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零一章追殺

第五百零一章追殺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4 14:12  字數:4836

安容一頭扎進了藥房,專心致志的檢查藥渣。

她的藥房雖不常用,不過該有的藥材都有,和正兒八經的藥鋪並無區別。

安容站在桌子前,貓著身子,把藥渣分開。

芍藥推門進來,她手裡拿著銀票,對安容道,「少奶奶,爺好像出府去了。」

安容抬頭瞥了芍藥一眼,又趕緊低下頭來,「不在就算了,你去柳記藥鋪,將柳大夫請來。」

芍藥點點頭,將銀票擱下,轉身離開。

她一走,藥房窗戶處,冒出來一腦袋。

雙手摁著窗戶,輕身一躍,便進了藥房。

海棠拿著藥材轉身,正好瞧見他,嚇了一跳。

正要福身請安呢,連軒給她做了個噤聲的指示。

海棠便繼續忙自己的了。

連軒拿著玉扇,搖啊搖,見安容一直彎著腰,他湊了上去,看了又看。

見安容對著藥材又聞又嗅,他也來了興緻了,伸手去拿。

結果,手剛要碰到藥材,安容手一拍,頭也不抬道,「別亂碰。」

連軒摸著手背,看著細皮嫩肉的皮膚泛著一點點的紅,連軒眼神無辜了,「碰碰怎麼了?」

他現在對毒藥的興緻極大,他想學制毒用毒。

安容這才直起身子,貓了許久,腰有些酸。

她看著連軒,笑問,「那日,在御書房,你用皇上的御龍鞭,是不是在上面下了毒?」

連軒眼神忽閃了一下,「哪有的事兒,我的毒早被我娘給沒收了。」

「真的?」安容挑眉笑問。

連軒輕咳了咳嗓子。「真真的。」

他這樣說,安容也沒繼續問了,低頭繼續忙活。

連軒就渾身不適應了,這事大嫂是怎麼知道的,他誰也沒告訴過啊。

「大嫂,你怎麼知道我用毒了?」連軒小聲問道。

安容斜了他一眼,「你知道你在御書房打的是誰嗎?」

老實說。連軒還真不知道他打的是誰。就朝廷那群酒囊飯袋,賊人被打的皮開肉綻,外加中毒。他們竟然抓不到他,還有祈王,還挨了那刺客一掌。

不過安容這樣說,明擺著是知道是誰了。忙問道,「誰啊?」

「東延太子。」

安容說完。瞥著連軒,想看看他是什麼反應,結果他一臉的惋惜。

安容有些蒙了,「怎麼了?」

連軒苦了張臉。「可惜了,我抽他的時候,他頂著我大哥的臉。我的英偉事迹除了大嫂你,沒人知道啊!」

他這人吧。沒別的愛好了,就喜歡那麼點小虛榮,像打北烈墨王世子,東延太子,皇上……這樣的事,他就比較熱衷了。

安容瞬間凌亂了,她告訴他這事,不是叫他惋惜的,她是在提醒他,東延太子很記仇,「你打了他,讓他吃盡苦頭,這個仇他肯定會報,你是要上戰場的人,切忌避開他。」

連軒知道安容的好心,不過他天生不知道什麼是怕,他自認能抽東延太子一回,就能抽他第二回,有什麼好怕的?

不過么,連軒還是一臉怕怕的表情,眸底凝滿了憂心後怕,「怎麼辦,大嫂,我不知道是他,我才下的狠手,要是知道的話,我就直接抽死他,以絕後患了,下一回,我肯定沒這麼好運氣,

叫他打不還手了,你教我制毒吧,等哪天去了軍營,我打不過他,好歹可以用毒自保……。」

安容抬手擦拭額頭上的汗珠。

他這也叫知道怕了,要是東延太子知道,非得被他氣死不可。

不知道是他,打個半死。

知道是他,直接打死。

連軒巴巴的看著她,求她,「大嫂,你就答應教我制毒吧?」

安容搖頭,「不行,你大哥叮囑過我不許教你。」

其實不用蕭湛叮囑,安容也不敢教,連軒的膽子實在是大,連抽皇上這樣的事他都敢做,還有易容成國公爺的模樣,還有什麼是他不敢的?

給他毒藥,安容就擔心他惹是生非了。

要是教會他制毒,還不知道有多少惡人遭殃……

安容執意不教,連軒又不能強逼,只得賴在藥房的小榻上。

「不教我,我就不走了,」連軒耍潑皮道。

安容隨他去,自顧自忙活。

連軒就躺在小榻上,百無聊奈的玩的玉扇。

外面,冬兒進來道,「少奶奶,老夫人請你過去一趟。」

安容瞬間愁了起來,老夫人肯定是問兩個朝傾公主的事,可她這會兒正忙呢,走不開。

可是長輩相請,不去大不敬啊。

安容瞥了連軒一眼,這貨一臉『怕惹老夫人生氣,我可以幫你跑一趟啊,不過你得教我制毒』的表情。

安容就吩咐冬兒道,「去回了老夫人,就說我在忙著瘟疫的事,一會兒去見她。」

冬兒轉身離開,連軒跳起來道,「大嫂,你要三思啊,在國公府,外祖母相請,還沒人敢不立馬去呢。」

安容望著他,「沒有嗎,你不就是?」

連軒嗓子一噎,死鴨子嘴硬道,「我是靖北侯府的,不算。」

安容轉身去取藥材,道,「我已經三思過了,事有輕重緩急。」

冬兒趕緊走,連軒繼續泄氣的躺小榻上。

等安容定下藥方時,這貨已經睡著了,發出輕微的鼾聲。

外面,夏兒躡手躡腳的進來,道,「少奶奶,柳大夫來了。」

安容拿著藥方,就出了藥房。

正屋,柳大夫坐在那裡,神情焦灼,聽到有腳步聲,趕緊起身。

「少奶奶,可是有藥方了?」柳大夫迫不及待的問。

安容點點頭。把藥方交給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