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三章覬覦

第四百六十三章覬覦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5 23:05  字數:5024

幾位大夫匆匆忙離開,蕭大太太手伸著,挽留的話還沒說出口,大夫已經跑了。

蕭大太太問蕭錦兒,「朝傾公主吃了什麼?」

蕭錦兒回道,「沒吃什麼啊,就是府里的飯菜,還有大嫂送來的一盤子梅花糕,我們幾個都吃了,我和朝傾公主還分吃的一塊。」

府里的飯菜,不可能有毒。

大嫂的糕點,就更沒有毒了,不然她不得和朝傾公主一樣啊?

沒人懷疑是安容。

但是饒過屏風的安容,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朝床榻走去,朝傾公主渾身僵硬,如同癱瘓了一般,口不能言,只有眼珠子能動。

她看著安容的眼睛,像是能噴火一般。

別人不知道,但是她心裡清楚,是安容下的毒!

蕭憐兒站在一旁,她瞥了眼朝傾公主,又看安容,越發不解了,「大嫂,朝傾公主怎麼那麼看你?」

若不是知道安容和朝傾公主的病沒關係,都要懷疑是大嫂給她下的毒了。

安容嫣然一笑,看著朝傾公主的臉,更是溫和婉約。

她抬手將一抹碎發勾於耳際,雲袖落下,露出泛著淡淡黑暈的玉鐲。

朝傾公主的眼睛猛然一滯。

眸底的細碎火光,瞬間有了燎原之勢。

蕭憐兒拽了拽她娘蕭三太太的袖子,指著朝傾公主給她看,蕭三太太也困惑了。她覺得朝傾公主想殺安容。

蕭三太太性子直爽,不喜歡猜,直接問安容,「你和朝傾公主有矛盾?」

安容搖搖頭,她不能說。

可瞧見幾位太太眼裡,就是沒有矛盾,可朝傾公主怎麼就瞪安容了?

芍藥在一旁,伸手把安容往一旁拉。

好了,朝傾公主瞪著的就是蕭四太太了。

朝傾公主努力去瞪安容,可是眼珠子一轉。她僵硬的面龐就扭曲了起來。渾身痙攣。

無話說話的她,愣是疼的直悶哼。

把幾位太太嚇壞了,「快,快進宮催太醫趕緊來。要出大事了!」

朝傾公主的病顯然又重了。病的太快。太迅猛,保不準會死在國公府里,到時候可沒法交代了。

丫鬟不敢耽擱。轉身便跑。

只有安容站在那裡,好整以暇的看著。

她下的毒,她清楚,朝傾公主不會有性命之憂。

只是每隔一個時辰,就要忍受一次萬蟲撕咬的痛,每次有一炷香的時間。

痛過十二回,毒性便解了。

吃藥非但解不了毒,還會加重毒性。

安容本來不想懲治她的,可她太過分了,惦記蕭家玉鐲不算,又挑撥蘇君澤,還想殺她。

她是感激她,可感激也有個限度,她不是軟柿子,任由她想捏便捏,在大周,在蕭國公府,她若是真想要她的命,有百十種辦法!

以後給她收斂一點兒,她乖乖的做她的北烈公主,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別再挑撥離間,火上澆油,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

朝傾公主病了,病的近乎癱瘓的事,一陣風傳遍整個京都。

皇上震驚了,當時就丟下奏摺,來國公府探望。

幾乎整個太醫院都出動了。

可就是拿朝傾公主的病素手無策。

皇上坐在那裡,眉頭隴的緊緊的,龍顏大怒道,「到底怎麼回事,朝傾公主怎麼好好地忽然癱瘓了?」

幾位太太縮著脖子,不敢接話。

蕭大將軍皺了下眉頭,要開口,卻慢了蕭老國公一拍,「許是水土不服吧。」

蕭老國公語氣輕飄如雲,噎的皇上一口氣上不上下不下,差點氣死。

水土不服的人,只會頭暈作嘔,食難下咽,寢食不安,可還沒聽說過誰水土不服到幾近癱瘓的地步!

「別糊弄朕!」皇上低吼道。

蕭老國公也怒了,「老夫說過,蕭國公府沒皇上想的那麼安全,朝傾公主住這裡,出什麼意外,老夫擔當不起,現在皇上也瞧見了。」

皇上恨不得捶桌子了,等丫鬟端茶來,徐公公做的第一件事是,驗毒。

驗完了毒,才端給皇上道,「皇上息怒,彆氣壞了身子,喝杯茶消消氣。」

一旁太醫道,「有些毒,銀針驗不出來,兩種沒毒的東西,先後服用,也會中毒。」

可憐,皇上口渴想喝杯茶,愣是端著茶盞,不敢喝了。

尤其是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還端茶輕啜,氣的皇上端起茶盞,猛灌了一口。

徐公公瞥了眼窗外夜色,道,「皇上,夜很深了,該擺駕回宮了。」

皇上抖了下龍袍,正要點頭呢,外面有小廝進來道,「國公爺,北烈墨王世子要見朝傾公主。」

安容笑了,看來上官昊對朝傾公主極是疼愛了,在京都藏了這麼多天,都不曾露面,這會兒就等不及了?

皇上眸光凝緊,思岑了兩秒道,「宣!」

小廝站在那裡,頗尷尬的看了蕭老國公一眼,蕭老國公蹙眉道,「出什麼事了?」

小廝這才回道,「靖北侯世子帶了暗衛,把國公府大門給堵了,墨王世子不讓他踹一腳,不給進。」

皇上臉瞬間青了,瞥了蕭老國公道,「這就是你的好外孫!」

蕭老國當沒瞧見皇上的怒氣似地,笑道,「有仇必報,有老夫遺風。」

拳頭不僅打在了棉花上,還被人給反擊了一拳,氣煞了。

幾位太太是忍俊不禁。

安容更是肩膀直抖。

好了,這麼空檔,那邊朝傾公主又開始毒發了。

太醫們忙上忙下,安容主意到。這一回朝傾公主毒發時間早了許多,看來太醫餵了不少葯下去。

蕭老國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