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弟四百五十二章玉簪(求粉紅)

弟四百五十二章玉簪(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1 01:30  字數:3675

小廝的聲音很急,掌柜的眉頭挑了一挑。

玉錦閣能出什麼事兒?

沒人敢找玉錦閣的麻煩,難不成還能像濟民堂那樣,被人給砸了?

掌柜的邁步出去,問小廝,「出什麼事了?」

小廝抹著額頭上的汗珠,道,「前幾日,客人送了圖紙來,玉錦閣幫著打造,約定今兒來取,剛剛,我將玉簪取來,去方便了下,回來時,李丁以為那是賣的,擺櫃檯上,讓人買走了……。」

賣客人定製的玉簪,從玉錦閣開張起,還就這麼一回啊。

這些日子,玉錦閣生意慘淡,小廝們干起活來也懶散了,旁的簪子半天賣不掉,這個偏很快就賣了,真是倒霉。

掌柜的臉色微變,「還不趕緊去追回!」

小廝臉色苦癟,「我也想啊,可玉簪是弋陽郡主買了送給安陽郡主的,錢是弋陽郡主付的,簪子在安陽郡主手裡,我不知道找誰要。」

掌柜的也為難了,這簪子還真不好要回來。

安容一臉黑線,玉錦閣難得犯錯,竟這樣叫人哭笑不得。

不過簪子在弋陽郡主和安陽郡主手裡,她倒是放心,「我去找她們要吧,不知道這會兒兩位郡主在哪兒?」

小廝忙道,「兩位郡主進了莫家綢緞莊。」

安容笑了笑,帶著丫鬟出了玉錦閣。

莫家綢緞莊就在不遠處,走路不要一會兒就到了。

安容覺得她去要回玉簪,是輕而易舉的事,掌柜的也這麼認為的。

可事實是……一波三折。

誰能料想到,弋陽郡主送給安陽郡主的玉簪。安陽郡主都還沒佩戴,就又轉身送人了?

而且這個人,還不是別人,是蘇可馨。

安容邁步進莫氏綢緞莊。

莫氏綢緞莊是京都第一綢緞莊,裡面布料齊全,有些貢品,甚至是價值不菲的綢緞。提前預定。都有可能買到。

此刻,弋陽郡主和安陽郡主正在二樓挑選,安容邁步上樓時。弋陽郡主正拿了塊浣花錦在安陽郡主身上比對,笑道,「這布料我可是喜歡極了,你要不要。那我就買了。」

安陽郡主悄然一笑,「這麼好看的布料。我當然喜歡了,不過你方才送了我玉簪,我也該投桃報李才是。」

說完,安陽郡主吩咐小夥計道。「把浣花錦包好,送瑞親王府去。」

小夥計連連點頭,一邊接過綢緞。

弋陽郡主嘴一撅。庠裝生氣道,「下回。你還將我送你的東西轉手送人,我再也不送你東西了。」

安陽郡主忙哄她道,「弋陽,對不起嘛,我知道錯了,我早前就答應送她玉簪,結果一直挑不到可心的,方才進門,她瞧見我手裡拿著錦盒,就當是送給她的了,我哪好意思說不是啊?」

安陽郡主越哄,弋陽郡主的嘴撅的越高,心底在埋怨瑞親王世子。

沒錯,是在埋怨她大哥莫翌塵。

同樣都有大哥,咋區別那麼大呢?

那麼多姑娘喜歡蘇君澤,然後可勁的巴結蘇可馨,東西一堆一堆的送,連安陽郡主都不例外,怎麼就沒人送她啊?

她也想賣大哥,奈何大哥不值錢啊,她就沒弄明白,大哥比蘇君澤差在哪裡了?

論家世,蘇君澤遠比不上他是親王世子。

論容貌,大哥和他不相上下,甚至略勝一籌。

論才華,更是相差無幾啊。

怎麼大哥就沒姑娘喜歡呢?

最後,弋陽郡主嘆道,「玉簪都送你了,你是送人,還是自己戴,都是你的事,我還能束著不不許么?」

安陽郡主這才放下心來。

然後,安容的心就提起來了。

芍藥就問了,「少奶奶,玉簪幾經轉手到了蘇大姑娘手裡,還怎麼要回來?」

真是的,一隻小小簪子,也能牽扯這麼多人。

它到底長什麼樣兒,居然這麼受人喜歡?

弋陽郡主的丫鬟葵香瞧見了安容,忙對弋陽郡主道,「郡主,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來了。」

弋陽郡主一瞥頭,就瞧見了安容,精緻的臉蛋上瞬間浮起一抹笑,趕緊朝安容走過來。

嘴甜的一口一個安容姐姐,然後道,「你也來選綢緞的嗎?」

安容搖頭,「我是來找你的。」

弋陽郡主先是一怔,隨即擔憂了,別是沈安閔出事了,她可是聽說了武安侯府被燒的事,趕緊把安容拉倒一旁,小聲問,「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安容點點頭,弋陽郡主臉就有些蒼白了。

安容嘆息道,「我來是為了之前你在玉錦閣買的玉簪,那玉簪是有主之物。」

弋陽郡主瞬間臉紅了,氣的,真是嚇死她了,原來是為了一根玉簪。

只是,「那玉簪我送給了安陽郡主,她又送給了蘇大姑娘。」

弋陽郡主說完,問道,「那玉簪是誰的?」

安容沒有回答,一來是玉錦閣需要替客人保密,二來她確實不知道是誰的,只道,「那玉簪還有要回來的可能嗎?」

弋陽郡主眼帘輕眨,玉錦閣的玉簪,怎麼要安容姐姐來取?

是知道她們關係好,托她來的,還是玉錦閣就是她的啊?

弋陽郡主不喜歡亂猜,不過安容有事找她幫忙,況且,玉簪也是她選的,便道,「我去找安陽,讓她把玉簪要回來。」

說完,弋陽郡主拉著安容朝安陽郡主走去。

安陽郡主撇了安容和弋陽郡主一眼,故作生氣道,「有什麼悄悄話是我聽不得的?」

弋陽郡主白了她兩眼道,「我送你的玉簪不是玉錦閣的,是別人定製的,玉錦閣的小廝犯了迷糊,把它擺櫃檯上了。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