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三章鎮定(求粉紅)

第四百八十三章鎮定(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5 05:05  字數:3874

安容覺得她要好好反省了,有時候輕聲軟語,態度謙和屁用沒有,就得來硬的,逼的人家跳腳才行。

芍藥扶著她下了馬車,和蕭湛一起進了行宮。

行宮裡鳥語花香,百花爭艷。

行宮,和皇宮一樣,既稱之為宮,就有宮的氣派。

重樓碧瓦,蕭牆粉壁,雲窗霧閣。

小橋流水,九曲迴廊,假山樓台,玲瓏精緻,叫人驚嘆。

朝前走了會兒,忽然有琴聲傳來。

清幽琴聲,如山泉出於岩石,潺潺順山勢而下,悠遠動人。

聞之,叫人心神安寧。

尋著琴聲朝前走,很快,便見到傳出琴聲的涼亭。

六角飛檐,涼亭掛著紗幔,隨風飄揚,現出一清麗身影。

遠處,一護衛走過來,道,「蕭表少爺,我家世子爺有請。」

上官昊請蕭湛?

安容嘴角微微揚起,這是怕蕭湛和她聯手欺負朝傾公主呢,他似乎想多了。

不過,她和朝傾公主說話,蕭湛在一旁確實多有不便。

安容朝蕭湛點點頭,便朝涼亭走去。

等到了涼亭,安容才知道她想錯了。

她還以為彈琴的是朝傾公主,結果是一個丫鬟。

朝傾公主愜意的很,靠在涼亭上,給湖裡的魚兒餵食呢。

見安容過來,她頭都未撇一下,繼續餵食。

湖裡,數百隻大小不一的錦鯉爭搶食物。

她未看安容。

安容也未行禮,就在一旁落了座。

安容這樣漫不經心,反倒叫朝傾公主挑了下眉頭,把手裡的食物全丟進了湖,用帕子擦了擦手,方才正了身。

瞥了安容一眼後,她笑了,「京都瘟疫四起,沒想到你還有閒情逸緻來找我。」

朝傾公主的眼睛明亮有神,眼角上挑,合則內斂,開則張揚,別有一番韻味兒。

只是她一眼掃過安容時,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她眉頭一動,又看了安容一眼。

清越的眸光落到安容的髮髻上。

朝傾公主心底冷笑了,原來她一直被她玩弄於鼓掌之中。

上回引誘她惦記她的玉鐲,這一回又是玉簪了。

一想到上一回那假玉鐲給她帶來的痛楚,朝傾公主眸底就像是啐了一層冰,冷的化不開。

安容知道朝傾公主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明知道她來是為了瘟疫,還故意說那話,她沒有那份閒情逸緻和她說笑,直接開門見山道,「我就是因為瘟疫才來找你的。」

朝傾公主端起茶盞,用茶盞蓋輕輕的撥弄著,看清澈的茶水裡,君山毛峰上下起伏,鼻尖是茶的清香,沁人心脾。

她也不裝糊塗了,呷了一口茶後,慢聲一笑,「你送了四次請帖來,我也拒絕了四次,難道我這決心還不夠?」

她不會幫大周救人的,除非她吃飽了撐得慌。

安容知道她不會輕易改口的,只道,「就算大周和北烈遲早打戰,可那些百姓是無辜的,你身為大夫,你……。」

安容話還未說完,朝傾公主伸手打斷她,「在北烈,我或許是一個大夫,在大周,我只是敵國公主。」

語氣堅決,不容置疑。

安容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你對大周當真沒有一點感情?」

朝傾公主笑了,她對大周能有什麼感情?

別說那什麼前世,她不記得。

就算她是顧家女兒,顧家待她好嗎,任由一個姨娘欺負她,在她頭上作威作福?

朝傾公主站起身來,望著天上的雲,笑道,「前世的我,沒有告訴過你瘟疫的秘方嗎?」

安容望著她,想如實以告,說醫書被毀,結果話到嘴邊,還是改了口,「告訴了,只是我沒有用心記,有幾味藥材和分量我想不起來了。」

朝傾公主扭頭看著安容,「你記性不是很好嗎,怎麼這一回反倒不好了?」

安容斂住眉頭,「因為瘟疫得過了,秘方大小藥鋪都有,並不稀罕。」

「原來你只對秘方感興趣,」朝傾公主嘴角划過一抹譏諷的笑。

涼亭里,寂靜的只剩下風聲。

琴聲歇了。

丫鬟問道,「公主,還聽曲子嗎?」

朝傾公主望著遠處的青山,道,「下去吧。」

丫鬟便退出了涼亭。

等丫鬟走後,安容坐下了,芍藥給她倒了茶,還拿袖子上別著的銀針試了試毒。

朝傾公主見了就來氣,「嫌有毒,可以不喝。」

芍藥哼了鼻子道,「這裡是行宮,又不是北烈。」

芍藥還是夠能忍的,要不是有求於她,她真想說:這茶又不是你家的,你管的還真寬,我家少奶奶就嫌棄了怎麼著,又沒說你下毒,你心虛什麼?!

一句話,把朝傾公主的怒火全挑了起來。

安容沒有喝茶,她再次把話敞開了說,「要什麼條件,你才肯給我救治瘟疫的秘方?」

朝傾公主要的就是這句話。

誰先提,誰先輸。

她等得起,大周等不起。

既然安容說了這話,朝傾公主也就不客氣了,她還真提了幾個要求。

第一,不得打濟民堂的主意。

不僅僅是蕭國公府,還包括大周其他人,總之,濟民堂要在大周生意興隆,誰跟濟民堂過不去,蕭國公府要幫忙。

第二,她要安容手裡的藥丸秘方。

第三,安容手腕上的手鐲。

第四,安容腦袋上的玉簪。

朝傾公主一口氣說完,才道,「四個條件,你選三個吧。」

安容笑了,笑容清脆悅耳,「你倒是不貪心,只要三個。」

朝傾公主壓根就沒把安容的譏諷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