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四章嫁禍

第四百五十四章嫁禍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1 23:23  字數:3617

意外?

安容一頭霧水,是什麼樣的意外,讓霸道的蕭老國公答應皇上讓朝傾公主住在國公府?

海棠還要幫安容洗手,安容攔住了她,問蕭湛,「什麼意外?」

蕭湛斂了斂眉頭,擺擺手,讓丫鬟全部退下,然後才道,「行宮被燒,在行宮裡找到一面令牌,是蕭國公府的。路。」

安容錯愕的睜圓了雙眼,隨即眉頭輕蹙,「你是說皇上懷疑是蕭國公府派人去刺殺朝傾公主的?」

安容嘴上問著,心底納悶極了。

昨晚武安侯府和行宮都著了火,還都同樣撿到一枚令牌,這是巧合,還是有人故意栽贓嫁禍?

不知道庄王府有沒有什麼令牌留下?

安容望著蕭湛,眸底帶著詢問之色。

蕭湛將令牌的事告之安容。

那枚被刺客留在行宮裡的令牌,丟失了有幾個月了,被人嫁禍是顯然的。

皇上知道蕭國公府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可是卻也推波助瀾給蕭老國公施壓。

證據指著蕭國公府,朕就算相信你,可文武百官和天下人信嗎?

要想證明蕭國公府的清白,就要找出栽贓嫁禍之人,否則這黑鍋只能蕭國公府背著的。

蕭老國公氣的鬍子亂顫,卻也奈何不了皇上。

皇上這是想借他的手剷除有異心之人,理由還這麼的冠名堂皇!

至於朝傾公主來蕭國公府,是皇上覺得行宮被燒,又不願意委屈了朝傾公主,讓她搬進皇宮住。

朝傾公主覺得皇宮束縛太多,還有住在行宮。其實還沒有來大周時住在蕭國公府來的舒坦。

言外之意,就是想住蕭國公府的。

皇上就順水推舟,又把這糟心事丟給了蕭老國公。

皇上知道蕭國公府守衛嚴明,比之皇宮有過之無不及,朝傾公主住在蕭國公府,除非她自己活膩了找死,還真沒人能刺殺的了她。也算是了了他一樁憂心事。

就這樣。保護朝傾公主安全的重任就落到了蕭國公府身上,而且皇上說了,朝傾公主有什麼萬一。就拿蕭國公府問罪。

安容聽後,忍不住在心底罵了一聲狐狸。

不愧是皇上,借力打力,借刀殺人這一招用的真是比誰都溜。連蕭老國公都被他給坑了。

皇上就不怕蕭老國公秋後算賬么?

安容坐在小榻上,動了動。結果腳碰到了椅子,疼的她直呲牙咧嘴。

蕭湛眉頭一皺,像之前一樣幫安容。

這一回,安容有心理準備。卻現比上回更疼了。

疼的她直拿眼睛剜蕭湛,「明明可以不這麼疼的,你故意害我!」

蕭湛鬆了手。深邃如暗夜的眼睛凝著安容,「不疼。你能漲記性?」

蕭湛是故意的。

安容不是第一次走路崴腳了,已經一而再了,他不希望有再而三,讓安容知道崴腳的疼,以後走路就會用點心了。

安容氣撅了嘴,卻偏偏無話可說。

把鞋襪穿好,安容才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去庄王府刺殺惜柔郡主並縱火的是祈王的暗衛。」

蕭湛望著安容,安容便將今兒和小屁孩打聽到的話說與蕭湛聽。

蕭湛聽後,就說了一句話,「我出宮之前,祈王進宮求皇上,說他身邊的謀士杜仲傾慕惜柔郡主,願意求娶她為正妻,請皇上賜婚。」

安容瞬間啞巴了,半晌才問道,「皇上賜婚了?」

蕭湛點頭,「皇上答應了。」

能不答應嗎?

惜柔郡主容貌被毀,又雙眼盡瞎,杜仲願意娶她,還是主動求娶,一片情深意重,叫人刮目相看。

皇上樂得成全一對有情人,而且杜仲的鐘情,讓皇上大家讚賞,賜婚的同時,委以重任。

安容聽後,只覺得腦門上全是烏鴉,徘徊不去。

情深意重?鍾情?

別侮辱了這兩個美好的詞可以嗎?!

一邊薄情刺殺,一邊深情求賜婚。

不愧是謀士,心機手段叫人折服。

不過,安容更敬佩祈王,竟然說服了杜仲,並求皇上賜婚,一舉三得。

一來,幫杜仲找了個好借口,至少讓他心底的姑娘覺得,他沒有移情別戀,娶惜柔郡主是被皇上逼的,心底最愛的還是她。

二來,是博得庄王妃的好感,惜柔郡主傷成那樣,沒人願意娶,他非但願意,還求賜婚,以昭告天下,這樣的女婿,她能不打心眼裡喜歡?而且有這般深情在,將來殺了惜柔郡主,誰能懷疑是他下的手?

三來,還贏得了皇上的讚賞,加官進爵,光宗耀祖。

看來祈王真有心謀逆了,這樣討好取悅庄王妃,應該是想通過她搭上敖大將軍這條船,借兵力。

安容想著,便笑了,「皇后是徐太后的侄女,三皇子想爭奪太子之位,祈王是徐太后的養子,一心想謀反,不知道徐太后會支持誰?」

現在矛盾還未激化,祈王還是三皇子的好王叔,要是知道祈王的意圖,保不齊會兵戎相見。

徐太后夾在中間,只怕也難過。

還有皇后,她為了敖大將軍手裡的兵權,對庄王妃百般忍讓,毀了春雷琴,還幫著找大夫,被皇上猜忌,要是最後敖大將軍支持祈王,那可就有好戲瞧了。

安容一笑置之,然後說及武安侯府的令牌,並吩咐丫鬟取了筆墨紙硯來。

蕭湛瞧了安容畫的令牌,眉頭皺緊,「這好像是敖大將軍的令牌。」

安容望著蕭湛,眉頭輕擰,「你覺得真是敖大將軍火燒侯府,還是栽贓嫁禍?」

蕭湛思岑了幾秒道,「應該是栽贓嫁禍。」

留在武安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