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五章楠木(求粉紅)

第四百六十五章楠木(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6 21:40  字數:3825

安容驚住了,她沒想到二太太會為了沈安芙舍了性命。

守孝三年,雖然是清苦寂寞了些,可比起嫁給一個傻子,那是好太多,至少還有一點的期盼。

可安容想不通的是,不是說二太太瘋了嗎?

一個瘋了的人,還知道為了女兒捨命,並留下遺言「逼」她守孝嗎?

看來,二太太是裝傻的。

只是,二老爺苦心謀劃,想借著沈安芙攀上敖大將軍,庄王妃更想藉此討好自己的兄長,不可能給二太太機會死吧?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安容好奇心全被勾了起來。

芍藥想了想道,「奴婢覺得,或許和沈祖琅有關。」

安容眉頭一挑,示意芍藥繼續說。

芍藥便將知道的事娓娓道來。

敖二少爺傻了,今兒上門迎親的是敖大少爺,他騎在馬背上,意氣風發。

沈安芙穿著鳳冠霞帔,等著新郎來接她上花轎。

花轎到了,她被喜婆扶著去正院正堂拜別父母。

正堂里,只有二老爺一人,和滿堂的賓客。

沈安芙跪在地上,不起來,她望著二老爺,哽咽了嗓子道,「父親,娘親養育了我十五年,疼了我十五年,我不管她是傻了還是瘋了,她始終是我的親娘,你就讓我再盡一回孝道吧。」

二老爺坐在首座上,當著滿堂客人的面,他道,「你母親病了,下不了床,你只是出嫁而已,又不是不回門,她知道你有這番孝心就好。」

就是不許二太太出現在人前。

沈安芙苦求也沒用。

最後沈祖琅笑了,「二姑娘一番孝心,叫人讚嘆不已,你又何必讓她帶著遺憾出嫁,既然二太太不能來,她這個做女兒的總可以去她床前盡孝吧,大家覺得意下如何?」

眾人都笑說,「應該的,爹娘撫育兒女十數載,盡孝心是本分。」

大家都這麼說了,二老爺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只好允許沈安芙去見二太太的,沈安芙去,他就要去,然後大家都說去探望下二太太。

然後就去了二太太住的院子。

院子倒是風光的很,沒有因為她瘋了,就蕭條,不過這都是沈安芙的功勞,與二老爺無關。

誰想,進了屋,見到的是割腕自殺的二太太。

她枕邊還放著一封絕筆信。

信上罵二老爺賣女求榮,她絕不允許。

與其把她心愛的女兒嫁給一個傻子,她寧願她長伴青燈古佛!

當然了,不是真的要沈安芙做尼姑。

二太太信上說,沈安芙守孝三年後,由她娘家兄嫂做主,幫沈安芙選門好親事,若是沈安芙不願意,不許逼她。

至於守孝的三年,二太太也做了謀劃,讓沈安芙去三百里外的靜心庵修身養性,靜心庵的無為師太是她昔年好友,會對沈安芙照佛一二。

字字句句都是一個娘親對女兒的疼愛。

沈安芙哭暈在床前。

一群來道喜的賓客都唏噓不已,他們還不知道敖二少爺傻了的事。

他們還納悶,這親事定的過於倉促,就連喜宴也辦的太匆忙,怎麼說,也該敖大少爺娶了親,才輪到敖二少爺才對不是,敢情是傻了,怕瞞不住呢。

把一個香嬌玉嫩的女兒嫁給一個傻子,這做爹的真是夠心狠的了。

偏他又是一家之主,二太太反對不了他,只能以死相抗了。

二老爺看著那麼多指責的眼神,氣的恨不得把二太太千刀萬剮了好,壞他好事!

二老爺一甩雲袖道,「胡說八道,敖二少爺在邊關戰功赫赫,怎麼會傻呢?」

當時,三老爺也在,他道,「不管敖二少爺如何,二嫂都過世了,為人子女,守孝是應該的,就照著二嫂的遺言辦吧。」

他原就不希望,侯府和庄王府有扯不清的瓜葛。

現在二太太要沈安芙離京都遠遠的,正好。

二老爺差點氣出內傷,他再強硬,可在一眾賓客前,也鬥不過死的了二太太。

死者為大,孝大於天。

就這樣,好好的喜堂變成了喪堂。

敖大少爺一身喜服幫弟弟迎娶媳婦進門,愣是無功而返。

安容聽後,在心底輕嘆一聲,雖然她不是很喜歡二太太,不過就沖著二太太這份母愛,安容就覺得她值得欽佩。

只是,「怎麼和沈祖琅有關係?」

芍藥忙道,「在二姑娘被喜婆扶著進正堂拜別二老爺的時候,沈祖琅在她身邊說了一句『務必見你母親一面』。」

而且,敖大少爺騎馬回去時,沈祖琅也騎在馬背上,他看著敖大少爺在笑。

笑容得意中帶了冰冷。

都這樣了,要是這事和沈祖琅沒關係,芍藥是不信的。

安容也不信。

只是不知道沈祖琅在二太太自盡這件事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是慫恿還是純粹的幫個忙給敖府添堵?

唯一確定的是,敖大將軍府和齊州沈家的仇是越積越深了。

不知道接下來,他們會如何撕咬?

安容希望在蕭國公府出手前,兩人能斗個兩敗俱傷才好。

安容想的極好,她也猜對了一半,可是另一半卻不是她所希望的那般。

沈祖琅借刀殺人,借到沈安北手上了。

而且,差一點釀成悲劇。

沈祖琅從中作梗,讓敖家顏面大失,喜宴也沒有辦成。

敖大少爺心情鬱悶的東遊西逛,結果冤家路窄,又遇到了沈祖琅。

當時,沈祖琅在酒樓臨窗處,敖大少爺在樓下,剛要上樓。

結果發現沈祖琅站在窗戶處,一臉深情的望著遠處,那賣紙鳶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