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八十一章盜墓

第四百八十一章盜墓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4 09:45  字數:3942

天,有些悶熱。

路過敖府門前的人,都忍不住停下來張望。

前兩日,敖府才熱鬧喜慶要迎親。

結果親事沒娶成,紅綢才揭下來沒兩天,又掛了白綢了。

真是夠倒霉的。

遠處,有輛馬車過來,遠遠的就瞧見馬車上放著一棺材。

車夫在擦拭額頭上的汗珠。

前兩天才差點在敖府喪命,棺材送了來,又原樣拉了回去,誰想到又送來了?

他這眼皮子一直跳,心也慌的厲害,希望今兒也能平安無事才好。

車夫勒緊韁繩,翻身下了車轅。

敖府有小廝過來,幫著他把棺材抬下來,送進敖府。

敖府,正堂。

掛滿了白綢鍛,丫鬟們都跪在地上,一邊哭,一邊燒紙錢。

敖大將軍夫人正哭的撕心裂肺,幾欲崩潰。

敖大少爺還沒有裝進棺材,她撲在他身上哭著。

聽到有腳步聲走近,她撲了過去,抱著敖大將軍的腳道,「將軍,你要替興兒報仇啊……。」

敖大將軍雙目赤紅,額頭青筋暴起,他扶起敖大夫人,道,「興兒的仇,我一定會報。」

此時,小廝領著車夫把棺材抬進來。

敖大夫人一見那棺材,當時就瘋了,「給我丟出去!」

那棺材,正是那天棺材鋪送來,又帶回去的那一副。

就是見到這副棺材,她才一直心慌忐忑不安,總覺得要出大事,現在敖大少爺死了,她覺得是這棺材給敖府帶來了厄運。

敖大將軍冷了眼問,「棺材鋪只有這一副棺材了嗎?」

車夫嚇出來一身冷汗,想起來之前掌柜的叮囑,趕緊道,「不是,這一副和之前那副棺材很像,但不是同一個,那一副上午已經賣出去了……。」

敖大夫人哭道,「給我換!興兒不要這個!」

車夫縮著脖子道,「這棺槨是鋪子里最好的,百年不腐。」

頓了頓,車夫又道,「棺槨里刻著經文,能保佑敖大少爺來生還做夫人您的兒子……。」

敖大將軍扶著敖大夫人道,「就這個吧。」

敖大夫人臉色蒼白,哭的泣不成聲,卻也沒再說把棺材丟出去的話,而是一把推開敖大將軍,又撲倒敖大少爺身上痛哭去了。

外面,護衛進來,把孤山湖的事稟告敖大將軍。

說完,道,「蕭國公府欺人太甚,把敖府當傻子糊弄……。」

暗衛話音未落,敖大將軍便出手打斷他,道,「這樣拙劣的伎倆,蕭國公府還不屑去做。」

敖大將軍望著了無生氣的敖大少爺,眸光幽冷道,「找到沈祖琅,給我帶回來,要活口。」

暗衛領命出去。

敖大夫人痛哭道,「那蕭國公府呢,就這樣饒了他嗎,若不是靖北侯世子,興兒怎麼會死?!」

「饒了?」敖大將軍臉色一冷,「遲早給興兒陪葬!」

要不是那幅欲蓋彌彰的畫,敖大將軍還不信敖大少爺的死和沈祖琅有關,但是現在他信。

這叫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是信,不代表他就會饒了連軒。

敖大將軍進宮了,找皇上告狀,求皇上給敖大少爺一個公道。

可是這公道好給嗎?

都是手握兵權的大將軍,跺一跺腳,大周抖三分的人物。

偏一個證明不了清白,一個沒有確鑿的證據。

對連軒這個小禍害,皇上罰不是,不罰也不是。

可憐皇上夾在中間太為難,乾脆稱病抱恙,不見敖大將軍,讓他和蕭國公府自己斗去。

連軒就更窩火了。

被關在蕭國公府,不許他出去,才待了幾天,就渾身不舒坦了。

可是蕭國公府守衛嚴明,不許他進,他就進不來。

不許他出去,他就是長了幾十雙翅膀也白搭。

「大哥,外祖父不會是想關我一輩子吧?」連軒苦了張臉問蕭湛。

他懶散慣了,有曠盪不羈,被束縛著,實在難受。

蕭遷笑道,「你就是想一輩子住蕭國公府,祖父也不答應。」

連軒耷拉了眼神,蕭遷拍了拍他肩膀道,「外面正在鬧瘟疫,你出去也沒地方玩,還是老老實實待在國公府比較好。」

「有什麼好的?」連軒白了他一眼,「敖府抓沈祖琅,抓了幾天了,毛都沒抓到一根,敢嫁禍給我,我非扒他兩層皮不可!」

連軒怒氣很大。

他長這麼大,還從沒被人坑過,第一次被坑,就這麼的慘,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仇不報,他以後別在京都混了。

安容端著帶著丫鬟送糕點來,聽到連軒的話,心底一嘆。

幾天了。

死了的二太太、二老爺下葬了。

庄王妃也下葬了。

敖大少爺更入土為安。

可就是沒有沈祖琅的行蹤。

起先,敖府還只是派了暗衛找沈祖琅,到現在,已經出動官兵,挨家挨戶的搜查了。

可沈祖琅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敖府找不到,國公府也找不到。

或許,他只是易了容,可是容貌一改,便是走在大街上,也難發現啊。

沒準兒和他擦肩而過,人家還在心底笑話他們有眼無珠呢。

想想就夠窩火的了。

安容抬手,要推門進去。

那邊海棠過來,她手裡拿了張大紅請帖,道,「少奶奶,朝傾公主不見你。」

芍藥看了就生氣了,幾乎是跳腳道,「她來找少奶奶,少奶奶哪次沒見她,現在要見她了,她卻端著公主的架子了!」

就沒見過這麼討人厭的人!

門,吱嘎一聲打開。

露出一張丰神俊朗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