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八章添妝

第四百五十八章添妝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4 00:06  字數:3996

這一天,天藍雲濃,有徐徐微風。

敞開的窗戶邊,花梨木貴妃榻上,安容低著頭,在認真綉小肚兜。

落下最後一針,安容輕呼了一口氣,剪掉綉線,輕輕撫摸著。

大紅軟緞上,綉著徐徐綻放的石榴花,富貴美麗。

安容滿意的點點頭,「總算是綉好了。」

芍藥湊過來看了一眼,眼皮抖了一抖。

繡的極好,可就是繡的太磨蹭了。

一個小肚兜,用心綉,兩天就能綉好,少奶奶卻花了幾倍時間不止。

安容拆下綉棚子,把小肚兜遞給芍藥,讓她拿下去收好,再給她拿塊一樣的綢緞來。

芍藥轉身離開。

喻媽媽打了珠簾進來,道,「少奶奶,明兒就是二姑娘出嫁的大喜日子了,按理,你是該去給她送份添妝的。」

就算安容和二老爺他們關係不好,可是安容出嫁的時候,沈安芙送了添妝來,她就該還一份。

安容不願意去,也該讓下人把禮送到,這叫不落人口實。

安容抬眼看了喻媽媽一眼,眸光掃到她手裡的大紅請帖上。

那請帖就是沈安芙和敖府二老爺敖風的成親喜帖,是四天前送來的。

收到請帖的第二天,駐守邊關的敖大將軍便回京了。

這幾日,敖府吹吹打打,甚是熱鬧。

聽到敖大將軍回京的消息時,安容心沒差點提到嗓子眼,生怕庄王妃告狀,敖大將軍報復。

不過,幾天過去了,侯府和蕭國公府都平平靜靜的,不然她也靜不下來心,把肚兜給綉完。

安容想敖大將軍也不想回京就鬧事,尤其是在皇上壽宴在即。

觸皇上的眉頭,沒好處的。

不過,去給沈安芙送添妝?

安容想都沒想,不過卻借著這個由頭,讓蕭湛答應她去一趟大昭寺。

安容望著喻媽媽道,「添妝準備妥了,一會兒海棠替我去送,我去一趟大昭寺。」

喻媽媽看了海棠一眼,點點頭。

安容喝了半杯茶,外面冬兒進來稟告說馬車準備妥當了,安容便起了身。

剛出了臨墨軒,走了沒一會兒,便瞧見朝傾公主帶了四個丫鬟走過來。

那四個丫鬟,有兩個是皇宮的,有兩個是國公府的。

安容回頭望了一眼,這條路,可以去紫檀院,也可以去臨墨軒,應該不是找她的。

不過,安容路過時,還是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

朝傾公主手裡拿了一朵百合,置於鼻尖輕嗅,笑道,「我正要去尋你呢,你就出來了,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安容直起身子,沒有隱瞞她,因為瞞不住,「我去大昭寺祈福。」

朝傾公主聽得便道,「去大昭寺?正好呢,我也想去,上一回,錦兒她們去泡溫泉,我沒能跟去。」

芍藥一聽就不高了,本來少奶奶就容易招惹羨慕妒忌恨暗害了,朝傾公主更是因為連翻刺殺,導致行宮被燒,搬來國公府避難的,她還四處跑?

你想死,別拉著我家少奶奶行么?

芍藥嗡了聲音道,「要是在國公府外出了事,算國公府嗎?」

芍藥這話,問的是皇宮裡的丫鬟。

那兩個丫鬟微微一怔,不等她回答,芍藥就道,「要是出去被人刺殺,皇上不責怪蕭國公府和我們少奶奶,朝傾公主去也無妨。」

反正去大昭寺的路,人人能走,攔她沒理由。

不過,芍藥這樣說,那兩個丫鬟就擔憂了,她這是把朝傾公主能不能出府的難題丟給了她們啊,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她們只怕要被皇上千刀萬剮,五馬分屍了。

丫鬟瞥了朝傾公主一眼。

都說縣官不如現管,這會兒惹朝傾公主不高興,會先死啊。

朝傾公主眸底有暗芒,她對芍藥有些忍無可忍了,什麼樣的丫鬟這般刁鑽,處處和她作對。

偏偏安容縱容她,她這樣無理,她卻半句話都不說,明顯是縱容!

朝傾公主笑了,「我只是說笑而已,我住在國公府,無以為報,豈敢給國公府惹禍,我找你,是想問問你前……麻將的事。」

前世兩個字,當著那麼多的丫鬟,她也不敢提。

安容微微挑眉,擺手讓芍藥她們退後,然後才問道,「什麼麻將?」

朝傾公主眉頭皺緊,「你不知道麻將?」

安容點頭,「我知道,我只是不明白你說麻將做什麼?」

朝傾公主臉一冷,很是泄氣,「沒什麼,就是在國公府悶的無聊,尋些樂子打發時間,已經和錦兒她們約好明兒打麻將了。」

安容點點頭,麻將打發時間她知道,只是她不懂朝傾公主為什麼要和她說,直接玩不就行了?

安容直截了當的把疑惑問出了口,朝傾公主勾唇冷笑,「若是大周沒有我的前世,我做什麼自然不用過問你,可是現在,我想將麻將發揚廣大,你不同意,鋪子能開的起來?」

朝傾公主話里滿是嘲弄譏諷,被自己的前世掣肘,還有比她更窩囊的嗎?

安容一笑置之,她知道朝傾公主是存了心的氣她。

「你要真這樣想,濟民堂就直接關門歇業了,告辭。」

安容福了福身,轉身離開。

芍藥大呼痛快,尤其是她回頭看了一眼,只見朝傾公主臉色發青,手裡的百合只剩下一根杆子,不見花朵了。

「少奶奶,朝傾公主好像很生氣,」芍藥捂嘴笑。

安容沒有回頭。

她只是覺得,朝傾公主和前世的清顏判若兩人。

前世的她,溫柔善良,樂於助人。

這一世的她……

安容輕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