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四章出嫁

第四百六十四章出嫁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6 13:08  字數:4169

蕭老國公轉身回屋,彼時,上官昊已經將朝傾公主從床榻上抱了起來。

朝傾公主額頭上全是汗珠,臉色蒼白。

上官昊抱著朝傾公主對皇上行禮道,「我要帶朝傾公主離開蕭國公府。」

皇上眉頭輕蹙,左相便道,「墨王世子要將朝傾公主帶去哪兒?連行宮都有刺客,住客棧怕是不妥吧?好歹國公府,刺客進不來。」

上官昊冷冷一笑,「再多的刺客進行宮,朝傾都安然無恙,在國公府住了兩日,卻成了這樣。」

他的話滿是譏諷。

左相當時就啞巴了。

右相笑道,「墨王世子這話就不妥了,朝傾公主因何生病,我們都還不知道,只是不排除是被人下毒所致。」

若是朝傾公主自己的緣故,這如何能怪罪到蕭國公府的頭上?

大周蕭家是他們北烈想優優小說uuxs.cc污衊就污衊的?

蕭老國公邁步進來,冷冽眸光掃過朝傾公主的臉,一揮手道,「送客!」

半點挽留的意思都沒有。

皇上吩咐徐公公道,「將墨王世子和朝傾公主送行宮去。」

京都,不止一座行宮。

就這樣,上官昊帶走了朝傾公主。

皇上還小坐了片刻,他明顯感覺到蕭老國公出門前後,對朝傾公主的態度更加不善了三分。

肯定發生了什麼讓他不知道的事。

皇上望著安容,眉頭挑了一挑,不會毒真的是安容下的吧?

拋開這事不提,皇上動了動龍袍,問。「可找到朕的獨幽琴了?」

蕭大將軍望著皇上道,「皇上的獨幽琴從臨墨軒到皇上手裡,只經過蕭總管和皇后宮公公的手,臣逐一查過,都沒有紕漏。」

皇上一聽,就不高興了,「那朕的獨幽琴長翅膀飛了不成?」

就算飛了。難道還能再飛來一個假的?!

門外。走進來一個挺拔昂揚的男子,長身立玉。

正是蕭湛。

他手裡拿了一塊木頭,一頭還有燒焦的跡象。

蕭大將軍瞧了那木頭兩眼。問道,「這是什麼?」

蕭湛動了動木頭,道,「這是當日接獨幽琴回宮的馬車上的。」

蕭大將軍一聽。便站了起來,接過木頭。細細查看。

很快就發現了端倪。

這塊木頭是馬車底,可它卻是鏤空的。

看高度,藏一台琴完全沒有問題。

當時,坐在馬車裡的只有皇后的公公。也就是說,偷梁換柱的人是皇后!

可她為什麼要偷皇上的琴,找挨罵呢?

難道只為栽贓蕭國公府藏匿皇上的獨幽琴?

那這台琴。現在在哪裡?

要一把見不得天日的琴,對皇后沒有好處吧?

蕭大將軍看了蕭老國公一眼。然後才對皇上道,「皇上放心,我蕭國公府一定儘快找到獨幽琴。」

其實,皇上不傻,他心底也有了猜測。

只是面上不好表露出來,被枕邊人算計是什麼好事嗎?

他倒是想瞧瞧,皇后要他的獨幽琴做什麼了!

皇上擺駕回宮。

安容和蕭湛也回了臨墨軒。

半路上,安容望著蕭湛,問他道,「你說皇后先偷皇上的獨幽琴,是不是存心讓皇上惱了外祖父,她雖然也會挨兩句罵,也就面子上過不去,實則無關痛癢,再讓三皇子幫皇上尋找獨幽琴,要是找到了,皇上應該會很高興吧?」

「或許皇后是這樣想的,」蕭湛笑道。

「或許?」安容癟了下嘴,她好像被鄙視了。

安容望著蕭湛,「那你說,皇后為什麼要偷獨幽琴?」

蕭湛撇了眼天上朦朧的月,笑道,「皇上壽宴上,應該就知道皇后想做什麼了。」

安容撅了撅嘴,「你是不是太篤定了?萬一不呢?」

蕭湛頓住腳步,捏了安容的鼻子,道,「皇后費盡心思偷皇上的琴,要是不弄點大動靜出來,豈不是辜負她的一番苦心了?」

皇后要算計誰,沒有比皇上壽宴更好的機會了。

在皇上壽宴上,觸皇上的眉頭,那是要龍顏大怒,便是懲罰,那都是加十倍不止。

安容不再說話,她思慮的遠沒有蕭湛的深,沒有他的周全。

她現在只關心一件事。

進木鐲。

安容伸著手腕,對著月光,一再泄氣。

怎麼就進不去了呢,她都快等的沒有耐心了。

回了臨墨軒之後,安容和蕭湛輿洗了一番,便睡下了。

一夜好眠。

第二天,天氣清爽。

安容吃過早飯後,帶著海棠去紫檀院給老夫人請安。

正屋裡,幾位太太在欣賞畫,幾乎是人手一幅。

蕭三太太笑道,「這畫畫的著實不錯呢。」

蕭大太太則一臉不贊同道,「雖然這些日子軒兒是受了不少的譏笑,可也用不著如此招搖反擊吧?」

蕭四太太笑了,「軒兒和湛兒都是我蕭家外孫兒,老實說,我覺得軒兒更有國公爺的行事作風,湛兒更像大將軍一些。」

蕭三太太點頭贊同,道,「若是太夫人還在世,沒準軒兒能成為第二個國公爺。」

安容邁步進去,丫鬟趕緊送上一幅畫,道,「少奶奶,這是表二少爺送你的。」

安容嘴皮哆嗦了下,伸手接了畫。

其實,她進來,遠遠的就瞧見了畫上的內容,她也知道連軒踹上官昊的時候,找了畫師來,可不至於一夜過去,就有了這麼多的畫吧?

安容哪知道,連軒不止找了一個畫師,而是一百個。

連夜趕了幾百幅畫出來,如今正在各大畫坊售賣呢。

連軒覺得,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