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九十二章闖禍

第四百九十二章闖禍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9 07:50  字數:3888

吃過早飯後,安容帶著丫鬟去紫檀院給老夫人請安。路

去的時候,蕭大太太是一心歡喜的給蕭遷挑媳婦兒。

丫鬟捧了好幾幅畫,蕭大太太挨個的展示給老夫人過目。

蕭大太太的意思是,現在宮裡還沒有開始選秀,這是被瘟疫給耽擱的。

她可不希望那些大家閨秀都進宮被皇上和那些皇子們挑剩下了,才給蕭遷選。

她的兒子,自然要最好的了。

就憑蕭遷是蕭國公府的長子嫡孫,給他挑正妻,估計比挑太子妃還要嚴格。

性情、才情、容貌、家世。

性情最重要,家世反倒可以馬虎些。

在大周,有誰的家世比得過蕭國公府了,除了裴家!

而蕭國公府沒有和裴家結親的想法,尤其是長子嫡孫。

蕭裴兩家的結合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皇上不得不除掉他們,以絕後患!

蕭家和裴家會世代交好,卻不會結為姻親。

本著妻賢,家寧,夫不遭橫禍的原則,給蕭遷挑媳婦,那是慎重又慎重。

比給蕭湛挑了安容要慎重百倍不止。

好吧,若是仔細算的話,還是蕭湛的慎重些。

想想,瞎眼神算受蕭老國公所託,在大昭寺物色了多少年啊,才物色到這麼一個寶貝疙瘩。

又經歷了退親,逼婚,最後到下媚葯……簡直可以說是九曲十八彎了。

蕭遷的媳婦,要國公府這些長輩們都喜歡,因為他會是蕭國公府未來的宗婦。

千挑萬選,總算是挑了三個都滿意的。

老夫人疼孫兒,道。「這些個我瞧著都不錯,等瘟疫的事過後,讓錦兒她們下了帖子,把這幾個姑娘請進府玩玩,讓遷兒自己挑個中意的。」

蕭錦兒對自家哥哥的親事,那是相當上心,當即道。「要不我今兒就下帖子吧。不是說朝傾公主把解瘟疫的藥方給了皇后么,還是大嫂賠禮道歉她才給的呢。」

本來,蕭錦兒還覺得朝傾公主人不錯。善良仁愛。

可是大周百姓得瘟疫都幾天了,也病死了好些人了,她有秘方還揣著不拿出來。

大嫂溫和的很,說話臉上總是笑。之前她管理的玉錦閣好好地,三嬸兒硬是搶過來。還管理的不好,她都沒有介意,沒有趁機拿捏三嬸兒呢,這樣的脾氣。國公府還找不到兩個呢。

蕭大太太笑道,「倒也沒有那麼急,瘟疫雖然可解。萬一染上了怎麼辦,國公府也不能勉強別人不是?」

以己度人。她不希望蕭錦兒她們出府,別人自然也一樣。

蕭錦兒便打消了這念頭,道,「有了藥方,過不了七八日,瘟疫就該消失了。」

蕭大太太點頭一笑,目露為難道,「你爹爹去了邊關,答應娘親的事也沒有辦到,你們幾個,你大哥最不聽的就是我的話了,想辦法把你大哥的那定親信物給我取來。」

蕭錦兒努了下鼻子,想著大哥的信物,她就想笑,「我知道了。」

正說著呢,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丫鬟進來道,「老夫人,大姑奶奶回來了。」

蕭國公府的大姑奶奶是靖北侯夫人。

老夫人聽到她來,有些頭疼,不是靖北侯夫人愛惹麻煩,是連軒啊,做娘的管不住兒子,就把兒子丟國公府。

靖北侯夫人帶了一堆禮物來,進來先請安,然後替連軒賠罪。

老夫人擺擺手,道,「你也別跟我賠什麼罪,他就算再沒分寸,也不敢把我老婆子怎麼樣,倒是府里的少爺姑娘,沒少被他捉弄。」

說著,嘆息一聲,「昨兒,連軒可是把國公爺氣著了,國公爺以為國公府固若金湯,連軒就是長了翅膀也飛不出去,結果軒兒大搖大擺的從國公府大門出去了……。」

說起這事,一屋子上到主子,下到丫鬟就沒有不笑的。

表二少爺似乎專門來挑戰國公爺的權威的,雖然大多時候他捍衛不動,可有時候也把國公爺氣的跳腳。

這不,昨兒國公爺罵表二少爺,說他上午禍害琴棋書畫,下午糟蹋花鳥魚蟲,睡著了還在琢磨怎麼禍害人。

說的好像還真像是那麼一回事。

靖北侯夫人一臉黑線,好像一天里,總有那麼兩回,她想剝了兒子的皮。

可是她無奈啊,「敖大將軍痛失愛子,我怕他出去有危險,這還是在國公府,他都能想了歪主意溜出去,要是在靖北侯府,還不是隨他進進出出了。」

蕭大太太也知道靖北侯夫人的無奈,可她不會同情她的,以前軒兒小,慣著他,現在大了,性子養成了,想管管不住了。

「你就打算讓軒兒這樣渾渾噩噩過一輩子?」蕭大太太問道。

以連軒靖北侯府世子的身份,又是蕭國公府的外孫,旁人欺負他那是不大可能的,可總不能一輩子就這樣吧?

這會兒年紀小,可以說不懂事。

等在長兩歲,成家了,要還這麼紈絝輕浮,可就說不過去了。

靖北侯夫人望著蕭大太太,道,「昨兒他易容成湛兒的模樣矇混出國公府,還和人在街上打鬥,我和他爹商量過了,再嬌慣下去,終是禍害,打算讓他早早成親,送他去邊關歷練歷練。」

蕭大太太一聽,心底就一個想法:送去禍害她相公?

不怪蕭大太太這樣想,邊關局勢緊張,連軒又不是個隨便能管的性子,蕭大將軍是去邊關打戰,幾天幾眼不合眼都是常有之事,哪有時間照顧連軒?

萬一他心血來潮,跑敵營中去了,救回來了還好,救不會來,後果簡直不敢想。

要知道。偌大一個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