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九十五章披風(最後一天,就

第四百九十五章披風(最後一天,就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30 13:11  字數:3687

連蕭湛都不反對,蕭總管也只好聽吩咐辦事了。

不過在他轉身走之前,蕭湛吩咐他,「去行宮告訴墨王世子一聲,就說朝傾公主自願留在國公府救治瘟疫,讓他不必擔憂,再幫她拿幾件衣裳來,再告訴皇上一聲。」

蕭總管怔了一下,表少爺這是明著綁架朝傾公主呢?

安容望著蕭湛,她知道蕭湛是在幫她絕了後面的麻煩,蕭國公府綁架朝傾公主,上官昊肯定會來要人,蕭湛主動告訴他,也免了人家猜測,更體現了蕭國公府誠心,不會把朝傾公主怎麼樣。

而取來朝傾公主的衣物,則是絕了朝傾公主想拖延的念頭。

上官昊知道她被綁架了,可惜救不了她,她只能自救,只能順從蕭國公府的意思。

她的拖延,是傷人傷己,兩敗俱傷,大周百姓會死不少,她吃的苦頭更不少。

安容和蕭湛繼續回臨墨軒,走了百餘步後,身後傳來一聲弱弱的輕喚。

「大哥。」

喚聲,氣若遊絲。

蕭湛回頭,就見卜達扶著連軒走過來,連軒半個身子都靠在卜達身上,卜達很吃力。

蕭湛眉頭輕擰,「餓的?」

連軒,「……。」

{

大哥,你不要每次都一語中的好么?

你這樣叫我的面子往哪裡擱啊,連軒癟著臉,想著面子里子都沒了,便豁出去道,「有吃的嗎?」

一路問過來。是個人見了他就躲著,他又不是洪水猛獸,犯的著嗎?

安容瞧他那樣子,忍不住捂嘴笑,問道,「你可以不打皇上的,為什麼要冒這個風險?」

做臣子的,哪怕如蕭老國公那般霸道,總要顧忌皇上的顏面,就算避過皇上。那刺客也不會懷疑什麼。

只要不打皇上。以他胡鬧慣的性子,冒充蕭老國公進宮,皇上都不會往他欺君上想,加上錯有錯著。絕對不會挨罰的。

「……我就是想體驗一下打皇上是什麼感覺。」

連軒的聲音有些飄。滿滿的都是後悔。

實在是感覺不咋地。跟打別人沒兩樣,結果付出的代價還極其慘重,不划算。

不過也有一點好處。就是跟那群狐朋狗友們得瑟,怎麼說他也是打過皇上兩鞭子的人,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安容凌亂了,嘴角抽了又抽,好像連軒追求的跟他們的從來都不一樣,一般人能惦記打皇上是什麼感覺,還為此涉險嗎?

連軒拍了卜達一下,「書啊!」

卜達反應鈍了下,才反應過來,從懷裡掏出一本書給安容。

雖然倒掛了三天,連軒可是一點沒閑著。

安容接過那書,瞥了一眼,書面上有四個大字:三十六計。

不過安容沒有忽略四個小字:整人寶典。

翻開第一頁,有字曰:整死人不償命。

安容挨個的往後翻,每看一頁,臉就抽兩下。

不單她抽,蕭湛也抽。

連軒很得意道,「這三天,我可是一點也沒閑著,才思泉涌,這本書,估計能達到我整人境界的巔峰。」

說著,他問安容,「大嫂,你覺得行么?」

安容背脊抖了一下,我敢說不行么,隨便在我身上用一計,我就要脫兩層皮了好吧。

「極好。」

安容一臉的讚賞。

連軒有些飄飄然,「那我就這樣辦了。」

說完,連軒肚子傳來一陣咕咕叫。

他那丰神俊朗的臉,瞬間騰起羞紅,拍了卜達的腦袋,就要卜達扶著他去臨墨軒吃飯。

可憐他話還沒說完呢,這些計謀充滿了變數,北烈在千里之外,有些難以把控,最好是他能親自去……還能順帶逃婚,一舉兩得。

等他走後,蕭湛接過安容手裡的兵書,搖頭一笑,「他倒是把三十六計讀透了。」

安容也在笑,他豈止是讀透了,簡直爛熟於心。

三十六計,第一計:瞞天過海。

連軒還做了解釋:瞞天過海是一種示假隱真的疑兵之計,利用的是人們存在常見不疑的心理狀態,可麻痹敵人,出奇制勝。

下面還做了反省,易容術就是一種瞞天過海的計策,還對他兩次易容失敗,做了檢討。

蕭湛翻看了兩頁,把書合上,遞給芍藥道,「送去給國公爺過目。」

芍藥有些懵,這書不是給少奶奶的么,給國公爺瞧做什麼?

芍藥一邊看著安容,一邊伸手接過書。

安容也微微訝異,不過她轉瞬就明白過來了,笑的搖頭,容光璀璨,剪水瞳眸中透著琉璃之光。

她還納悶連軒被吊在宮門上,氣都氣不過了,還一心記掛著她找他幫的忙。

原來幫她是順帶的,重要的是跟國公爺道歉。

只是臉皮薄,拉不下那個臉,才投其所好,用這樣的方式。

只是……

「雖然連軒學以致用了,可沒有用在正途上,外祖父能消氣嗎?」安容望著蕭湛問道。

「雖不能全消,卻也能消一大半了,」蕭湛回答。

安容就放心了,平素國公爺見了連軒,就有三分氣,一小半的怒氣對連軒來說,殺傷力並不大。

安容和蕭湛回了臨墨軒。

正屋裡,飄著香味兒。

兩人進去,便瞧見之前半死不活,餓的連身子都站不大穩的連軒,此刻已經生龍活虎了,當然了,桌子上就一片狼藉了。

卜達站在一旁,捂著眼睛,不忍直視。

其他的丫鬟,比如春兒她們,則是一臉同情。

嬌生慣養的靖北侯世子,被餓了三天。餓的連形象都不顧及了。

連軒大快朵頤,吃的呼哧呼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