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五章玉簪

第四百八十五章玉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6 09:01  字數:4430

陽光燦爛,天朗氣清,有徐徐微風。

皇宮,綠意盎然,花繁葉茂。

走在路上,安容滿臉通紅,一手搭在胸口,東張西望。

不是看風景,而是看有沒有人瞧見她打嗝。

從馬車上起,到這會兒,她已經打了一兩百個嗝不止了,根本控制不住。

怕安容有事,蕭湛要帶她去看太醫,被安容攔下了。

她以後再也不在馬車上吃飯了。

領路公公走在前面,幾次回頭張望,見安容難受,他都有些於心不忍了。

一百九十八個嗝了啊,喝水吃菜都不管用,真是夠蕭表少奶奶受的。

公公在前面帶路,安容和蕭湛走在後面。

很快,安容就覺不對勁了。

這條路不是去御書房的啊,倒像是去皇后住的翊坤宮。

若說之前,安容猜測皇上召見她和蕭湛,與朝傾公主有些關係。

這會兒見到翊坤宮牌匾,安容就能篤定了。

看著在陽光下泛著閃耀光芒的翊坤宮,安容連打了兩個嗝。

「真是有夠討厭的,」安容捂著嘴,翻著白眼咕嚕道。

邁過門檻,繼續朝前走。

翊坤宮正殿前,有公公等候在那裡,見蕭湛和安容進去,趕緊進去稟告。

等安容走近死,公公已經出來給他們行禮請安了。

殿內,皇上坐在座上,皇后和鄭貴妃坐在兩側。

皇后端莊華貴,臉上掛著笑意,卻給人一種不怒自威感。

鄭貴妃嫵媚清秀,她抬手輕撫髻。手腕上的玉鐲撞擊,出清脆響聲。

安容走進去,一旁有十個丫鬟走過來,手裡端著托盤,步子輕的根本就聽不見。

安容目不斜視,上前請安。

規矩禮節什麼的極好,可是碰到打嗝。生生把皇上二字給打分開了。真是低頭找地洞啊。

皇上臉有些抽抽,正要開口呢,好吧。控制不住打嗝的安容又打了一個嗝。

聽得皇上額頭都黑了。

「她這是怎麼了?」皇上瞥了蕭湛一眼,問道。

蕭湛回道,「打嗝。」

皇上臉瞬間黑了,他還沒有糊塗到那種境地。連打嗝都不知道,他要問的是安容為什麼打嗝不停!

皇后憋笑。用帕子輕拭了下鼻尖,問道,「好好的怎麼打嗝不歇?」

這回,是公公回答的。「是奴才的錯,奴才去宣旨時,蕭表少爺和表少奶奶正在吃午飯。急著來見皇上,就在馬車上用的飯。馬車太顛簸,結果蕭表少奶奶就……。」

聽了公公的話,一殿的人都無語了。

不知道該讚賞安容和蕭湛太把皇上的聖旨放在心上,還是該說他們是餓死鬼投胎的。

一頓不吃也餓不死吧,就不能忍忍,至於鬧成這樣嗎?

皇上忍著腦袋上的黑線,吩咐徐公公道,「傳太醫來。」

安容忙搖頭,道,「不,不用,嗝……。」

臉紅脖子粗,這回安容是真想直接暈了好,她的形象啊啊啊!

徐公公也黑線了,「還是請個太醫來瞧瞧吧。」

這可是蕭老國公的寶貝孫媳婦,要是皇上傳召她打嗝出了毛病,保不住蕭老國公就把這火氣丟皇上腦門上了,得防著點才好。

鄭貴妃笑道,「給蕭表少奶奶端盞茶,看能不能壓住。」

皇后則小聲道,「之前朝傾公主住在宮裡時,臣妾宮裡也有丫鬟打嗝不停,比她這還要嚴重,結果朝傾公主嚇了她一下就好了。」

皇上瞥了皇后一眼,「你是說嚇嚇她?」

鄭貴妃當即搖頭道,「那可不行,她現在是懷了身孕的人,哪能受驚嚇?」

要是嚇出個好歹來,簡直不敢想像。

丫鬟端了茶來,安容接過,也不說話,直接跑出去了。

蕭湛看著她,怕安容有事,也跟了出去。

身後,皇后輕撫額頭,這還怎麼問話?

過來一會兒,安容和蕭湛就回來了。

這回,安容又瞥了那十個丫鬟一眼,她們手裡端著的托盤,裡面放著玉鐲和玉簪。

皇上見她多看了幾眼,指著那些東西道,「看看可喜歡。」

安容蒙了一秒,隨即猛搖頭,還沒說話呢。

皇后就蹙眉了,「都不中意?」

安容臉又紅了,方才想打地洞,這會兒又想挖雙眼了,好個毛線的奇。

東西又不是給她的,她中哪門子的意?

安容搖頭,還沒說話呢,鄭貴妃就笑了,「姐姐,她可是蕭國公府表少奶奶,蕭老國公寵愛她,便是那稀罕的夜明珠都賞給了她,哪稀罕這幾隻平平無奇的玉鐲玉簪?」

皇后臉有一瞬的青,很快又恢復了一貫端著明麗的笑,透著一抹冷意,「妹妹才接管鳳印沒幾天,內務府就開始敷衍本宮了,妹妹好本事。」

這回,換鄭貴妃變臉了。

皇上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

安容徹底懵了,她怎麼聽著不對味啊,「這玉鐲又不是給我的,我中不中意不重要吧?」

蕭湛就更直接了,問皇上道,「皇上找我們來是有什麼事嗎?」

皇上動了動龍袍,掀了掀眼皮,瞥了徐公公一眼。

徐公公就朝安容走了過去,指著安容的手腕道,「少奶奶挑幾對手鐲,皇上想要你這隻玉鐲。」

說完,又指了指安容頭上的玉簪,道,「還有這對玉簪。」

安容,「……。」

安容已經凌亂的不知道做什麼反應好了,只得巴巴的看著蕭湛,等他拿主意。

蕭湛也是一臉黑線,他望著皇上,問,「皇上想要安容的玉鐲?」

一句話。問的皇上心底很不舒坦。

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