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一章偷襲(為small

第四百七十一章偷襲(為small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9 01:12  字數:3861

皇后這一聲呵斥,聲音很大。

又是坐在皇上身側,她一張口,把皇上嚇了一跳。

皇上很不高興,這孤本他很喜歡,皇后卻把另外一本給扔了!

她今天已經一而再,再而三惹怒他了,要不是她是一國之母,他真要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訓斥她了。

「皇后,這書乃先賢之物,你怎麼能丟棄於地?」皇上眼神帶了冷意。

皇后一臉赤紅,皇上瘋了不成,一本**,怎麼當的起是先賢之物?!

皇后發怒,庄王妃更是生氣。

這書,她尋了許久,花了兩千多兩銀子才得到,又不是送給她的,皇上還沒說什麼呢,她倒是先有意見了!

皇后隨手一丟,就把書丟庄王妃跟前了。

她俯身,把書撿了起來。

就在她撿起來時,一旁有大臣瞧見了,當即老臉通紅,「有辱斯文!」

庄王妃冷冷的瞥了那大臣一眼,對著書一眼,眼珠瞬間睜大。

她的臉不是羞紅,而是蒼白。

蒼白著帶著一抹恐懼,渾身顫抖不止。

她不是恐懼把**當作壽禮獻給皇上,只要是人都知道,這是栽贓,是嫁禍,是有人要至她於死地。

可她就是膽怯了,不為別的,只因為那**上的女子是她!

她右肩上有一朵牡丹,畫中人也有!

畫上男子,她也一眼就認了出來。

男子沒有左手。

是二老爺啊!

畫的栩栩如生,她臉上銷魂的表情都瞧的清清楚楚。

還有屋子,是她的卧室、書房、浴室……甚至是涼亭、竹林、屋頂……

庄王妃發狂了。

她只要一想到這畫叫別人瞧見,她名聲盡毀,人人唾棄,就理智全無。

在徐公公下來接書時,庄王妃的手像是不受控制似地,直接把書撕了。

這書,不管有什麼問題,在皇上要過目時,她卻把它撕了。

這是蔑視皇上。

皇上臉色一陰,徐公公便吩咐道,「快攔下庄郡王妃!」

很快,就有公公來拉著庄王妃了。

徐公公把被庄王妃撕掉的書從她手上,地上撿起來。

徐公公瞥見書上的畫時,老臉也紅了,「這,這……。」

見徐公公磨磨蹭蹭,皇上催道,「拿上來給朕瞧瞧,到底是什麼書?!」

徐公公不敢耽擱,趕緊把書遞到皇上跟前。

皇上看了兩眼,那火氣就蹭的從心口到頭頂了。

皇后忙勸皇上別動怒,「皇上息怒,今兒是你過壽,有什麼事,咱們明兒再說。」

說著,皇后低聲道了一句,「皇上,北烈公主還在呢。」

絕不能叫北烈瞧了熱鬧去。

皇上努力深呼氣,把書甩徐公公懷裡了,寒冰似劍的眼掃過庄王妃。

庄王妃知道,她完了。

好在有人瞧懂了皇后的眼色,趕緊上來送賀禮。

不過,這一回,大家都小心翼翼了。

今兒的皇宮有些邪門。

定親王府的壽禮被人偷梁換柱,栽贓嫁禍了,庄王妃的只怕也是。

一個比一個倒霉啊。

難保下一個不是他們。

不過還好,直到大臣把壽禮獻完,都沒再出什麼意外。

當然了,這還只是開始。

參加宴會,比才斗藝已經成了慣例了,還沒有那個宴會沒有。

今兒也不例外。

只不過,這一回,凌陽公主站出來時,敖大少爺也站了出來。

兩人步調一致,以至於大家浮想翩翩了。

尤其是之前在皇后宮,知道敖府打凌陽郡主主意的貴夫人都和自家老爺低語。

然後,大家都一致覺得,敖大少爺和凌陽公主有戲。

再說,凌陽公主見到敖大少爺,那是一肚子憋屈火氣,恨不得上去撓他兩爪子才好,敢打她主意,真恨不得抽他百十鞭子,還那種帶著針的針鞭。

敖大少爺是故意的,娶公主多好啊。

凌陽公主是要獻舞,可是敖大少爺站在一旁,她能忍著不轉身就不錯了。

她忍。

皇后也是一肚子火氣,卻不得不笑看著敖大少爺,對皇上道,「以往都是大家閨秀比試的多,今兒不妨換換,瞧瞧敖小將軍的劍舞如何?」

皇上瞅著敖大少爺的臉,眉頭一皺,「怎麼傷成這樣,誰打的?」

敖大少爺舌頭打結了,皇上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糊弄了也就糊弄了,到皇上這裡,可就要擔個欺君的罪名,他怕啊。

不過,他更怕丟臉。

「我爹打的……。」

聽到敖大少爺這麼說,正在喝茶的連軒,一口茶噴老遠,咳嗽不止。

他還真不怕死,敢騙皇上。

敖大少爺心底冒火呢,頂著一臉淤青來給皇上祝壽,他算是第一個了。

敖大少爺眼珠子一轉,嘴角划過一抹算計的笑。

他給皇上行禮道,「皇上,臣回京,聽說了靖北侯世子許多英偉的事迹,他武功不凡,京都鮮少有敵手,舞劍過於單調,臣想同他切磋一二,比武助興。」

連軒罵了一聲無恥。

明知道他不是他對手,還給他戴高帽子。

最叫人不高興的事,他居然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敖大將軍則道,「今兒是皇上壽宴,點到即止。」

敖大將軍是贊同的。

他看了眼靖北侯。

靖北侯瞥了靖北侯夫人一眼,聽她的。

一群大臣無語了,靖北侯啊,你好歹也是個男人,至於這麼懼內嗎,你在家怕怕也就算了,你還當著眾人的面怕她,簡直丟盡男人的顏面了。

靖北侯夫人白了靖北侯一眼,別壞人都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