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九章形象(月末求粉紅)

第四百八十九章形象(月末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7 16:07  字數:3731

見祈王說不知道,蕭湛又不許他借錢,連軒就很不客氣了。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cmxsw

他和祈王雖然有一起被綁架的事,但不熟,更談不上交情,不用給面子。

這不,輕輕一夾馬肚子,那油毛順滑的馬便朝前走了。

祈王不得不將路讓開。

看著馬車咕咕朝前,還有坐在馬背上的玄青色身影。

手中玉扇輕搖,祈王的嘴角勾起一抹笑。

裝的還真的挺像的,足矣以假亂真了。

等馬車走遠了,安容放下車簾,望著蕭湛問,「之前不是說把祈王和慕將軍的陰謀告訴敖大將軍嗎,事情進行的如何了?」

安容擔心啊,現在敖大將軍的盜墓隊已經盜了裴老族長的陵墓,要不了幾日便進京了。

別蕭國公府和裴家聯合把敖大將軍收拾了,讓慕將軍和祈王撿個大便宜,她會吐血而亡的。

蕭湛握著安容的手,笑道,「事情進展的很順利,比我預想的還要好。」

安容眼睛一睜,「有多好?」

蕭湛笑道,「庄王妃離世,敖大將軍在京都留不久,他放心不下惜柔郡主,要在離京之前,把惜柔郡主和杜仲的親事給辦了……。」

安容聽得一鄂,「惜柔郡主不替庄王妃守孝嗎?」

蕭湛搖頭,「事急從權,當初皇上下了賜婚的聖旨後,庄王妃就籌備惜柔郡主出嫁事宜,欽天監也選了出嫁日子,敖大將軍決定前,曾稟告了皇上,皇上憐惜惜柔郡主。答應了。」

本來還可以拖些日子,現在皇上都答應了,那就不得不娶了。

只是,杜仲可不是真心想娶惜柔郡主。

當初這樣做,也是為了巴結庄王妃,好攀上敖大將軍這棵大樹。

如今庄王妃已死,惜柔郡主就是粒廢棋。祈王又另有打算。沒必要犧牲杜仲。

謀士離心,那不是好事啊。

如果猜測不錯的話,惜柔郡主活不到出嫁那一天。

他們要做的。是在他們加害惜柔郡主時,戳破他們的陰謀。

一想到惜柔郡主的親事,安容就很鬱悶。

大哥的親事還在她之前定下呢,也商議定了。幾個月就把周婉兒迎娶進門。

誰想到會接二連三的出事。

好在現在敖大少爺過世了,周婉兒心裡應該好過些了吧?

只是侯府被燒的七零八落。斷壁殘垣,要修復如初,只怕還要兩個月呢。

在皇上壽宴前,她還答應周二太太。會去看看周婉兒,結果到今兒都沒有去。

想著,安容望著蕭湛道。「我打算明後兒去周太傅府看看我未來大嫂。」

蕭湛不反對安容和周婉兒走的近,不過他道。「等瘟疫解了,你再去。」

這些日子,瘟疫蔓延,並不合適走親訪友。

安容想想也是,便點頭應了。

馬車朝前,很快就到蕭國公府門口了。

馬車還未停定,便聽見連軒用蕭湛的口吻說話了,「你怎麼在這裡?」

安容微微一怔,掀開車簾,便見晗月郡主站在那裡。

忽然見「蕭湛」和她說話,晗月郡主有些懵,愣在那裡半晌回不過神來。

蕭國公府表少爺怎麼和她說話啊,當初從北烈回京,她和他說過的話兩隻手也數的過來啊。

「蕭湛」抬眸望天,暗翻了個大白眼,又恢復了蕭湛慣有的生人勿進的神情。

晗月郡主還是身後的丫鬟推了她一下,才回過神來道,「我,我是來找安容,安容姐姐的……。」

有些結巴了。

她想不通,為什麼蕭表少爺要和他說話,到底為什麼啊?

「蕭湛」面無表情的翻身下馬。

馬車上,安容一臉黑線的看著蕭湛,「要出去么?」

蕭湛無力的看了安容一眼,別以為他看不出來,安容覺得這樣很好玩,想拉著他從後門走呢。

蕭湛掀開車簾,出去了。

晗月郡主看見了他,然後又瞥了「蕭湛」,瞬間眼珠子睜圓了。

她看見了什麼?!

怎麼會有兩個蕭湛?!

連軒勾唇一笑,道,「你就是晗月郡主吧?」

晗月郡主蒙蒙的點頭,他方才不還認識她嗎,怎麼又不認識了,「你是誰?」

連軒開始滿嘴跑馬了,「我叫蕭止,蕭湛的同胞大哥,今兒剛回京。」

蕭湛,「……。」

安容真的要笑趴下了,連軒真是夠了,沒他這樣占蕭湛便宜的吧?

假冒蕭湛的孿生兄弟不算,他還要做大的,皮夠厚。

晗月郡主一聽,瞬間緊張的不行,認錯人了,趕緊賠禮道歉。

連軒心情極好,很大度的笑著,「沒事,我與他一模一樣,認錯也在所難……。」

那個免字,還在喉嚨里沒蹦出來。

結果耳朵被人一揪,那個免字直接沒了,隨之而來是一串驚天地泣鬼神的吼聲,「疼疼疼……。」

蕭老國公揪著他的耳朵,瞪著他,「你皮不是挺厚實的嗎,還知道疼呢?」

說著,直接揪著連軒的耳朵,把他給帶進了國公府。

身後,晗月郡主眉頭扭著,這聲音怎麼聽著像是靖北侯世子的?

一旁,安容徹底笑趴在芍藥身上了。

這一回,蕭湛的冷酷形象徹底在她心中坍塌了。

雖然明知道那是連軒,可誰叫他頂著蕭湛一張臉了?

她從來沒想過蕭湛那一張臉,也可以有這麼豐富的表情,簡直出乎人的意料。

晗月郡主小碎步挪到安容身側,揪了揪她的雲袖,瞥了蕭湛一眼道,「方才那人真是他的大哥嗎?」

安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