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六十二章得病(求粉紅~)

第四百六十二章得病(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5 13:56  字數:3751

事情是這樣的。

敖大將軍父子三人回京途中,路徑齊州,因舟車勞頓,吃的不好,在敖大將軍辦事去後,兩位敖少爺就上酒樓買吃的。

敖二少爺傻了,不通人事,可是敖大少爺路過春香樓時,聞著醉人的香,尤其是那嬌滴滴美嬌娘的香羅帕從臉頰上掃過去,心都痒痒了。

雖然在軍營里,不能有女人,可敖大少爺隔個三五日便去鎮子上尋花問柳,這一路回京,有好幾日不曾碰過女人身子了,想的慌。

敖大少爺讓護衛帶著敖二少爺先去酒樓點菜,他則鑽進了青樓,醉卧美人香。

敖二少爺進了酒樓,還沒點菜呢,就見到小夥計收拾的桌子上有一粒花生米。

他想都沒想,伸手一彈。

然後,那粒不起眼的玉米就朝前飛去。

好巧不巧的,砸在了剛剛上樓的沈玉琅腦袋上。

沈玉琅在齊州,那就是個小霸王,從來只有他欺負別人的,幾時有別人敢欺負他了?

這不揉著腦袋就上前質問,「是誰丟的花生米?!」

敖二少爺傻了,壓根就不知道沈玉琅生氣了,手覺得高高的,像是做了什麼好事一般,邀功請賞道,「是我。」

當時,沈玉琅身後還跟著一群狐朋狗友,當即就火上澆油道,「嘖嘖,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啊,觸了我們沈小爺的霉頭,還敢得瑟,簡直不將人放在眼裡!」

敖二少爺身邊跟著護衛,聞言,不悅道,「滾!妨礙我們少爺吃飯,讓你爬著離開!」

護衛的囂張,直接讓矛盾升級了。

沈玉琅愛面子啊,被護衛當眾這麼威脅,他要是真走了,以後還怎麼在齊州混?

當時就打了起來。

沈玉琅的三腳貓功夫,如何是護衛的對手?

這不被護衛一腳踹了,直接踹到了趙烈的身上。

沒錯,是趙烈。

他當時在酒樓上喝酒,本來不關他的事,他也不愛瞧什麼熱鬧。

可是護衛當他是死人,舉著刀就砍過來,他不反抗,就要被砍傷。

趙烈一伸手,直接抓過護衛,丟窗戶下了。

好好一桌子菜,杯盤狼藉,趙烈就換了一桌,繼續吃飯。

沈玉琅還跟他道了一聲謝,趙烈一句話沒說。

要不是知道趙烈武功高強,他不是敵手,就他這樣無視他,也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想著被人打的鼻青臉腫,沈玉琅不可能咽的下這口氣,這不捏著拳頭,對敖二少爺是一陣拳打腳踢,還一口一個傻子。

等他差不多消了氣,才進包間大魚大肉。

可是菜還沒上齊,敖大少爺回來了。

看著弟弟蹲在地上,鼻青臉腫的,見到他,就哭的很傷心,「大哥,有人打我。」

敖大少爺當時就怒火攻心,「誰打的?」

敖二少爺搖搖頭。

敖大少爺就抓了酒樓夥計的脖子問,「是誰打了我弟弟?」

酒樓夥計怕死啊,趕緊指著包間道,「是沈家小爺。」

敖大少爺把夥計一丟,就怒不可抑的上前踹門了。

沈玉琅幾個在說笑,忽然門被人踹開,當時也怒了,罵道,「滾!」

敖大少爺笑了,笑容陰森嗜血,「就是你打了我弟弟?」

沈玉琅也笑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就是我打的,怎麼的的表情,還叫囂道,「原來你就是那傻子的大哥啊,我還以為你也是個傻子呢。」

敖大少爺最厭惡的就是別人提傻字,尤其他還被人誤解為傻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這樣,沈玉琅嘴欠不饒人,敖大少爺火氣太大,打了起來。

最後一拳頭,把沈玉琅給打暈了過去。

再醒來時,直接傻了。

至於敖大少爺敖興和沈祖琅打起來,其中有沈寒川的功勞。

在敖大少爺護衛路過時,沈寒川咬了牙問,「大哥,就是他們把小弟給打傻了,這口氣就這麼咽了?」

護衛耳力狠好,趕緊去稟告敖大少爺知道,然後又打起來了。

聽到這裡,安容就驚嘆了,原來沈寒川的心計手段也不容小覷,這一刀借刀殺人就用的極好。

不過,安容還是喜歡趙烈,他一出手,就讓事情發生了質的變化。

若是他沒有丟開護衛,沈玉琅吃些苦頭,肯定會離開。

敖二少爺不受辱挨打,敖大少爺就不會出狠手,他就不會傻,齊州沈家和敖家就不會結仇。

之前,一直是她和武安侯府被人瞧熱鬧,如今總算是能瞧別人的熱鬧了。

蕭湛這兩個消息,安容心情好了許多,想著她也有一個消息,便告訴蕭湛道,「欽天監說紫微星亮了,瞎眼神算說是好事呢。」

蕭湛嘴角抽了一抽,他不知道怎麼跟安容說好。

安容注意到他的神情了,眉頭凝了凝,「不是好事嗎?」

蕭湛沒有說話,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欽天監測出的紫微星在皇宮的東南方向,恰好國公府就在,欽天監先稟告了外祖父,外祖父眉頭一皺,吩咐欽天監道,「告訴皇上,在西南方向。」

欽天監不敢欺君,外祖父道,「放心,出了事,有老夫擔著。」

欽天監不敢得罪蕭老國公,就照著吩咐辦了。

而西南方向,正是祈王府所在。

這算是報祈王栽贓國公府的仇了。

只是瞎眼神算說這是好事,蕭湛忍不住輕揉了下太陽穴,要是外祖父知道瞎眼神算拆他的台,估摸著要氣暈過去。

不過,瞎眼神算曾說過,敵人的存在也是有好處的,磨練意志,淬鍊手段。

他說不好,皇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