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九十章闖宮

第四百九十章闖宮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7 21:29  字數:3723

晗月郡主納鞋底,她對撒銅錢祈福一點興趣都沒有,她只是羨慕蕭老國公那麼喜歡安容。

她納了一針後,笑道,「應該是大家揣測的吧,反正不是什麼壞事。」

說著,晗月郡主還補充道,「大家聽說是蕭國公府撒的,紛紛效仿呢,不過那些人都是在自家門前撒的。」

她弄不明白,撒銅錢跑酒樓去有什麼好處。

等晗月郡主走了後,安容就去書房找蕭湛,「相公,外面都在傳銅錢是國公府撒的,我總覺得會出事。」

蕭湛從書桌上拿起一枚銅錢,遞給安容道,「這就是白日里撒的銅錢。」

安容結果看了又看,老實說,這銅錢就算是假的,她也看不出來。

安容從來不缺錢,從小到大,拿過銅錢的次數十個手指頭都數的過來。

她看看銅錢,又看看蕭湛,「銅錢有問題么?」

「是真的銅錢,」蕭湛回道。

他也想不通,為什麼玉鐲會示警。

這銅錢能帶來什麼危險?

「銅錢能殺人嗎?」蕭湛呢喃笑問。

若是在習武之人手裡,銅錢做為暗器,可取人性命,可落到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百姓手中,只怕也捨不得當做暗器用。

安容的手一滯,那枚銅錢就掉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殺人,」安容兀自呢喃。

她的臉色倏然變得蒼白,嚇了蕭湛一跳,忙問她,「怎麼了?」

安容忙用帕子擦手,又去擦蕭湛的手,急切道,「這銅錢可能帶了瘟疫病毒。」

這回,蕭湛的臉也變了。

他驚站了起來,望著安容,「你確定?」

安容搖頭,「我只是猜測,希望不是。」

蕭湛凝視著安容,看著安容眼底的擔憂,就知道那希望很小。

蕭湛叫來暗衛,吩咐道,「去城外查看下,這兩日是否有人找過那些染上瘟疫的病人。」

為了抑制瘟疫的傳播,一旦發現感染了瘟疫,都會被隔離開。

富貴人家,就隔離在家中。

那些窮苦百姓,大多會被趕到城外。

若是要那麼多銅錢都染上病毒,就需要很多的病人,只有城外。

暗衛領命,轉身離開。

直到傍晚,暗衛才回來,稟告蕭湛道,「屬下去城外查探過來,昨夜去了四五個大夫,幫那些瘟疫病人處理傷口,那些傷口化了膿,擦拭過的紗鍛被人用箱子抬走,說是要燒掉……。」

嘔!

聽到暗衛稟告,安容胃裡翻江倒海,方才吃下去的晚飯,瞬間全吐了。

暗衛縮了縮脖子,不敢再繼續。

蕭湛擺擺手,暗衛便退了下去。

幫著安容拍後背,蕭湛讓丫鬟端茶來。

安容真的被嘔心到了,一想到那些銅錢沾上那等污物,她的嘔吐不止。

連苦膽都快吐出來,安容抹著眼角的淚,接過海棠端上來的茶盞,漱了漱口。

蕭湛讓丫鬟去請大夫來,安容擺手道,「不用了。」

大夫來了也沒有,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胡亂想。

那些銅錢,該有多臟啊。

她也知道,錢是最髒的東西,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人的手,可這一回也忒嘔心人了。

只要一想到碰過銅錢的手,去碰大米,碰綢緞,碰這個碰那個,安容就恨不得蕭國公府的人以後都不用銅錢了!

但是,現在,她要關心的不是這個,而是銅錢上帶著的病毒啊。

安容望著蕭湛,道,「現在該怎麼辦?直接告訴那些百姓,說銅錢會染上瘟疫,他們會人心惶惶,不告訴,那銅錢會傳播開,到時候會有更多的人感染上瘟疫……。」

不知道是誰想出來這樣惡毒的招數,銅錢可以說是流傳的最快的東西,沒有之一。

那麼多人染上瘟疫,就算能醫治好,只怕也沒有那麼多的藥材救治他們。

蕭湛眼神晦暗,道,「這事必須告訴外祖父,讓皇上連夜下聖旨,要他們將銅錢消毒。」

安容點點頭,只能這樣了。

蕭湛去了外書房,芍藥扶著吐得渾身無力的安容回內屋。

「少奶奶,是誰這麼狠心要害那些百姓?」芍藥紅了眼眶問道。

瘟疫太可怕,大周想辦法不讓它傳播,可偏偏有人要他們傳播開,這是要大周死人,死的越多越好啊。

這樣心狠之輩,絕對不是大周人,哪怕他有心謀逆,也不至於這麼狠。

只可能是北烈和東延。

安容回屋後,坐在小榻上,臉沉的厲害。

她從未想過世上會存在這樣狠辣之徒,簡直沒有人性了!

這樣的畜生,不但禍害了百姓,還把這屎盆子扣在蕭國公府上,到時候出了事,只怕那些百姓會跑到蕭國公府跟前哭泣吧。

只要想想,安容的頭都快要炸裂開了。

再說蕭湛,從臨墨軒出去,直奔外書房,把銅錢的事告訴蕭老國公。

當時,蕭老國公的震怒可想而知。

若是知道是誰幹的,只怕這會兒已經被剝皮卸骨了。

他二話沒說,就進了宮。

彼時,皇宮的宮門已經關了。

守門官兵一臉為難的看著蕭老國公,道,「國公爺,宮門已經關了,這會兒皇上也歇息了,有什麼事您明兒早上在來吧?」

蕭老國公在憤怒頭上,誰忤逆,誰倒霉。

這不,蕭老國公一腳踹在了宮門上。

可憐那厚實威嚴的漆紅宮門,瞬間有了些微裂痕,又一腳後,直接炸開了。

那官兵的臉都嚇白了。

蕭老國公直接闖宮了。

彼時,皇上批閱完奏摺,正泡著溫泉,舒服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