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章鐵籠

第五百章鐵籠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3 01:30  字數:6892

見東延太子憤怒,安容的笑聲沒有減弱,反倒更肆意了。

她指著東延太子的腳,笑道,「假朝傾公主讓你用我的血解毒是吧?」

東延太子瞥了朝傾公主一眼,重重的哼了一聲,「是又如何?!」

「不如何,」安容斂了神情道,隨即從荷包里掏出一把精緻小巧的匕首,在指尖輕輕一划。

安容眉頭皺了下,指尖便冒出鮮血來。

安容擠了一滴,滴在東延太子的腳上。

然後……

東延太子面容就開始扭曲,又扭曲了。

安容吸允著冒血的指尖,額頭有一滴汗珠,不過很快她就笑了。

「怎麼樣,毒解了沒有?」安容睜大雙眼,笑的一臉燦爛,大有血不夠,我還可以再送你點的架勢。

東延太子忍著,問安容,「為什麼我的腳會火辣辣的疼?!」

還能為什麼?

我在你傷口上撒了辣椒粉,能不火辣辣的疼么?我手還辣著呢!

不過,你問我,我就會告訴你么?

東延太子的護衛有開始抽刀了,朝傾公主朝他走過去,罵道,「你沒長眼睛啊,她也依照太子的要求做了,在你眼皮子底下,也沒做什麼手腳吧,害東延太子的是顧清顏,又不是她!」

那護衛冷眼看著安容,「她明知道血會叫太子病情加重,她還……!」

朝傾公主恨不得抽他了,「你怎麼不對著那假貨抽刀?有本事你去殺了她啊!」

護衛沒法辯駁。只望著東延太子,不知道怎麼辦好。

東延太子疼的厲害,滴過血的腳像是被火灼燒一般,恨不得剁了好。

安容又笑了,「你被假朝傾公主戲弄了,她是不是在你這裡這裡,還有這裡施過針?」

安容隨手指了幾處,笑的見牙不見眼。

東延太子眼睛一凝。

護衛忙道,「這裡施針了會如何?」

安容輕輕一聳肩,「不如何。就是腿上的疼痛會加劇十倍。想必昨兒東延太子沒少吃苦頭吧?」

朝傾公主也笑了,替東延太子道,「這麼點傷,就是再嚴重十倍。他也承受的起。再說了。這苦是心尖美人所賜,雖苦亦甜啊,甜絲絲的。就跟吃了蜜似地……。」

「是呢,還賜了他兩個月不舉,」安容在一旁補刀。

護衛眼睛睜圓,以為自己聽錯了,下意識的重複了一句,「不舉?」

東延太子臉黑如炭,「你再說一遍!」

說就說,還怕你了不成?

「我說東延太子,你怎麼就不漲點兒記性呢,她是那麼好調戲的嗎,重溫的滋味兒不錯吧?」安容聳肩一笑。

前世,東延太子就喜歡極了清顏,想親吻她,結果被清顏下了不舉散。

沒想到,重活一世,還是這麼不長記性呢。

護衛站在一旁,想起來點什麼。

昨兒,他請了朝傾公主來替太子診脈,太子疼的死去活來的,還不忘記調戲人家,他還記得她一針扎太子腿上,太子那歇斯底里的吼叫。

她當時就說了,「你再動手動腳,我讓你後悔一輩子!」

太子和他都當她只是說說,沒想到她竟然真的下了葯,害的太子兩個月不能……要是真狠心點,那太子這輩子豈不是完了?

那女人的心,真是夠狠。

護衛這回態度好了很多,望著安容道,「那……能解嗎?」

安容抹著脖子上的傷口,「不好意思,我沒那麼大的本事。」

東延太子望著安容,眸底帶著質疑,「她不是教過你醫術嗎?」

安容隴了眉頭道,「我要是什麼都會,會對京都肆意橫行的瘟疫束手無策嗎?」

說著,安容挑了下眉頭,「我今兒來,可是沖著瘟疫藥方來的,太子有?」

東延太子赫然一笑,「本太子也沒那麼大本事。」

「我就知道你沒有!」安容生氣道,「太子的病,還是另請高明吧,我先告辭了。」

安容說著,轉身便走。

護衛抽刀攔住安容,東延太子笑了,笑容很冷,像是啐了冰,「既然來了,想這麼容易就走?說清楚,我的腿到底是怎麼回事?!」

安容回頭看著他,眸底一抹好笑,治病求醫,態度還這麼低劣,難怪人家不給他治病,還雪上添霜了,完全是自找的。

就沖他這態度,哪怕他沒有要殺蕭湛,沒有坑殺大周百姓,她也不會救他的。

朝傾公主耐性不夠,催安容道,「你就直接了當的說吧,說完還有正事呢。」

安容斂了斂神情,道,「本來連軒下的毒,我能解,只是她給你下了不舉散,太子應該知道,藥物之間,相生相剋的道理,我就是給了你解藥,也沒什麼用,況且我身上並沒有解藥,解鈴還須繫鈴人。」

總算是說到正事了,朝傾公主都鬆了一口氣,「你那半吊子醫術是顧清顏教你的,你會的,她都會,看來要治好太子,還得找她了。」

東延太子眉頭皺緊,看著自己的腿,連他都不忍直視。

他望著安容,眸底暗冷,想到安容來之前,暗衛的稟告,臉就拉的老長,「你對清顏用刑了?」

質問的語氣,冰冷的眼神,好像安容點頭,他就會殺了她一般。

安容冷冷一哼,「莫非東延太子昨夜也做了噩夢,夢到她遭受不住酷刑,暈死了過去?」

人家上官昊可以理直氣壯的上門要人,你東延太子就是氣死也沒輒。

東延太子聽懂了安容的譏諷,臉青的厲害。

朝傾公主上前幾步。把之前她和安容的算計說與東延太子聽,「我有個計謀,只要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