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八章心寒

第四百六十八章心寒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7 23:10  字數:3610

鄭貴妃這才回過神來,望著皇后,一臉責怪道,「姐姐,你該好好管管你宮裡的宮女太監了,方才我來的路上,聽到宮女說昨兒夜裡,京都最大的棺材鋪給敖府送了一抬棺材去,還是上等的金絲楠木棺材,宮女說,說……。」

鄭貴妃眉頭微垂,沒有把話說白。

但是方才她那詫異的眼神,誰都猜出來,宮女傳的流言蜚語,是敖大夫人過世了。

敖大夫人臉色僵硬。

任是誰被誤以為死了,都高興不起來,更何況昨夜的棺材是送給她疼愛的小兒子的,比她死了更叫她憤岔。

見敖大夫人面露不悅,皇后的眉頭擰緊了,看著鄭貴妃的眼神像是啐了寒毒一般。

有些話,明知道說出來惹人不高興,她還說!

鄭貴妃像沒事人一般,福身請安,落座。

她就是要給她們添堵,把她當死人呢,皇后要是真得到敖大將軍的兵權了,那對她來說,那是沉重的打擊,還不如她先找找樂子?

也不知道是誰那麼大膽,居然敢給敖府送棺材去,膽子不小,她喜歡。

想著,鄭貴妃又笑了,「昨兒敖二少爺娶親,我還以為大少爺已經成親了呢,原來還沒有,不知道此番敖大將軍回京,會在京都待多久?」

敖大夫人努力擠出一抹笑來,道,「如今的邊關,局勢瞬息萬變,將軍回來給皇上祝完壽,就要趕回邊關,不會耽誤多久。」

鄭貴妃點頭笑道,「還是敖大將軍有孝心,遠在邊關,還趕回來替皇上祝壽,不過本宮還記得敖大將軍說的話『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說到最後,鄭貴妃的語氣和眼神都變了。

一個敢把皇上的話當作耳旁風的將軍,居然在邊關極有可能發生戰亂的時候,回來給皇上祝壽。

皇上會稀罕他那幾句祝詞才怪了。

只不過,去年皇上過壽,敖大將軍沒能趕回來,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說明年一定回來給皇上祝壽,不然皇上真保不準會責怪他。

敖大夫人笑了,她雖然在養病,可並不代表她什麼都不知道,她避不見客,也是怕和朝中大臣夫人往來密切,惹得敖大將軍被皇上猜忌她。

她什麼都明白。

「貴妃說的是,只是我家將軍素來說話算話,言出必行,邊關局勢瞬息萬變,可軍中還有不少的將軍坐鎮,他們也能獨擋一面,我更知道一句話,叫『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邊關之事,貴妃大可放心。」

敖大夫人說著,皇后笑道,「耳濡目染,本宮瞧將軍夫人也能勝任半個將軍了。」

敖大夫人臉一紅。

庄王妃就開始轉移話題了,「說到女將軍,咱們這兒不就有個現成的嗎?」

庄王妃一張口,大家的視線就都看著她了。

庄王妃瞥了裴語一眼,道,「青雲寨寨主,早些年,還有官兵瞧不慣青雲寨特立獨行,派兵圍剿過,最後慘敗而歸。」

明著誇裴氏有謀略,其實說她是賊匪。

裴氏勾唇一笑,將手裡的茶盞擱下,道,「庄王妃有話就直說,別和我繞彎彎,我人笨,聽不懂,其實我被人認為是土匪也不是一天兩天的,有時候,我覺得做個土匪也挺好,至少講不通道理的時候,還可以拼下拳頭。」

裴氏一邊說著,一邊欣賞她的拳頭。

裴相夫人笑道,「那你就給大家展示一下你的拳頭,以後大家說話做事也好有點兒分寸。」

裴氏看了裴相夫人一眼,然後看了眼皇后,皇后笑道,「本宮也想見識一下……。」

皇后的話音未落,只見裴氏手起拳落。

身側精緻的小几瞬間七零八落。

那一拳來的太突然,一群嬌生慣養,養尊處優的貴夫人何時見過這樣的架勢,臉都嚇白了。

裴氏收回手,笑道,「大家別怕,我脾氣不好打人時,不會這麼狠,最多斷幾根肋骨而已。」

最多……斷幾根肋骨……而已……

一群貴夫人咽了咽口水,下意識的坐的離裴氏遠遠的。

非我族類,遠之。

尤其是庄王妃,臉更是有些蒼白。

她還想指責裴氏不該打碎皇后宮裡的東西,可是看著裴氏的手,她到嘴邊的話,終是咽了下去。

庄王妃的不得不隱忍,羨慕的安容雙眼冒光。

皇后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嘴角輕動,誇讚道,「武安侯夫人武藝不凡,乃女中豪傑。」

裴氏謙虛道,「皇后謬讚了,臣婦愧不敢當。」

鄭貴妃坐在那裡,好整以暇的喝著茶。

她瞥了眼裴氏,又看裴相夫人,眸底有什麼流動。

裴相夫人在幫裴氏,當日,武安侯迎娶裴氏的時候,裴氏少族長還親自賀喜,看來裴氏和裴氏一族的關係匪淺。

大殿里,大家說說笑笑。

沒一會兒,庄王妃又不安分了,她問皇后,「朝傾公主的病如何了?」

皇后搖搖頭道,「說是略有好轉。」

只是聽說,沒人見到朝傾公主是不是真好了。

老實說,朝傾公主就此一病不起,還真是一件好事。

北烈最受寵愛的公主在大周蕭國公府一病不起,藥石無醫,北烈一怒,蕭國公府只怕也不好受。

蕭國公府一旦倒了,那霸佔了幾十年的兵權該收歸朝廷了吧?

她可不希望將來三皇子登基為皇的時候,還要忌憚蕭國公府會不會謀逆,君臨天下了,還要寢食難安,那還當什麼皇上?!

安容坐在下面,靜靜的聽著,只覺得庄王妃有毛病,好像不找茬,就渾身不舒坦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