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八章姦細

第四百七十八章姦細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2 14:29  字數:3743

蕭國公府。

紫檀院,正屋。

老夫人端坐在紫檀木榻上。

下首坐著幾位太太和靖北侯夫人。

稟告靖北侯世子回來的丫鬟前腳剛離開,後腳靖北侯夫人的丫鬟就拿了個精緻的雞毛撣子來,就擺在小几上。

清風吹弄下,雞毛輕輕顫動。

沒一會兒,就聽到有腳步聲傳來,還有連軒的說話聲,爽朗愉悅,心情很是不錯的樣子。

靖北侯夫人臉黑如炭。

手抓在雞毛撣子上,握了又握。

最後忍不住,唰的一下起了身,朝前走去。

安容瞧著,望望她,又望著幾位太太,愣是沒人攔著。

算了,她也坐著看熱鬧好了,反正靖北侯世子皮厚,打不怕。

連軒和蕭遷邁步進來,就瞧見屏風上印著個兇殘的身影,還有那叫囂著的雞毛撣子。

連軒一臉黑線。

他已經長大了好不好,當著一群長輩丫鬟的面抽他,叫他臉往哪裡放啊?

連軒輕嘆一聲,拍了拍蕭遷的胳膊道,「你進去告訴我娘一聲,就說我知道錯了,去外祖父那裡認錯……我走了。」

蕭遷輕揉了下太陽穴,賣連軒的好道,「軒弟,你可真奇怪,做錯事時,死都不認錯,沒錯,倒還巴巴的去,莫不是討賞吧?」

連軒眼睛一亮,給蕭遷豎了個大拇指。

屋內,一群人蒙了。

靖北侯夫人眉頭一擰,把雞毛撣子丟給丫鬟,轉身坐下,道,「給我滾進來!」

然後……

就見到一個球滾了進來。

可憐安容正在喝茶啊,一口茶嗆喉嚨里,沒差點嗝屁了。

當然了,除了安容之外,還有蕭三太太和蕭四太太,不比她好不到哪裡去。

一屋子人,都笑出了聲。

靖北侯夫人一臉黑線,抄起丫鬟的雞毛撣子就抽了過去,打的連軒嗷嗷叫疼。

「娘啊,你還講不講理了,不聽話要挨打,聽話還要挨打,你這樣還叫我怎麼好好的做兒子?」連軒一臉哀怨的問。

安容覺得,他是皮癢了找打。

靖北侯夫人要是被他糊弄了,真白瞎做了他這麼多年的娘了,當即棍子打的更凶了,「跟我玩心眼兒,別忘了,你可是我生的!」

連軒逃竄,無奈的叫著,「娘,你不是說我是爹撿來的嗎?」

這樣前後不一真的好么?

靖北侯夫人氣笑了,「就不許我嫌棄你難看,丟了,你爹捨不得,又撿回來了?」

內傷。

心拔涼拔涼的。

看著連軒苦兮兮的臉色,蕭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沒事,咱們都是撿來的。」

一旁玩著的蕭雪兒也舉手,眉目彎彎,高興道,「我也是撿來的!」

老夫人望著她,笑問,「你怎麼知道自己是撿來的?」

蕭雪兒鼓著小腮幫子道,「我前些時候問爹爹,我是怎麼來的,爹爹說我是他打戰回來,順手在路邊撿的……。」

說著,蕭雪兒指著蕭遷道,「哥哥跟我一樣,是爹爹撿的,大姐姐是娘撿來的。」

說完,蕭雪兒又道,「我還問過祖父,他說爹爹也是撿來的,以後我也要多撿幾個小孩。」

安容聽得腮幫子生疼,憋笑憋的慌。

真是一家子都是撿來的了。

被蕭雪兒這麼一逗樂,靖北侯夫人的怒氣全消了,抱起她道,「等哪一天,你母親把你丟了,姑母把你撿回去做女兒好不好?」

「好,」蕭雪兒坦蕩的很,還抱著靖北侯夫人道,「我覺得寶妹要被扔掉了,姑母要不要撿她做女兒?」

寶妹,是蕭國公府才出生的女兒,是四房的。

靖北侯夫人一笑,「寶妹為什麼會被扔掉?」

蕭雪兒努了鼻子道,「她不聽話啊,讓她別哭,她一直哭,不聽話的孩子,要被扔掉,這是爹爹說的。」

蕭四太太看著蕭雪兒,問她,「你怎麼不撿寶妹?」

蕭雪兒搖搖頭,道,「她一直哭,我也嫌棄。」

靖北侯夫人笑道,「那我也嫌棄怎麼辦,寶妹要被別人撿走了,以後就見不到了。」

蕭雪兒就不舍了,望望蕭二太太,蕭二太太搖頭,她不撿。

蕭三太太更是搖頭。

蕭雪兒沒輒了,「那我撿好了。」

「那寶妹不聽話,你怎麼辦?」靖北侯夫人接著問。

蕭雪兒把雞毛撣子拿手裡,「那我也打她,讓她聽話。」

此話一出,一屋子人都嚇著了。

尤其是蕭大太太,蕭雪兒年紀還小,做事不懂分寸啊,要是哪天陪寶妹玩,真被她哭煩了,打她怎麼辦?

靖北侯夫人忙拿下蕭雪兒手裡的雞毛撣子,丟給丫鬟,然後抱著她道,「寶妹和你軒哥哥不同,你軒哥哥皮厚,打不怕,寶妹一打就打壞了。」

皮厚……

這能成為他時不時就挨打挨罵的理由嗎,他也有一顆脆弱的琉璃小心肝好么,碎好幾瓣了。

靖北侯夫人抱著蕭雪兒,瞪了連軒道,「還不趕緊去把衣裳換下來,別丟了,回頭補補,繼續穿!」

安容再次睜圓雙眼。

連軒一臉黑線,「娘,你不用對兒子這麼狠吧?」

靖北侯夫人冷了張臉,蕭遷就把連軒拉走了。

蕭大太太笑問道,「那衣裳誰做的?」

靖北侯夫人嘆氣道,「衣裳是我做的,晗月郡主添了幾針,軒兒就嫌棄不穿了,硬逼著他穿了,結果穿出去打架,還在地上亂滾,存了心的弄壞衣裳,豈能叫他如願了?」

母子賭氣了。

晗月郡主早年喪母,顏王爺膝下就這麼一個女兒,視之如珍如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