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七十章混賬(求粉紅)

第四百七十章混賬(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9 01:12  字數:4429

小郡主問的話,也正是大家所好奇的,定親王妃怎麼就知道獨幽琴里有毒針?

毒針藏在琴身里,除非長了雙透視眼,否則怎麼能現呢?

皇上更是一眨不眨的看著定親王妃,可得到的結果,卻叫他一口老血卡在喉嚨里,沒直接嗆死過去。看書神器

只見定親王妃帶著小郡主,轉了身,用一種輕飄如柳絮的聲音道,「母妃不知道裡面有毒針,知道就不要了。」

一群文武大臣抹著額頭上的汗珠,看著皇上那憋屈的臉色,心道:這定親王妃的性子夠冷,嘴也夠笨的,本來救了皇上是好事,她這一說,皇上沒被別人害死,反倒被她給活活氣死了,她這明擺著是不樂意救皇上啊。

安容也是一臉黑線,定親王妃好像格外的不領皇上的情似地?

徐公公趕緊叫丫鬟把地上的東西收拾乾淨,然後請皇上上座。

皇上甩了龍袍道,「給朕徹查此事,包括被替換掉的千紙鶴,都給朕一併找到!」

徐公公趕忙應是。

待皇上坐回龍椅後,便是祈王送壽禮了。

他額頭上有汗珠,他想不明白,會是誰要殺皇上,殺了皇上,對誰有好處呢?

獨幽琴是皇后偷梁換柱的,皇上要真被刺殺了,肯定會查到她頭上去,到時候三皇子就沒有了登基的可能。

皇上有一堆的兒子,就算全死絕了,也還有一堆兄弟排在他跟前,無論如何也輪不到他繼承皇位。

莫非是鄭貴妃?

祈王覺得鄭貴妃的嫌疑很大,可是細細一想。又排除了。

鄭貴妃是依著鄭太后存活的,皇上可是鄭太后嫡嫡親的兒子,孫子再親,也沒兒子親啊。

鄭貴妃要是敢殺皇上,鄭太后第一個饒不了她。

她的嫌疑也排除了,那還能有誰有這個本事和嫌疑?

其實,祈王也後怕不已。

這琴可是在他卧室擺了一夜。

幸好他沒有碰。否則死的沒準兒就是他了。

他是知道皇后有心嫁禍。好讓皇上惱了他,讓他離京去封地,所以才給皇后來個下馬威。捏著皇后的把柄,可以在京都多逗留些時日,卻沒想到有人想借他的手刺殺皇上!

難道他身邊有姦細?

祈王面色陰冷。

祈王恭謹賀壽,把壽禮送上。徐公公正下來取呢,那邊有公鴨嗓在高呼。「北烈朝傾公主、墨王世子到!」

安容是知道朝傾公主的病恢復的很快,只輕輕勾唇。

可是滿朝文武都不知道,都詫異的睜圓了眼睛。

眾人朝大殿門口望去,只見兩道身影並肩從陽光中走來。

男子身姿挺拔。一身烏色錦袍,綉著金絲暗紋,在陽光下。泛著點點光芒。

朝傾公主站在他身側,她個頭高挑。一身茜色裙裳,罩著淡色披帛,裙擺上綉著祥雲白鶴,隨著走動,栩栩如生。

兩人上前,給皇上行禮賀壽。

皇上仔細瞧了瞧朝傾公主的臉色,白裡透紅,若不是親眼見她痛的直打滾,簡直不敢相信。

想到邊關被殺的百姓,皇上的眉頭皺了一皺,對她和上官昊實在是不想有什麼好臉色,可是在大周,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家北烈給算計了,不能說北烈心機狠,只能說大周太掉以輕心了。

「朝傾公主的病好了?」最終,皇上還是笑問道。

朝傾公主輕福了福身,道,「勞皇上記掛,我的病已經全好了。」

皇后便問道,「公主是因為什麼病了?」

「中毒,」朝傾公主沒有隱瞞,直接了當道。

皇后眸底帶了些笑,不用說,這毒也是蕭國公府下的,不過她還是裝傻問了,「蕭國公府奉皇上的吩咐保護公主,怎麼還讓公主中毒了?」

聽到皇后帶了責怪的話,安容也笑了。

皇后應該還不知道邊關的事,她偷盜獨幽琴在前,還幫著北烈公主質問蕭國公府,這會兒,皇上估計對她厭惡至極了吧?

朝傾公主轉身朝安容走過來,福身賠禮,道,「還謝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不殺之恩。」

一句話,來的莫名其妙,叫人摸不著頭腦。

可是安容知道,朝傾公主真的生氣了,她越是賠禮道歉,越是厭惡她。

安容連身都未起,精緻的臉上帶了笑,「公主知道我手下留情了就好,道謝就不必了。」

要說,安容要是存心氣人,也是能把人活活氣死的。

這不,隨口一句話,讓一群大臣,包括蕭湛在內,都嘴角抽了。

朝傾公主因為中毒痛的死去活來,藥石無醫,還是手下留情?

她要是不手下留情,那會是什麼樣的?

至於朝傾公主本人,那就不用說有多生氣了。

牙關緊咬,眸底噴火,臉上卻是笑。

她的目的是讓大家譴責安容,畢竟對她一個公主下毒,其心歹毒,有挑起戰事之嫌疑。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她是晾准了安容不敢泄露手鐲。

可誰想,安容坦然的很,直接把玉鐲給繞過去了。

皇上看了看朝傾公主,又瞥了眼安容,最後眸光落到蕭老國公身上,問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是安容下的毒呢?」

蕭老國公未起身,只回道,「皇上,既然朝傾公主已經知道錯了,安容也原諒了她,就沒必要鬧得人盡皆知,好歹也給人家公主留點薄面。」

聽到蕭老國公的話,皇上瞬間後悔了,他為什麼要問他?!

被下毒的是朝傾公主,錯的還是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越是含糊不清,越是叫人好奇。

一群人,心底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