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九章算卦(求粉紅)

第四百五十九章算卦(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4 14:27  字數:3842

安容勾唇一笑,果然,他的目的是在玉鐲。

方才,他說略通岐黃之術時,眼神掃過她的手腕,在玉鐲上停了片刻,那帶著好奇和質疑的眼神,安容捕捉到了。

安容大大方方的抬了抬手腕,笑道,「看來道長是真的初來大昭寺,連靈鐲都沒聽說過。」

道長呃了一下,眼神愈加尷尬,「確實未曾聽說過靈鐲,孤陋寡聞了。」

安容傾然一笑,抬起手腕,在道長渴望的眼神中,將玉鐲摘了下來。

等安容遞過去時,道長趕緊小心翼翼的接過,捧在手裡,像是看什麼寶貝似的。

能預測吉凶的玉鐲,他還是頭一遭聽聞,世上有這樣的玉鐲嗎?

這鐲子在他看來,也不過是玉質玲瓏剔透了些,並未有其他了。

道長觀察的細緻入微,安容等的有些無奈,隨手拿了桌子上籤筒里的一隻竹籤:下下籤。

安容眉頭緊皺了下,把竹籤放下,又取了一隻:上上籤。

安容的高提的心稍稍放下,又抽了一隻,還是上上籤。

無聊的安容,一抽再抽。

然後她便發現。

簽筒里,只有一支下下籤,其餘的都是上上籤。

這是道士忽悠人慣用的伎倆,可是她至於倒霉的,抽到唯一一支下下籤嗎?

安容心情很遭,從抽到下下籤,她就感覺一會兒會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

安容撇了道長道,「看好了沒有?」

「快了,就快了,」道長忙道。

就在這時,一陣風吹來。

桌子上的一張簽文被吹遠,道長趕緊起身去撿。

等簽文被道長用鎮紙壓住後,才道,「夫人這玉鐲極有靈性,只是這玉鐲和夫人一樣,光芒耀眼中透著些黑光,容易影響人的心性,還是少帶為妙。」

說著,道長將玉鐲還給安容。

安容接過玉鐲,沒看一眼,就戴在了手腕上,笑道,「還有呢,道長細看了半天,不至於就看出來這麼點東西吧?」

道長清了清嗓子道,「夫人最近瑣事纏身,貧道覺得,夫人還是少出門為妙,容易招惹殺身之禍。」

道長說著,芍藥臉就黑了,「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說完,拉著芍藥道,「少奶奶,我們走,這道士算的卦一點都不靈!」

安容順勢就起來了,走了兩步後,她還回頭看了一眼。

看來這道長是知道些什麼,莫非有人逼他要她的玉鐲?

安容看著手腕的玉鐲,眸底閃過一抹寒芒。

芍藥實在憋不住了,問道,「少奶奶,你的玉鐲能摘下來了?」

安容搖搖頭,把手腕上的玉鐲摘下來,丟給了芍藥道,「賞你了。」

芍藥受寵若驚,卻不敢接受,「這可是蕭家傳家之寶,奴婢怎麼敢要……。」

芍藥話音未落,她就瞧見安容手腕上還有一隻玉鐲。

芍藥瞬間明白了,原來少奶奶戴了一隻假玉鐲啊。

那少奶奶怎麼不繼續戴了,還賞賜給她了?

安容冷然一笑,「你那只是假玉鐲的假玉鐲。」

雖然玉質相仿,可是她敢打賭,在道長俯身撿簽文的時候,玉鐲已經被他偷龍轉鳳了。

知道木鐲獨特的沒幾個人,知道她今兒回來大昭寺的更是少之又少!

安容拳頭緊握了下,她想不明白,她現在是北烈公主,要什麼玉鐲沒有,為何一定要覬覦她手腕上的這一隻?!

既然她想,她成全她便是了!

安容眸光透了一些寒意。

安容帶著芍藥進了正殿,祈福進香,添了香油錢後,便去找瞎眼神算。

結果撲了個空。

小和尚雙手合十對安容道,「少奶奶晚來一步,大師一刻鐘前出門了。」

說著,小和尚從袖子里掏出來一封信,遞給安容道,「這是大師臨走前,讓小僧轉交給少奶奶的。」

安容趕緊接過信,拆開來一看,信上只有幾個字:天機不可泄露。

安容瞬間氣紅了臉,她覺得瞎眼神算是故意躲著她,故意寫這幾個字成了心的氣她!

她都還沒問他問題呢,他就回答這句叫人恨的牙根痒痒的話!

安容把信紙一揉,狠狠地丟在了地上,對著小和尚道,「出家人不打誑語,你撒謊,菩薩知道嗎?」

小和尚嚇的臉一白,忙雙手合十,念阿彌陀佛。

「小僧沒有撒謊,一刻鐘前,大師確實出門了,只不過……,」小和尚低頭不語。

安容冷哼了鼻子道,「只不過他出了門,又回去了是吧?」

她是那麼好糊弄的嗎?

要是瞎眼神算真的走了,暗衛肯定就攔下她,不用來了。

安容瞥了芍藥一眼,芍藥就氣勢洶洶的上前,兩指頭一伸,夾著小和尚的僧袍就要把他拉開……

小和尚站如松,紋絲不動。

芍藥臉一紅,她太輕敵了,可是任她雙手拖拉拽轟,小和尚都擋在門前,不走。

芍藥氣的胸口直起伏,這小和尚瘦瘦弱弱的,居然這麼厲害!

芍藥望著安容,一臉無可奈何的神情。

安容輕碰了下鼻子道,「數三下,他要再不走,你就把他僧袍脫了。」

芍藥臉更紅,低呼一聲,「少奶奶!」

你能不能別出這樣的餿主意?!

她一個姑娘家,怎麼能脫人家的衣服呢,叫外人瞧見了,還不知道怎麼笑話她了。

安容瞥了芍藥一眼,芍藥就乖乖的喊一二三了。

然後還伸出魔爪,小和尚臉紅脖子粗,撒腿便跑,要真被個姑娘脫了衣裳,他豈不是要還俗娶妻了?

芍藥一臉黑線,哭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