疵,叫人識破了。

他正不知道怎麼辦好,結果慕將軍的腳步停了。

他俯下身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