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九十一章幫手(月末,求粉紅

第四百九十一章幫手(月末,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8 23:22  字數:3854

「豈敢?」東延太子輕舉了舉杯,隨之一飲而盡。

祈王嘴角閃過一抹笑,再次給自己倒酒,笑道,「我的武功,比起你、蕭湛、上官昊還差的遠呢。」

東延太子望著波光粼粼的湖面,眸光冰涼好似凝冰,透著冷芒。

前世,就是他們三人在涿鹿。

他和上官昊都敗在了蕭湛手中,不過他戰場得意,情場失意,終是算不得贏家。

這一世,戰局重洗。

他志在必得的清顏,卻站在了北烈上官昊的身邊。

前世,她輔佐蕭湛,蕭湛贏了天下。

這一世,莫非天下屬於上官昊?

東延太子眸光一凝,嘴角冰冷,眼光餘光掃到祈王,他道,「本太子聽聞,紫微星亮,指西南方向,祈王就沒點想法?」

祈王府就在西南方向。

祈王笑了,「太子耳目之廣-優-優-小-說-更-新-最-快x,叫人膽怯,紫微星的事,我哪敢有什麼想法,就因為這紫微星,我已經被皇后忌憚了。」

要是被皇上忌憚了,他還真的危險了。

東延太子冷冷一笑,「區區皇后,就叫你害怕了?」

怕?

這回換祈王冷笑了,「她現在都自身難保了。」

東延太子站起身上,走到湖畔,一腳踩在大石塊上,望著滿天星辰,笑道,「大周不論誰要當太子,當皇帝,首先要擺平的便是蕭國公府。」

說著,他瞥了祈王一眼。「我想你也不想跟當今皇上似地,處處被蕭老國公掣肘吧?」

祈王玉扇輕搖,笑的志得意滿,成竹於胸,「如今的蕭國公府已經是眾矢之的了。」

北烈、東延,還有大周,都視蕭國公府如洪水猛獸,三座大山壓下來,只怕蕭國公府也夠嗆。

何況還有一個他?

看著祈王的笑。東延太子毫不猶豫的潑他冷水了,「不要小瞧了蕭國公府,想要滅他,沒你我想的那麼簡單。」

祈王一笑,手中玉扇緩緩合起,他眉頭一挑。「若再加一條弒君呢?」

「蕭家有誰會弒君?」

東延太子覺得祈王簡直是痴人說夢。

蕭家雖霸道,惹皇上憋屈,對大周卻忠心耿耿,別說刺殺皇上了,殺刺客才是蕭國公府的事。

「蕭湛。」

祈王的聲音在空寂的夜,溫和冰涼。比天上的薄月更冷。

東延太子瞥頭看著祈王,不是他不懷疑。而是祈王的聲音太過鎮定,太過信心十足了。

祈王打了個手勢,便出來一個暗衛,將一個包裹擱在石桌上。

望著那包袱露出的一抹玄青色,東延太子眼睛一凝。

祈王笑道,「沒人有太子了解蕭湛了,御書房有太子要的地形圖。」

東延太子嘴角上揚。「好一個深藏不露的祈王,本太子沒有看錯人。」

祈王輕搖玉扇。微微頷首,「等太子拿到想到的東西,你我再痛飲百杯。」

東延太子大笑。

笑聲暢快肆意。

夜盡天明,朝霞旖旎。

心裡積著事,安容早早的便醒了。

丫鬟進來伺候,見安容坐在床上,靠著大迎枕翻著書本,忙過來道,「昨兒少奶奶睡的晚,不再多睡會兒?」

她哪裡睡的著?

有玉錦閣的生意要看,還要默寫醫書,準備學堂,還要記掛著瘟疫的事,她沒有徹夜失眠就不錯了。

海棠上前道,「少奶奶真不像懷了身孕的人,既不挑食,也不嗜睡。」

芍藥瞥了海棠,笑道,「這不是好事嗎?」

挑食吃的不多,還折騰人,嗜睡會長胖,對身子並不好。

海棠搖頭,「我覺得跟其他一樣才是好事。」

「不一樣才好呢,你想瞧見少奶奶吐的臉色蒼白的樣子啊?」

芍藥就不覺得,她覺得安容現在這樣最好。

皮膚白裡透紅,滑不溜秋,摸著叫人愛不釋手,就跟摸綢緞似地。

雖然她是沒碰過幾個主子的臉,可是長眼睛的都知道,沒人比得過少奶奶。

再者說了,好幾個大夫都說少***身子極好呢,旁人為了腹中胎兒,三個月不能同房。

柳大夫可沒說不許,只說要悠著點兒,最好三五日一回呢。

他哪敢信口胡謅,要是叫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有事,柳記藥鋪鐵定要被關門。

安容見兩丫鬟爭辯,觀點不一。

不過她能感覺到兩個丫鬟對她的關心。

海棠性子沉穩,習慣求穩,她和一般孕婦那樣,她放心些。

芍藥不同,她性子活乏,不喜痛苦,當然一切苦難離她遠遠的最好。

其實,安容也在苦惱著。

不孕吐,不挑食,當然好了,不用太吃苦受罪。

可不好之處也有,孩子還小,又一點徵兆沒有,她沒什麼感覺,甚至偶爾還會忘記這事。

安容摸著平坦的小腹,腦中忍不住想起前世自己大腹便便的樣子。

雖然挺著個大肚子,走路很痛苦,腳經常腫著,可那種幸福能彌補一切。

她現在就恨不得肚子大大的,孩子出世了。

可是還要八個多月啊……

安容苦惱的皺緊眉頭。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安容抬眸望去,見蕭湛進來。

安容忙掀了被子下床,問道,「銅錢的事解決了?」

蕭湛走過來,道,「那些在市面上流動的銅錢都消過毒了。」

而那些被丟在庫房裡,連串銅錢的繩線都爛了的銅錢不在其內。

安容稍稍放心,「希望有用。」

芍藥笑著從懷裡掏銅錢出來。遞給安容瞧,「少奶奶,水煮過的銅錢很乾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