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九十七章死透

第四百九十七章死透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01 21:18  字數:3673

安容腳步一頓,驀然回頭。

只見那婆子站在門口跳腳,踩著螞蟻了。

安容趕緊往回走,怎麼會自殺呢,她不信她會是那種輕生的人!

可是朝傾公主確確實實暈倒在桌案上,婆子蒼白著臉色的伸手去探朝傾公主的呼吸。

只見她將手置於朝傾公主鼻前幾秒,然後猛然抽了回來。

臉色蒼白中透著死氣沉沉的青,聲音更是帶著驚恐,「少,少奶奶,朝傾公主沒有,沒有鼻息了……。」

婆子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雖然是少奶奶吩咐她們綁的朝傾公主,可主子有錯,下人先遭罪啊。

安容擰了眉頭走過去,她要沉穩的多,她也伸手探了探朝傾公主,確實沒有鼻息了。

等安容收回手後,芍藥也試了試,睜圓了眼睛,道,「真的死了?」

安容望著兩婆子,「方才發生了什麼事?」

婆子搖頭道,「奴婢沒瞧見,方才少奶奶受了氣,奴婢望著窗戶,回頭時,朝傾公主就暈倒在了桌案上。」

「暈倒?那你們幹嘛說她是自殺?」芍藥嘟著嘴道。

婆子搖頭,「不是我喊的。」

她望著另外一個婆子。

那婆子望著朝傾公主的胳膊,道。「我也沒瞧清楚,朝傾公主抹了下雲袖,然後往自己心口一拍,然後就暈了……。」

婆子覺得,要是沒有那一拍,她應該不會死,那不是自殺是什麼?

這事給安容提了個醒,前世清顏最喜歡在雲袖上別兩根常用的銀針,她說過。有時候救命就在眨眼間,取銀針,那是貽誤病情。

安容伸手去看朝傾公主的雲袖,沒有銀針。

安容望著婆子道,「朝傾公主的手拍在何處?」

婆子趕緊指給安容看。

安容眼睛凝了起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哪裡捨得死。那分明是假死!

三日後,她就能活過來!

外面,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蕭老國公,蕭二老爺,還有幾位太太都過來了,個個臉色難看。

蕭三太太嘴最快。進門就質問安容,「怎麼就把朝傾公主給逼的自殺了呢?」

這不是給蕭國公府找事嗎?

瘟疫那是朝廷的事。和她也沒什麼大關係吧,有那個善心,可敬可佩,可為了救別人,把整個蕭國公府搭上,她就不能容忍了!

蕭老國公瞥了暈倒的朝傾公主,問安容。「真死了?」

安容搖頭,「假死。」

「什麼時候能活過來?」蕭老國公眸光肅然。

安容清澈雙眸透著寒光。「不動她,三日能醒,吸出銀針,明兒的現在才會醒過來。」

蕭老國公當時就道,「幫她吸出銀針。」

安容點點頭。

屋子裡亂的很,安容讓婆子把她搬到正屋去。

因為要用吃磁石幫朝傾公主吸出銀針,蕭老國公和幾位老爺自然不能留下,幾位太太不放心,留下觀看,也好幫襯個下手。

安容知道不會麻煩她們,卻也沒有阻止。

幫朝傾公主解了外衣,用磁石貼靠她的胸口。

很快,安容就感覺到又了吸力。

緩緩的,兩根銀針被吸出來。

幾位太太看的皺眉,因為銀針拉扯柔嫩的皮膚,她們彷彿能感同身後……疼啊!

不得不說,朝傾公主對自己真的夠狠的。

不過也能理解,比起被蟲蟻驚嚇,被吊在橫樑上,被針扎暈死過去,眼不見為凈了。

看著那銀針被吸出來,蕭三太太好奇道,「我還以為磁石只能吸鐵呢,沒想到也能吸銀針。」

安容一邊吸銀針,一邊道,「這銀針並非純銀。」

要真的純銀,也沒人敢用針扎了,要知道銀針很細,有斷裂的危險,若是扎入體內,卻取不出來,那可是要命的事。

很快,安容就把銀針取了出來。

看著銀針,安容的眸光更冷。

蕭大太太一見安容的臉色,就知道沒好事,趕緊問道,「怎麼了?」

安容咬了牙,道,「她在銀針上下了葯,便是我取出銀針,也要三天才會醒。」

她都算到了,她會幫她吸出銀針!

蕭四太太臉色也差了,「還是學醫之人呢,心真是夠狠的,為了不救我大周百姓,又不願承受安容施加的刑罰,她居然對自己用藥,三天……。」

「不知道京都要死多少人了……。」

蕭大太太頭疼,吩咐丫鬟幫朝傾公主穿好衣裳,然後問道,「沒別的辦法了嗎?」

朝傾公主嬌生慣養,不忍受罰,能想出這樣的辦法對自己,可見安容的刑罰她承受不住。

若是能醒,再來一回,想必她不招也得招了。

安容搖頭,要是有解藥,她就不會用了,「此葯無解,只能慢慢等她醒。」

蕭三太太望著朝傾公主,眸底一股子嫌棄,絲毫不遮掩,「這麼說來,她是有備而來了?」

蕭四太太則望著安容,眸底帶著一絲的好奇,「你的血不是能解百毒嗎,不管用?」

蕭老國公進來,便聽到蕭四太太這麼說,臉當時就冷了下去。

安容的血能有多少?!

是個人中毒都要用她的血,她就算搭上自己的命,又能救多少個?!

蕭二老爺瞥了朝傾公主一眼,笑道。「之前安容用血救的那人死了。」

蕭四太太身子一怔,「死了?怎麼會死呢?不是說……。」

蕭四太太望著安容了,安容也不解了,她的血確實能解百毒,她試驗過,是真的啊。

蕭二老爺猜測道,「許是那血在安容體內才有用,離了身就不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