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八章借錢(三更求粉紅)

第四百八十八章借錢(三更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7 01:19  字數:3734

那馬油毛順滑,甩著馬尾,輕抬了下馬蹄,神情頗悠哉,一看就是匹千里良駒,尤其是那馬頭處有一抹蔥白。

是蕭湛的馬,他沒有認錯。

怎麼會有兩個蕭湛,到底誰才是真的?

那男子一打手勢,暗處又出現四個暗衛,一躍而下。

現在就成了真假蕭湛以二敵六了。

安容真替蕭湛捏把冷寒。

那些暗衛武功極高,招招凌厲逼人。

安容瞥頭看著趙成,見他端坐在車轅上,眼睛眨了兩下,「你不去幫忙么?」

趙成握緊韁繩,笑道,「少奶奶,暗處的暗衛不下六個,主子若有危險,他們肯定會上的,屬下這會兒是車夫,只負責趕車。」

安容嗓子噎了下,既然有暗衛,為何不出來幫忙,不知道有個詞叫速戰速決嗎?

趙成告訴安容,蕭家有規矩,暗衛負責保護主子,若是主子出事,暗衛要擔責任。

但也有一條規矩,那就是鍛煉主子。

只要主子能應付的刺殺,他們可以在一旁觀望,以提高主子的戰鬥力。

雖然以二敵六,人數上是處於劣勢,可對蕭湛來說,不成問題。

暗衛就瞧熱鬧了。

安容再次囧了,當蕭國公府的暗衛好幸福。

再見蕭湛一劍秒了兩個暗衛,還是一劍封喉的那種,安容就安靜看熱鬧了。

殺了四個暗衛後,暗處傳來一聲綿長的口哨,那兩個暗衛便逃了。

安容手扶著馬車,見蕭湛伸手打了個手勢,暗處便出現兩個黑衣勁裝的暗衛,出去追殺那逃的刺客。

安容在心底認定打手勢的是真蕭湛。

安容把身子往前探了探,只見那兩貨用同樣的姿勢把那不沾滴血的軟劍插回腰間……

安容囧了。

真的是一模一樣啊。

她剛剛認定的蕭湛,又動搖了。

尤其是兩貨並肩走過來。

走路姿態一樣,臉色冰涼,眸底深邃如寒潭。

安容左右掃了掃,街上路上個個睜圓了眼睛,指指點點。

等走到馬車前,其中一個蕭湛道,「連軒,不要胡鬧了。」

說著,他往馬車裡鑽。

安容切切的看著他,把車門擋著了,他用醇厚如酒的聲音道,「該回府了。」

另外一個蕭湛站在那裡,顯得很凌亂。

他也說了一句,「連軒,不要胡鬧了。」

安容,「……。」

安容扶著額頭,看了這個蕭湛,又瞄那個蕭湛道,「要不,你們兩個共乘一騎,我坐馬車回去?」

這時,安容瞧見遠處有匹馬走過來。

走到站著的蕭湛那裡,親昵的蹭了蹭他。

安容眼神耷拉了,瞥頭看著近在咫尺的蕭湛,露出潔白的牙齒一笑,「相公?」

某男骨頭一酥,清脆脆的誒了一聲。

然後,安容伸出魔爪一推。

那貨就摔下馬車了。

四仰八叉的,頂著蕭湛那張臉,安容都不忍直視。

她覺得,今兒蕭湛的完美形象被連軒那二貨毀的差不多了。

他從地上爬起來,抹著臉皮,一臉無辜道,「大嫂,要不是我戴著人皮面具,就毀容了。」

安容用手遮住臉,蕭湛俊朗如神祗的臉出現那般無辜的眼神,真是要多彆扭就多彆扭,她快忍不住跳下馬車補兩腳了怎麼辦?

只是她想不明白,連軒個頭比蕭湛矮一些啊,身子也要單薄點兒,為什麼看著差不多。

連軒拍著身上的灰土,朝蕭湛走去,手摸著馬兒的毛,罵道,「真沒良心,我待你也不差吧,至於這麼出賣我么?」

要不是這破馬,以他的演技,騙過大嫂那是小菜一碟。

安容滿臉通紅,她好像有些不稱職,連自己的相公都分不出來。

蕭湛望著連軒搖頭,要伸手去撕下連軒的面具,連軒把頭側了,翻身上馬,摸著馬的鬃毛,道,「大哥,我發現你的臉好管用。」

說著,他從懷裡掏出來一沓銀票。

蕭湛腦門上的黑線成摞的往下掉,「銀票哪來的?」

「一路出來,凡是跟我打招呼的,我都借錢了,」連軒聳了鼻子道。

一想到那些人聽到他說得罪了媳婦,沒錢吃飯,都一臉驚訝錯愕,二話不說就借錢,還一臉同情的模樣,連軒現在還腹抽。

看來大哥被外祖父逼著把所有身家交給大嫂的事,京都是人盡皆知了啊。

蕭湛,「……。」

「你都借了誰的錢?」蕭湛撫額問道。

「差不多十來個吧,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連軒清了清嗓子道,「大哥,你放心吧,我問過了,他們說不用還。」

「……所以你就不還了?」蕭湛渾身無力。

連軒摸著馬毛,酸酸道,「他們以借錢給大哥你為榮幸。」

不但是榮幸,而且還錢就是看不起他們!

想他要借錢,那群狐朋狗友就一臉驚詫的看著他,「不是吧,你堂堂靖北侯世子居然也會缺錢,是跟我們開玩笑么?你都缺錢,那我們就缺錢買褻褲了……。」

大哥的朋友就不會詫異,很爽快的就掏錢了。

他的心有些酸塞。

蕭湛已經拿連軒沒輒了,只道,「缺錢我給你,把那些銀票還回去。」

說完,蕭湛轉了身。

身後,連軒眉頭皺緊,頗有些犯難。

認識的還好說,問題是有人他不認得啊,怎麼還錢?

還有他不大記得誰借了多少錢了,腫么還?

連軒摸著馬毛,望天惆悵,他不該頂著大哥的臉胡鬧,敗壞大哥的名聲,還有大嫂的……

蕭湛回了馬車,安容看著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