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九十八章血霉(求粉紅)

第四百九十八章血霉(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2 07:42  字數:3740

一夜淺眠。

第二天醒來時,安容頭暈暈的疼,那是一種很困,卻偏偏沒法安睡的狀態。

身體疲憊,想睡,偏腦袋清醒,在思考。

安容揉著太陽穴,掀開被子下床。

海棠瞧了便有些擔心,「少奶奶,你臉色不大好,還是多睡會兒吧?」

安容搖搖頭,道,「睡不著,不睡了。」

丫鬟伺候安容下床。

珠簾處,芍藥打了帘子進來,步伐急切,臉色很難看,「少奶奶,一夜之間,瘟疫死了六百多人……。」

安容臉色一白,「怎麼會死那麼多?」

芍藥搖頭,她不知道。

「得瘟疫的人實在太多了,聽廚房婆子說,前院也有好些人病倒了,像是瘟疫,」芍藥咬了唇瓣道。

前院傳到內院,那是件極容易的事,指不定內院也有丫鬟病了,只不過瞞著不說。

要還是治不了瘟疫,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一想到那麼多人原本可以不死,芍藥就恨不得抽了小几上的刀,去捅朝傾公主幾下,左右她活著只會禍害大周!

安容洗漱完,丫鬟早將飯菜端了來,安容是食難下咽,筷子拿起便擱下了。

可是她懷了身孕,她不吃,喻媽媽就在一旁看著,硬生生的催著她吃了一碗燕窩粥,外加一碗雞湯。

剩下最後一口湯時,冬兒進來稟告。「少奶奶,北烈來要人了!」

安容眸光一冷,嬌唇溢出一聲冷哼。

北烈不僅要人,而且態度還很強硬。

昨兒朝傾公主被安容扔到感染瘟疫的病人身上的事,瞞不了人,京都人盡皆知。

國公府強行將朝傾公主帶進國公府,逼她寫藥方的事,上官昊更是知道。

他忍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便進宮見了皇上。

說他昨夜做了噩夢,夢見朝傾公主被人施用了重刑。遍體鱗傷。痛苦不已。

他要見朝傾公主一面才放心,可是蕭國公府霸道,不許他見,特地來請聖旨。

朝傾公主假死的事。皇上不知道。再者上官昊要見朝傾公主也不是什麼過分的請求。誰叫朝傾公主是他未婚妻了?

皇上不信蕭國公府不識大體,敢冒主動挑起戰爭之嫌,對朝傾公主用重刑。這不就答應了,上官昊還得寸進尺要了皇上的聖旨。

國公府前,圍了一堆看熱鬧的人。

上官昊要進來見朝傾公主一面,又拿著聖旨來,國公府不能不讓他進來。

上官昊見到了朝傾公主。

面無血色,氣息全部,北烈使臣當時就氣瘋了,指責蕭國公府謀殺朝傾公主,要帶她走,今兒就回北烈。

不用說,等他們回了北烈,等待大周的就是討伐,北烈要替朝傾公主報仇雪恨,要大周還一個公道!

明明是北烈覬覦我大周疆土,存心侵犯我大周,如此一來,就變成了報仇,正義之戰了!

到時候,蕭國公府為民說譴責,而北烈卻是民心所向,所向披靡。

這樣的屎盆子,蕭國公府會接下才怪了。

蕭國公府明確的告訴那些使臣,朝傾公主是假死,三天後就會醒過來。

可是北烈使臣說不是,說國公府故意拖延,其心可誅。

蕭老國公瞬間大怒,真是好說歹說,敬酒不吃吃罰酒。

蕭老國公的眸底被怒氣席捲,有黑雲壓城城欲摧的緊迫感。

「你們認定朝傾公主已經死了?」蕭老國公最後問道。

北烈使臣倒是膽子大,兩國相交,不斬來使,這是規矩,便挺著背脊道,「沒有了氣息,豈能有假?」

蕭老國公笑了,彷彿烏雲散去,彩霽歸來,「既然你們要接回朝傾公主的屍體,那便接回吧!」

北烈使臣還沒來得及高興呢,就見蕭老國公抽出劍,要刺向朝傾公主,結果被上官昊給攔下了。

連軒摸著鼻子道,「把道讓讓,我外祖父就是想捅朝傾公主兩刀,反正她也是死人一個,沒知覺的。」

北烈使臣上前一步,呵斥道,「我北烈公主的遺體,其實你們想動就……。」

砰!

他話音未落,蕭湛一腳踹了過去。

那使臣騰空飛起,砸在了房樑上,掉落在地上,瞬間咽氣。

可憐一個北烈二品大員……就這樣嗝屁了。

蕭湛這一腳,來的突然,來的迅猛,一下子就怔住了北烈使臣。

當即一個個不敢再說話了。

連軒翻白眼道,「找死,連皇上在御書房都不敢和我外祖父這樣大吼大叫,你們在蕭家地盤上叫囂,膽子很肥啊。」

蕭湛瞥了上官昊,眸底暗沉,有洶湧波濤,「你和東延太子的恩怨,我蕭國公府不想參與,交出瘟疫藥方,我讓你帶走朝傾公主。」

朝傾公主的假死計謀,夠毒,夠狠。

挑起戰爭且不說了,她還把東延太子耍的團團轉。

讓東延太子以為她死了,一腔怒氣肯定會撒在蕭國公府頭上。

而她呢,出了蕭國公府的門,過幾天就能醒來,大可以換個身份,和上官昊雙宿雙飛,相敬如賓。

等過一兩年,熄了戰事,再將她假死的事昭告天下,她還是她的北烈公主,北烈墨王世子妃!

她的如意算盤打的是噼啪響,能算計到的人都算計上了。

可惜,不論是箭靶,還是黑鍋,蕭國公府都不會去做。

要不是為了解救瘟疫,蕭國公府豈會容忍她活到現在?

上官昊冷目看著蕭湛,「若是我今天一定要帶走朝傾呢?」

蕭湛望著他。兩人眸光相交,殺氣森森,火光四溢。

連軒無語了,「一個個登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