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七章孿生

第四百八十七章孿生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7 01:19  字數:3852

蕭湛看著玉鐲,手輕輕轉動著,玉鐲色澤溫和,有行雲流水之姿。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cmxsw本文由。520。首發

他抬眸看著安容清澈明亮的水眸,道,「應該和你賠禮道歉有關。」

安容也是這樣猜的。

她最近都沒做什麼好事,只今兒為了那些得瘟疫的百姓,忍著心底的怒氣,給朝傾公主賠禮道歉了。

只是她並不甘心啊。

安容想著,忽然眉頭一抬道,「應該是我捐贈了一百對玉簪。」

那些玉簪,能換不少銀子,能幫很多的窮人了。

蕭湛點點頭,「或許是這個緣故。」

安容篤定的點頭,「肯定是這個。」

兩人朝前走,安容搖著蕭湛的胳膊道,「方才在屋子裡,我忽然有個想法。」

蕭湛稍稍瞥頭,正好迎上光線,襯得安容好似一抹明麗流芳的春光,風致宛然。

安容髮髻上還落了一片綠葉,蕭湛抬手將那綠葉取了下來,輕拍安容的髮髻,問,「什麼想法?」

安容看著那綠葉,伸手接在了手裡,轉悠著,「你之前說過,我腦袋裡有一個杏林世家,我想將它變成真的。」

蕭湛微微訝異,他沒想到安容會有這樣的想法,隨即笑了,「你要》怎麼變?」

安容撓了下額頭道,「木鐲我進不去,不過我能把腦袋裡的醫書都默寫出來,辦個私塾,收些聰慧、心性純良的孤兒,從小培養。十年足夠他們學醫有術了……。」

既能幫了那些孤兒,又教會他們醫術,將來會成為藥鋪的頂樑柱,造福大周。

安容說完,便望著蕭湛,想聽聽他的意思,畢竟醫書是蕭家木鐲里的。

「可不可以?」安容聲音里夾了期待。

蕭湛捏了下安容的鼻子,道,「可以。」

安容心上一喜,「就這麼說定了。」

她好像看到一個龐大的杏林世家再朝她招手了。金光燦燦。泛著光暈。

可蕭湛一盆冰水澆了下來,那燦燦金光,瞬間變得黯淡無光。

「誰來培養那些孤兒?」蕭湛問道。

安容被問的啞然,臉泛紅暈。「我還沒想到那份上去……。」

然後。安容便拽著蕭湛幫她出謀劃策了。

一路上。安容都興緻勃勃。

蕭湛見她是動真格的,再者,這確實是好事。便幫著出了幾個主意。

第一,便是教書先生。

安容的意思是看能不能請柳大夫,蕭湛否定了。

柳大夫有柳記藥鋪要打理,無暇分身,時不時去提點一二倒是可以,讓他放棄柳記藥鋪去經營學堂,那不大可能。

安容聽後,也放棄了。

不過蕭湛給她出了個好主意,當然了,需要蕭老國公出馬。

蕭老國公不僅權傾朝野,還交友廣泛,朝廷不論是哪個官署,都有他的人,太醫院也不例外。

蕭湛就記得,有兩位老太醫和蕭老國公關係極好,在太醫院任了幾十年的官,最後厭倦了官場,辭官回家,頤養天年了。

請蕭老國公出面,說服他們出來教那些孤兒們醫術,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當然了,兩個先生是不夠的,還得聘請幾個。

第二,便是教書地點。

安容有陪嫁院落,蕭家院落更是不少,可那是住處,若是正兒八經的用來教書,有些不倫不類,若想長遠,需要重建。

地點選在何處,建成什麼樣子,這要好好商議。

第三,才是那些孤兒。

大周孤兒多,挑到中意的不難,只是安容覺得也應該讓女孩兒學醫術,平添了幾分難度。

不過這都不是難事。

越往後商議,安容的信心越足。

正要說話呢,趙成打岔了,他輕咳了一聲道,「少爺、少奶奶,我瞧見蕭遷少爺了。」

可憐安容,趙成一說話,她要說什麼就給忘記了,不由的呲牙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國公府又沒有禁他的足。」

蕭湛眉頭動了下,問道,「他怎麼了?」

趙成又咳了下,才道,「蕭遷少爺站在路中間,被一推著綠豆湯的老人給撞了……。」

「被撞了?不是吧,難道連軒又給他下藥了?」安容望了蕭湛一眼,把車簾給掀開了。

遠處,路中間,蕭遷正幫那老人家收拾木桶,給他賠禮道歉,賠銀子……

蕭遷穿著一身竹青色錦袍,此刻濕了一片。

真的被撞了。

趙成偷笑道,「蕭遷少爺好像情竇初開了。」

安容一怔,隨即笑了,「快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還納悶呢,那日蕭遷幫了連軒後,這些日子連軒一直住在蕭國公府,和他關係好的很,應該不會在對他下手才對。

趙成潤了潤嗓子,道,「方才,屬下瞧見蕭遷少爺追著一個背影窈窕婀娜的姑娘,結果那姑娘一回頭,蕭遷少爺就怔那裡了,那姑娘步步前進,蕭遷少爺嚇的轉身就逃,然後……就撞上了。」

能嚇的蕭遷少爺反應遲鈍成這樣,那姑娘得長的有多難看啊?

莫非真如連軒少爺說的,世上有那麼一種姑娘,看背影,急煞千軍萬馬,一回頭,嚇退百萬雄師?

安容聽的笑的直捂肚子,捂著腮幫子,道,「只怕是認錯了背影……也有可能是認錯了衣裳。」

不論是哪一種,蕭遷都在找一個姑娘。

想著,安容望著蕭湛,「大太太不是在幫蕭遷挑選媳婦了嗎?」

他要是有了意中人,那豈不是要失望了?

一想到蕭國公府的霸道逼婚,安容就替蕭遷捏一把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