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六章被打(求粉紅)

第四百七十六章被打(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21 18:13  字數:3818

庄王妃死了。

是被人凌辱致死的,據趙成說,庄王妃渾身要麼紫紅,要麼淤青,沒有一處完好,至少有六七個男子曾在死前羞辱過她。

二老爺就死的更慘了。

他是被人處以千刀萬剮之刑,當然了,萬刮是誇張了一點,可是二老爺被懸掛在橫樑上,赤身果體,上面全是大大小小的傷口,面目全非,怎麼也有四五百刀了,要不是那斷了的左手,都不

一定認得出那是二老爺。

而且,最重要的是……二老爺的屍體上,沒有了……那啥,和公公一樣了。

名副其實的武公公了。

芍藥嘔心過了,才告訴安容的。

她一邊說,安容就一邊腦補,然後……胃裡便翻江倒海,一發不可收拾。

安容吐著,蕭湛一邊幫她拍後背。

海棠端了溫茶水來,蕭湛接過-優-優-小-說-更-新-最-快-uuxs.cc-,送到安容嘴邊。

安容喝了一口,漱了漱口,吐了之後,才重新喝。

安容吐的頭有些暈暈的,望著蕭湛,問道,「是庄王爺殺的他們嗎?」

庄王妃的死,顯然是惱怒報復所致。

庄王妃和二老爺勾搭成奸,對旁人來說,只是覺得齷蹉齟齬,唾棄她,卻不會殺她,更不會用這種極端的方式殺她。

安容喝了一口茶,便不再喝了。

她現在喝茶都想吐。

蕭湛把茶盞擱下,才道,「兩人都死於庄王爺之手,不過二老爺府上,敖大將軍的人也去過。」

庄王妃是敖大將軍嫡妹。不管兩人是不是你情我願,事情敗露了,敖大將軍肯定會找二老爺泄憤出氣,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殺了二老爺,就死無對證了,完全可以說春宮圖的事是被人污衊的。

只是,敖大將軍的人去了沈府。沈安芙不願意嫁給敖二少爺。只怕也逃不掉了吧?

可叫安容沒想到的是,沈安芙居然安然無恙的逃過一劫,真是命大。

外面。喻媽媽端著托盤,打了帘子進來。

她不知道安容為什麼事作嘔,只當她是孕吐,特地準備了酸果來。讓安容吃。

安容正吐的嘴裡乏味,含了一粒酸味。還真有精神了些。

吃了兩粒酸果後,安容才掀開錦被起床。

安容的早飯,也與以往的不同,偏酸。開胃用的。

為了能讓安容多吃兩口飯,芍藥是卯足了勁說笑,逗樂她。

安容心情一好。胃口就開了,吃了一碗小米粥。一個肉包,一個煎蛋,還有兩個餃子。

比平日里吃的都多。

吃過早飯後,安容就去紫檀院給老夫人請安。

紫檀院里,幾位太太議論的正是庄王妃和二老爺的死,昨兒那本書,她們雖然沒瞧見,可是過了一夜,也都聽說了。

安容去的時候,蕭四太太正好說到二老爺和大夫人的事,她一臉八卦的神情,「你們說,當初武安侯府大夫人被人在密道里殺害,卻沒有尋仇,還休妻,是不是真的如春宮圖上那般……。」

蕭三太太耳朵尖,聽到有腳步聲傳來,還挺像安容的,趕緊清了清嗓子,硬生生的把話題給岔開了。

若不是真的,怎麼能把圖畫的那麼繪聲繪色?

只怕武安侯府早知道了這事,才會休了大夫人,指不定大夫人所出的九姑娘和七少爺,還是孽種。

一個削髮為尼,常伴青燈古佛。

一個被下人怠慢,早早夭折。

都說虎毒不食子,要是親生子,誰捨得啊?

不過這武安侯府也怪可憐的,娶個填房,居然和庶弟勾搭在了一起,給自己戴綠帽子。

安容裝沒聽見,邁步進去後,蕭四太太面色怪異,恨不得把舌頭咬了才好。

她望了蕭三太太一眼,眸底有道謝之意,幸虧蕭三太太打斷她,她可不想與安容結仇。

安容上前,挨個的請了安,老夫人便關懷的問道,「聽丫鬟說你一早孕吐,可好些了?」

安容連連點頭,道,「好多了。」

老夫人讓安容坐下,笑道,「懷身子的人,總是要吃些苦頭的。」

蕭大太太笑道,「這樣的苦頭,甜著呢,想著幾個月後,就能見到一個胖嘟嘟的小可愛,再大的苦也跟蜜一樣甜。」

安容臉頰微微紅,她也這樣期盼。

蕭二太太看了眼蕭大太太,笑道,「大嫂,你這樣喜歡小孩,該早早的給遷兒娶個媳婦才是。」

蕭大太太心情極好,「我也盼著呢。」

說完,蕭大太太眉頭一皺,道,「昨兒在皇宮,遷兒騎馬跑了後,一夜未歸,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聽蕭大太太讓丫鬟去看看蕭遷回來了沒,安容微微挑眉。

不是吧,不會真暈倒在茅廁了吧?

正想著呢,丫鬟便饒過屏風進來道,「大太太,少爺回來了,只是……。」

丫鬟欲言又止。

蕭大太太眉頭一擰,「只是什麼?」

「……只是被人抬回來的,」丫鬟弱著聲音道。

蕭大太太驚站了起來,蕭三太太就納悶了,「怎麼會被抬回來呢?」

老實說,安容也納悶了。

不應該啊。

就算拉半個時辰的肚子,走不動路,可歇了一夜,怎麼也有力氣走回來。

丫鬟縮著腦袋道,「大少爺好像被人給打了。」

一句話,一屋子人的驚呆了,以為聽錯了。

蕭遷被打?

這怎麼可能呢,他素來聽話,武功又高,除非碰上蕭湛之流還差不多。

京都,誰不知道他是蕭國公府大少爺,是蕭國公府的繼承人,巴結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