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六章慘重(為one-s

第四百六十六章慘重(為one-s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7 15:33  字數:3699

夜,朦朧。路。

臨墨軒,一夜寧靜。

清晨第一縷光曦從遠處射來。

鳥兒從慵懶中醒來,傲嬌的站在枝頭伸著懶腰。

慢慢的,晨曦渲染整個天際,天大亮。

聽到屋內有動靜,丫鬟們方才推門進屋。

蕭湛早起了床,床榻上安容打著哈欠在伸懶腰,揉脖子。

海棠端著銅盆進來,放下後,過來問,「少奶奶,可起了?」

芍藥大聲道,「還用問么,肯定起了啊,今兒可是皇上的壽辰,總不能去晚了吧?」

安容沒好氣的白了芍藥一眼,「再困,被你那大嗓門一喊,也清醒了。」

芍藥輕吐舌頭,她是故意的。

安容掀開被子下床,海棠幫著穿衣,安容問道,「趙成可回來了?」

昨兒為了等他消息,結果晚睡了半個時辰,不就送給棺材么,怎麼會花那麼久呢?

芍藥忙道,「趙成大哥回來了,一大清早的回來,後背上還有血,嚇死人了……。」

安容心一提,「他受傷了?」

芍藥搖頭如波浪鼓,「沒有,趙成大哥沒有受傷,那血不是他的,說是沈寒川的。」

安容眸光一凝。沈寒川受傷,為何趙成後背上會有血,忙問,「他怎麼會受傷?」

芍藥搖頭,這她就不知道了。

當時,趙成大哥一身的血腥味,被臨墨軒的丫鬟嫌棄的捂鼻子。他說了兩句話。就走了。

她雖然好奇,可總不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去追問趙成,沒得傳出閑言碎語來。

知道安容心急。芍藥忙道,「少奶奶別急,奴婢去找趙成大哥來就知道了。」

安容啞然失笑,「倒也沒有那麼急。」

沈寒川要真受傷了。她也改變不了什麼。

安容梳洗打扮,因為今兒要進宮給皇上祝壽。不喜施粉黛的她,也抹了些胭脂水粉,面似芙蓉,勝過三月桃花嫵媚。

等打扮完。丫鬟已經端了飯菜進屋了。

安容沒有先吃飯,而是邁步去了書房。

安容推門進去,趙成剛跳窗而入。換了身衣裳,已經聞不見血腥味了。

安容忙問他。「沈寒川受傷了?」

趙成點點頭,「手受傷了,能不能保住命,還說不好。」

安容眉頭皺緊,「到底怎麼一回事?」

趙成忙將知道的稟告安容。

十二名暗衛從敖府出來,趙成悄悄的一路尾隨其後。

因為皇上過壽的緣故,瓊山書院放假三天,沈祖琅和沈寒川住在買的宅子里。

十二名暗衛直接闖了進去,同裡面的暗衛搏殺。

只是,沈祖琅的暗衛遠不是敖大將軍的暗衛對手。

就連沈祖琅自己都夠嗆,就在暗衛刺過去的時候,沈寒川幫他擋了一下。

可誰知,那刀劍上猝了毒。

沈祖琅這會兒才知道,敖大將軍殺他的決心了。

再頑抗下去,遲早要死在這裡。

沈祖琅當時就道,「撤!」

然後便逃,臨走前還對沈寒川說了一句話,「川弟,你的仇,我會替你報的!」

沈祖琅帶著暗衛逃命,敖大將軍的暗衛壓根就不管受了傷的沈寒川。

受傷走不了,又中了毒,死路一條。

等他們走後,趙成就看著沈寒川無語了。

老實說,他很不想救他的,簡直腦子被門擠了,居然救沈祖琅,救了之後呢,被他丟棄?

要不是安容還要用到他,他沒上去補一劍就不錯了。

趙成嘆息一聲,便閃身到了他跟前。

見他嘴唇黑,傷口更是流黑血,就知道中毒不清。

趙成是暗衛,身上肯定會隨身帶著保命的葯,其中就有解毒的藥丸。

蕭家暗衛的解毒藥丸,雖然不能說是能解百毒,一般的毒都能解了。

掏出兩粒,二話不說就給沈寒川塞了進去,然後便背著他去找大夫。

就這樣,趙成把沈寒川送到柳記藥鋪,丟給了柳大夫。

柳大夫也只有五成把握能把沈寒川救活,趙成不可能一直陪著他,就回國公府了。

安容聽後,臉色真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她冷冷一笑,「救他一命也好,敖大將軍父子要殺他,我想沈祖琅不可能能咽下這口氣。」

至於沈寒川,估計在沈祖琅心底,他已經死了。

那不妨趁這個機會,讓他遠離沈祖琅,去軍中展,至於沈寒川的娘,安容想,就憑她兒子捨命救沈祖琅,應該不會為難的,當然了,這一切的前提,得是柳大夫有把握救活沈寒川。

事情已經弄清楚了,安容轉身要出書房,可是轉身之際。

安容身子一凜,臉色更差了,「沈祖琅他們能逃到哪裡去?」

趙成臉色一白,「除了瓊山書院,應該就是武安侯府了。」

瓊山書院太遠,那只能是……武安侯府了。

說完,趙成忙道,「屬下帶人去瞧瞧。」

安容有些咬牙切齒。

趙成走了後,安容也出了書房。

走在迴廊上,蕭湛正好邁步上台階,見安容面色難看,蕭湛微微凝眉,「又出什麼事了?」

安容捏緊手裡的綉帕,「就是生氣而已。」

為什麼總是喜歡把禍事往侯府引,她一家子就活該替他們背黑鍋嗎?!

蕭湛知道安容為什麼生氣了,因為趙成事先回稟了他,蕭湛道,「如今武安侯府被燒。搬到隔壁去了,沈祖琅就算去,也只會去侯府正院。」

一堆廢墟,沒有人,也沒有暗衛保護。

若是他猜的不錯,沈祖琅應該是想借著武安侯府和蕭國公府是親家,敖大將軍就算不把武安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