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六章認錯

第四百八十六章認錯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6 09:01  字數:4214

當著皇上的面,把兩隻玉簪插在了皇后的髮髻上,可謂是大膽至極。

皇后臉色鐵青,眸底像是蒙了一層寒冰。

捏緊拳頭,皇后正要找皇上告狀,結果皇上伸手打斷了她,「行了,你該慶幸你今兒遇到的是湛兒,要換做是蕭老國公,那兩隻玉簪沒準兒就插你喉嚨上了。」

皇上偏向蕭湛,皇后的臉青紅紫輪換了變。

鄭貴妃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補刀,「姐姐也真是的,要換玉簪的是你,人家朝傾公主不要了,你又不換了,哪有這樣蠻不講理的?」

皇后快要被鄭貴妃氣瘋了。

她之前說不換,是她挑撥,說她翊坤宮玉簪多,逼得她不得不換。

現在又說這話了,要不是皇上在這裡坐著,她真的要翻臉了。

她以為這樣就能壓她一籌了?

那她就太小看她了!

皇后深呼了兩口氣,端坐回去,心平氣和的把那兩隻玉簪取了下來,瞥了鄭貴妃道,「沒想到在妹妹心中,我就是這樣一個捨不得東西的人?」

皇后說著,給嬤嬤使了個眼色。

嬤嬤便笑道,「貴妃娘娘有所不知,那一百對玉簪,早前就預備上了,皇后娘娘聽說今兒京都有人撒銅錢,接濟那些窮苦百姓,心生憐憫,想著那些玉簪擺在那裡,也只是偶爾戴一戴,不如拿來救人積德行善,把蕭表少奶奶的玉簪還回去,是怕他們回去難和蕭老國公交代,再者,一對玉簪換的銅錢到底不如一百對玉簪……。」

安容站在那裡聽得一雙眼皮都快翻的抽筋了。

真是伶牙俐齒。死的都能叫她給說活了。

捨不得就捨不得,還繞什麼彎子?

這樣一來,捨不得東西反倒是她和蕭湛了。

那些玉簪是皇后拿來做善事的,她好意思要嗎,只怕戴著還怕折福呢。

嬤嬤說完,又輪著皇后了,她笑看著鄭貴妃。「原本我還想拉著妹妹一起的。似乎現在也不晚?」

鄭貴妃緊咬了下唇瓣,笑了,「不晚。一點都不晚。」

說完,鄭貴妃望著皇上道,「皇上,皇后的主意極好。她拉了我一起,肯定不會忘記宮裡其他姐妹的。人多力量大,宮裡后妃多,哪怕一人三五支玉簪,加起來也不少了。皇上,這樣的好主意,也就皇后想的出來。你可得好好嘉獎她皇后一番才是呢。」

安容聽得直想笑。

鄭貴妃也不是什麼善茬,皇后剛算計了她。她立馬又算計了回去。

皇后要宮裡后妃都捐贈,這是好事,也是犯眾怒的事。

不過,被皇后算計,安容可不樂意。

安容福身道歉,「是我們誤會了皇后一片苦心,不過玉簪既然換了,那便換了,拿來做好事,外祖父不會責怪我們的,這一百對玉簪,我捐贈了,皇后再另外捐贈一百對玉簪便是了。」

這回,連皇上臉都抽了。

換一百對玉簪,再捐贈一百對玉簪,那就是兩百對玉簪了……

只怕皇后都沒有兩百對玉簪。

皇后一肚子火氣,硬是憋得心口疼,臉上還得掛著笑。

她吩咐嬤嬤準備,然後道,「光靠宮裡捐贈遠不夠……。」

好了,皇后就說了這一句。

鄭貴妃就介面道,「是呢,還是姐姐思慮的周全,還有那些大臣夫人,有一個算一個。」

皇后雙眸冰涼,已經忍無可忍了,「鄭貴妃,本宮說話,還輪不到你插嘴吧?!」

鄭貴妃一臉無辜,搖著皇上的胳膊道,「皇上,臣妾只是誇皇后,沒做錯什麼事吧?」

你沒做錯事,你只是在給皇后多拉了幾個仇恨而已。

皇后冷冷一笑,「我哪有貴妃思慮的周全,要不是你提起來,我還沒往大臣夫人身上想,正好,明兒我請她們進宮賞花,順帶傳達一下貴妃的意思。」

鄭貴妃一點不怕她,「姐姐不必謙虛,功勞是你的就是你的,我不會搶的。」

說著,鄭貴妃就把話題岔開了,「捐贈的事,一會兒再商議不遲,倒是姐姐,之前還胸有成竹,自信能說服朝傾公主拿秘方救人,以物換物的辦法怕是行不通了,只剩下……。」

鄭貴妃笑了。

連以物換物都行不通,還妄想蕭國公府表少奶奶給朝傾公主賠禮道歉?

簡直異想天開。

從皇后惹怒皇上後,她就一直想辦法補救,本以為她只是打後宮的主意,沒想到她還打了瘟疫的主意。

這一回的瘟疫來勢洶洶,太醫院束手無策。

皇后就幫著想辦法,派人出宮尋找良方,好立功叫皇上刮目相看。

也不知道她從什麼地方得知朝傾公主有辦法,就把朝傾公主找了來。

朝傾公主很直接,道,「皇后見諒,我是有秘方,也有心想救治大周百姓,可今兒蕭國公府表少奶奶惹怒我了,她說我在大周胡鬧夠了,我不知道我胡鬧在哪裡,之前我來大周,身無分文,因為缺錢,賣了幾張秘方給濟民堂,結果她就查封了濟民堂,我真怕我救了那些百姓,她要將他們通通入獄,蕭國公府權傾朝野,我一個北烈公主招惹不起她,只能躲著了,皇后別為難我。」

不論皇后怎麼說好話,朝傾公主就是不改初衷。

皇后讓凌陽公主帶她去逛御花園,其實是說軟話,勸朝傾公主。

然後,把伺候朝傾公主的丫鬟找來,細緻詢問了一番。

丫鬟知道的不多,卻很關鍵,「朝傾公主找蕭表少奶奶要過她手腕上的玉鐲,奴婢打聽了一下,好像朝傾公主曾打碎北烈太子妃的玉鐲過,和蕭表少奶奶手腕上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