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七章游湖

第四百七十七章游湖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2 14:29  字數:4215

蕭遷都發誓了,蕭大太太還能不信嗎?

吩咐小廝道,「去請太醫來。」

蕭遷忙道,「娘,我就一些皮外傷,不礙事,已經上過葯了。」

蕭大太太瞪了蕭遷道,「就算傷是丫鬟打的,與軒兒無關,可你連還手之力都沒,又是怎麼回事?」

這回,蕭遷無話可說了。

這時候,丫鬟進來稟告,靖北侯夫人來了。

蕭大太太轉身便走,來了正好!

這一回,遷兒是命大,遇到的是個丫鬟,要是遇到蕭國公府的仇家,能這麼幸運?!

都快娶親的年紀了,一點分寸也沒有!

蕭大太太還沒走出門,靖北侯夫人就進來了,她得知蕭遷被打,過來瞧瞧。

見蕭大太太臉色不大好,靖北侯夫人眉頭輕擰,「大嫂,出什麼事了?」

蕭大太太忍著心底怒氣,道,「你自己看吧。」

她把身子讓開,讓靖北侯夫人進屋。

靖北侯夫人就知道蕭遷的傷後連軒有關了,當即就氣不打一處來,「那混賬東西,真是越來越混賬了!」

蕭三太太勾唇一笑。

靖北侯夫人罵兒子那是習慣,可從來不捨得打,這罵習慣了,哪還管用,要打才行。

看著蕭遷受傷的臉,靖北侯夫人以為是連軒打的,道,「你怎麼就讓他打成這樣了?」

打不過,也知道跑吧?

蕭遷輕碰太陽穴,「軒弟只給我下了些藥粉,我蹲了半個時辰茅廁,沒打我。」

靖北侯夫人通情達理的很,「他別的本事沒有,就偶爾有點自知之明,打不過,就耍手段,連累你挨打,以後不要手下留情,他怎麼對你,你就怎麼對他。」

靖北侯夫人能說這話,蕭大太太再大的怒氣也消了一半了,轉而問靖北侯夫人,「你今兒來是?」

靖北侯夫人無奈一嘆,「我來是找遷兒有點事呢,誰想……。」

靖北侯夫人沒有說完,又轉頭看著安容,問她,「湛兒在哪?」

安容搖搖頭,她不知道啊,她出臨墨軒好一會兒了,誰知道他是在書房看書,還是被蕭老國公叫去了外書房,亦或者出府辦事了?

老夫人眉頭挑了下,問靖北侯夫人,「你找他們兩兄弟,莫不是軒兒出什麼事了吧?」

提起連軒,靖北侯夫人就一肚子火氣,「可不就是他了,簡直越來越混賬了,他居然花了重金去留香閣,請了留香閣的花魁無瑕姑娘游湖賞花。」

此言一出,一屋子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軒兒真是越來越大膽了,他不知道他娘最討厭的就是流連花叢的男子嗎,哪怕他是親兒子,也不例外。

而且,昨兒壽宴上,皇上才賜婚他和晗月郡主,他今兒就約了青樓花魁游湖賞花,未免也太不將晗月郡主放在眼裡了吧?

蕭大太太坐下來,問靖北侯夫人道,「軒兒是想退親?」

「他有聽話的時候,那我是前世燒了高香了,」靖北侯夫人一臉不慍之色。

她怎麼就生了那麼個混賬小子。

蕭三太太同情道,「要是軒兒真不願意娶,只怕強求也沒有用。」

這話算是戳到靖北侯夫人的痛處了,無奈道,「我這也不是沒辦法嗎,想著他比較聽湛兒的話,想讓湛兒幫我多勸勸他呢。」

這倒也是。

要說還有誰的話,連軒比較聽,那只有蕭湛了,蕭老國公都要排後面點,沒人知道為什麼。

不過讓他不甘不願的娶晗月郡主,只怕蕭湛勸,也不行。

「退婚先不管,他去留香閣和那群朋友喝點酒我也睜隻眼閉隻眼了,約花魁,我決不允許!」靖北侯夫人氣呼呼道。

連軒做了什麼事,她也算是了如指掌了。

京都那群庸脂俗粉,連軒還看不上眼。

可這一回,留香閣的花魁無瑕姑娘非同一般,據說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氣性極高。

連祈王想請她喝一杯,她都沒給面子。

連軒又是個不服輸的性子,指不定就以征服人家花魁姑娘為樂了,她怕的是,他真的淪陷其中。

她喜歡極了晗月郡主,已經打定主意要她做她兒媳婦了。

她今兒來,就是想叫蕭遷去把連軒給逮回來,誰想到蕭遷自己都被打了?

蕭遷從小榻上起身,道,「要不我去找軒弟吧?」

老夫人看著他,見他氣色又好了不少,道,「小心點兒。」

蕭遷點點頭,轉身離開。

結果走了沒兩步,外面飛奔進來一個小廝,道,「不好了,靖北侯世子和敖大少爺打起來了!」

一屋子人,頭疼不已。

這廂花魁的事還沒解決,他怎麼又打架了?

他能不能讓大家消停兩日啊?

沒人問小廝話,倒是安容心中一動,問小廝道,「靖北侯世子不會是和敖大少爺搶花魁吧?」

她沒忘記,昨天連軒和周少易合謀要算計敖大少爺的事。

小廝點頭如搗蒜,「就是搶無瑕姑娘才打起來的。」

靖北侯夫人臉黑如鍋,怒不可抑。

安容擺擺手,讓小廝退出去,才看著靖北侯夫人道,「我想,連軒應該是為了和敖大少爺打架,才約的留香閣無瑕姑娘。」

靖北侯夫人狐疑的看著安容,她是怎麼知道的。

安容只好道,「我無意中聽到他說想打敖大少爺,還和周府大少爺商量對策……。」

蕭三太太失笑道,「昨兒比試台上不是已經打過了嗎,還打啊?」

靖北侯夫人擺擺手,「不管他因為什麼原因約的花魁,還是和敖大少爺打架,我今兒都不想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