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五章立足

第四百五十五章立足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2 22:53  字數:3660

柳大夫點點頭。去眼快

雖然他在閉關,卻也不是對外界的事一無所知,況且濟民堂死灰復燃的事,對柳記藥鋪來說是大事,下人哪敢瞞著不稟告?

只不過,他話說在了前頭,閉關是為了鑽研醫術,逼著自己靜下心來看醫書。

想到濟民堂東山再起的舉動,柳大夫就有些擔心,「原以為惜柔郡主臉再次毀容,濟民堂開張之日會延期,沒想到,今兒還是開張了。」

今兒濟民堂開張,柳大夫自然是要去看一眼的,結果遠遠的站著,還是被濟民堂掌柜的看見了,生拉硬拽的要他捧個場。

濟民堂是存心的膈應柳大夫,柳大夫沉得住氣,還真的給面子捧了個場,每一種藥丸都買了三粒。

安容聽得就訝異了,「濟民堂出過賣假藥丸的事,之前就算救治惜柔郡主有功,可惜柔郡主的臉再次毀容,濟民堂想借著惜柔郡主毀容一事重振名聲的如意算盤落空了,怎麼還有那麼多人去光顧,除了買葯送藥丸之外,濟民堂還做了些什麼?」

這些日子,煩心事實在太多,都顧不上濟民堂了。

柳大夫輕嘆一聲道,「是徐太后和皇后,徐太后身子容易出虛汗,太醫院久治不愈,結果濟民堂獻上十粒藥丸,才吃了幾天,就好多了,對濟民堂是大加讚賞,還有皇后,她也服了濟民堂的藥丸,容光煥,氣色紅潤……徐太后和皇后當眾誇讚濟民堂的葯好,後宮的妃嬪就爭相購買,漸漸的,就傳開了。」

有徐太后和皇后幫著造勢。濟民堂的生意不好才怪了。

而且,濟民堂連舒痕膏都有的賣。

而且價格……是安容的一半。

雖然那葯的分量沒有安容的多,但不論從色澤,還是氣味,都更甚安容一籌。

柳大夫如今有些迷糊了,以前濟民堂想方設法從安容手裡弄秘方,結果是假的。如今和武安侯府鬧掰。卻有了一堆真秘方。

柳大夫不信安容會幫濟民堂,更不信濟民堂有那本事偷到安容的秘方,可濟民堂的秘方又是從何而來?

安容聽柳大夫說舒痕膏。臉青了一青,卻也沒有說什麼。

朝傾公主知道秘方,她調製藥膏,賣多少價格是她的事。她無權干涉。

只是她通過濟民堂掙大周人的錢,回到北烈。再拿那錢來招兵買馬攻打我大周,身為大周人,就不能坐視不管。

安容望著蕭湛,用眼神詢問他該怎麼辦?

她能把秘方交給柳大夫嗎?

蕭湛斂了斂神情。瞥了柳大夫一眼,道,「秘方可以給你。但我要藥丸的八成利潤。」

蕭湛的聲音雲淡風輕,卻聽得安容和柳大夫一愣。

尤其是安容。直直的望著蕭湛,要她說,估計只要七成了。

柳大夫面露難色,他眉頭擰了擰,最後道,「我答應了!」

對於蕭國公府的人,柳大夫也打了許久的交道了,多少有些了解,說一便是一,很少有退讓的時候。

安容手裡有一堆秘方,只要蕭國公府願意,完全可以再開一個葯坊,不需要依仗他。

能讓兩成利潤出來,他該心滿意足了。

而且,蕭表少爺只要藥丸的八成利益,只要柳記藥鋪名聲好,在藥材上,也能掙很多,他只賺不虧。

再者,有蕭國公府做柳記藥鋪的靠山,柳記藥鋪開遍大周是遲早的事。

安容見兩人這麼快就定下了,從始至終都沒她什麼事,嘴撅了撅。

她的事,就是把腦中的秘方寫到紙上。

柳大夫和蕭湛又商量了幾句,便告辭了。

等他走後,安容就望著蕭湛了,問他,「八成利潤里,我有多少?」

蕭湛啞然失笑,要他相信安容是惦記那些錢,他怎麼也相信不起來,空有一腦袋的秘方,只要她想,換成錢是輕而易舉的事,她都沒有,現在卻提了這事,不知道她想做什麼?

「你想要多少?」蕭湛不答反問。

安容被問的一愣,獃獃看著蕭湛,「我要多少,你都給?」

蕭湛無奈一笑,芍藥就翻白眼道,「少奶奶,爺的錢都在你那兒呢。」

安容,「……。」

她好像很容易忘記這事,因為蕭湛從來不缺錢。

安容覺得,他有小金庫。

她可不是惦記人家的錢啊,她不缺,她只是有些疑惑。

朝傾公主為北烈掙錢,那是因為北烈都是她爹她兄長的,她幫忙是應該的。

可蕭國公府呢?

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拿玉錦閣的錢給大周官兵餉銀,皇上還推波助瀾,給蕭老國公施壓,安容覺得他很沒良心。

蕭老國公就不生氣嗎?

安容望著蕭湛,把疑惑問出來,蕭湛笑了,「別急,明兒外祖父就會找皇上要軍餉了。」

安容眼角一抽,「然後呢?」

「然後皇上大壽收的賀禮,都會被搬來國公府抵債,」蕭湛端茶輕笑。

霸氣。

安容在心底讚歎,敢催皇上的債的,除了蕭老國公,估計找不到第二個了吧?

安容想到什麼,往蕭湛身側挪了一挪,「是不是皇上一惹外祖父不高興,外祖父就找皇上要錢?」

蕭湛額頭有黑線,「那倒不全是。」

安容訝異,蕭湛繼續道,「外祖父既然把玉錦閣的錢用作軍餉,就沒打算要皇上還,不過皇上要是隨便浪費國庫,外祖父就會要他還錢。」

安容聽明白了,蕭老國公找皇上要錢,看來皇上又要浪費錢了,「他不是要建避暑行宮吧?」

蕭湛點點頭,表示安容的猜測是對的。

安容一臉黑線,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