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三章吃醋

第四百五十三章吃醋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1 23:23  字數:3795

安容心一顫,趕緊把手抽了回來。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

手中沒有握緊的錦盒,吧嗒一下掉地上了。

玉錦閣的錦盒質量極好,摔地上,依然完好無損。

芍藥趕緊蹲下,把錦盒拾起來,來不及拍灰土,趕緊把安容往後拉一點,和蘇君澤離的遠遠的。

芍藥的臉色有些蒼白,一副受了驚的模樣,她平素也挺機靈的啊,怎麼今兒就遲鈍了呢,大庭廣眾之下,少奶奶被外男握了手,她居然獃獃的看著那手,半天沒反應過來!

要是及時把少奶奶拉開,就不會有現在的窘迫了。

現在被少爺逮了個正著,周圍還圍著一堆看熱鬧的人,該怎麼辦啊,要不要剁手以示清白?

芍藥往後望,不遠處有小攤販在賣刀,小販拿著刀跟客人介紹,鋒利的刀,在陽光下寒光冷冷。

芍藥收回眼神時,覺她和安容的想法不謀而合,安容也在看刀!

芍藥趕緊去看蕭湛,只見他銀色面具下,一雙眼睛透著冷光,猶如雪山崩塌,露出那柄藏匿了千年的古劍。

蘇君澤站在那裡,溫朗如玉的臉上,滿是尷尬的紅暈,他甚至不敢看蕭湛的眼睛,他都做了些什麼?!

「我……不是故意的,」蘇君澤的聲音很低,。

蕭湛瞥了他一眼,吩咐芍藥道,「把錦盒還給他。」

芍藥身子一凜,回過神來時,蕭湛已經抓過安容的手,將她帶走了。

蕭湛的力道有些大,握的安容手腕生疼。她苦了臉道,「輕點兒,你拽疼我了!」

蕭湛猛然停住腳步,回頭望著安容,深邃的眸光帶著碎碎怒火,「他拽你就不疼了?!」

安容聽得一怔,隨即嘴角抽了幾抽。

如果她沒有感覺失靈的話。蕭湛這樣子算是吃醋了吧?

為毛她有種高興的感覺?

心底甜絲絲的。像是吃了蜜一般的。

安容的高興很明顯,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再上揚。清澈的雙眸閃耀如清晨荷葉上翻滾的露珠,在第一束陽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安容越高興,蕭湛的臉越黑,哪怕被面具遮擋著。安容也知道這會兒他的臉跟銀霜炭沒什麼區別了。

「不許笑!」蕭湛抿著唇瓣道。

安容還真的不笑了,但是肩膀抖成篩子了。赤果果的挑釁,挑釁的蕭湛額頭青筋暴起。

最後一生氣,把握著安容手腕的手一甩,徑直走了。

安容大鬆一口氣。再憋下去,腮幫子都要僵硬了,手腕也疼。

安容一邊揉手腕。一邊追上蕭湛,蕭湛的腳步很大。安容壓根就跟不上他,只好拽了他的袖子借力了,嘴裡卻問道,「你真生氣了啊?」

蕭湛沒有說話。

安容顧盼嫣然,巧笑情兮,明眸善睞道,「我以為你從來不會吃醋的。」

蕭湛動了動胳膊,想掙脫開安容的手,不過力道很小。

這時,趙成將馬車趕了過來。

搬來凳子,安容鬆開蕭湛的手,抓著馬車門往上爬。

遠處,有駕精緻奢華的馬車停在那裡,一隻柔弱無骨的手掀開珠簾,看著街上這一幕,她嘴角的笑明媚動人。

看著蕭國公府的馬車走遠,她的眸光又落到蘇君澤的身上,見他背影落寞,她的嘴角緩緩上揚。

收回視線,朝傾公主從馬車小几里拿出筆墨紙硯。

筆走龍蛇,寫了一堆。

一盞茶的時間後,她掀開車簾,把信遞的出來,交給車夫道,「把信交給東欽侯世子。」

那車夫容貌剛俊,不是趙風。

他接過信,點頭道,「屬下這就去辦。」

再說,安容上了馬車之後,她以為蕭湛也會跟進來的,誰想他選擇了騎馬。

安容一個人坐在馬車裡,真是百無聊奈。

要說她心情很糟,那是半點沒有,心情極好呢。

她從沒想過,蕭湛會吃醋,她一直覺得這兩個字離他很遠。

之前,雖然蕭湛很不滿意她和清顏走的近,有事沒事就把她掛在嘴邊,那是反感,不是吃味兒。

這一回,他是真的生氣了。

前世,清顏當著他的面幫蘇君澤包紮過,他面無表情,坦然的很,安容一直覺得他心胸寬闊,很信任清顏。

這一世,他吃味兒,不知道是小氣了,還是不信任她?

安容兀自猜測,手托著下顎,在那裡呆走神。

左等右盼,馬車總算是到國公府前停下了。

安容趕緊鑽出馬車,彼時,是芍藥扶著她下來的。

扶著她下馬車的空檔,芍藥道,「少奶奶,那玉簪東欽侯世子沒要,奴婢就送去玉錦閣了,讓掌柜的送兩隻上好的玉簪去東欽侯還給蘇大姑娘。」

這樣一來,就不算是欠他人情了。

芍藥這樣處置,安容滿意的點點頭。

見蕭湛翻身下馬,邁步進府,安容趕緊追上去。

好么,因為心急如焚,安容在邁過蕭國公府門檻的時候,吧嗒一下,把腳給崴了,疼的她只叫。

蕭湛聽見了安容的叫疼聲,以為她是裝的,沒有回頭。

安容氣的就坐在門檻上,不走了。

芍藥一臉黑線的前望望,後望望,少奶奶啊,國公府里里外外都是人呢,這樣坐門檻上,不合適吧?

安容哼了鼻子道,「有什麼合適不合適的,腳疼走不了了,你讓我爬回去呢?」

芍藥有些無力,什麼爬回去,不是還有她扶著么,就算沒有她,外院也有好些丫鬟的啊。

安容死賴著不走,輕揉腳腕。

蕭湛走了半天,沒聽到身後有動靜,就回了頭。

他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