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五十章令牌(求粉紅)

第四百五十章令牌(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10 02:24  字數:3966

安容的聲音很急,聽的趙成心一抖。

少奶奶上馬車之前,爺可是叮囑他,要照看少奶奶,確保她安全無虞的。

街上人來車往的,他都小心又小心,生怕出點兒事。

腦袋正繃緊著呢,就聽安容這樣喊,趙成的小心肝沒差點嚇聽。

他還以為馬車太顛簸,安容動了胎氣,要趕緊停車看大夫。

趙成一邊勒緊韁繩,一邊忙問,「少奶奶,出什麼事了?」

安容已經掀開車簾了,道,「我下車有事。」

趙成趕緊從車轅落地,然後搬了凳子過來,芍藥和海棠過來扶她下來。

等下了馬車,趙成剛要再問,結果安容扭頭朝後走。

趙成把馬車一丟,緊隨其後。

安容朝小巷子走去。

腳步很輕,她是奔著偷聽去的。

可是到了小巷子一看,一堵牆堵在那裡,哪裡有祈王和杜仲的身影兒?

安容眉頭輕皺,她沒有看錯啊,祈王是拽著杜仲的衣領子進了小巷,怎麼會消失,就算她看錯了,也該有人才對吧?

安容很泄氣。

芍藥東張西望了一會兒,沒發現什麼特別之處,便問安容,「少奶奶,怎麼了?」

安容搖搖頭,轉身要走。

結果有哐當聲傳來,安容驀然轉身,便見一個竹簍子里露出來一個小腦袋,伸手做了個噓的聲音,「你們小點兒聲,別害我被抓到。」

海棠望著他,見他才不過六七歲的樣子,問道,「誰要抓你?」

「捉迷藏,你說誰抓我呢?」小屁孩白了海棠一樣,小心的把腦袋給遮上。

安容邁步走過去,掀開竹蓋。

小屁孩有些生氣,可是見安容穿戴非凡,又笑容溫和,撇撇嘴,蹲那裡不說話了。

安容笑問他,「你一直在這兒?」

小屁孩不情願的點了下頭,有些生氣道,「躲好一會兒了。」

真是的,早早的被抓住,不好玩。

躲了半天,愣是沒人來找他,更不好玩。

安容眸底流淌過些許笑意,問他道,「那我來之前,這裡是不是來了兩個大哥哥?」

小屁孩點點頭,「來過。」

安容忙問,「你可注意到他們說了什麼?」

小屁孩抬眸看了安容一眼,蹲在那裡不說話。

偷聽可不是什麼好事,雖然他聽到了,可他不是故意的,他是無聊。

安容讓芍藥拿了五兩銀子給小屁孩,小屁孩蒙了,唰的一下從竹筒里站起來。

小竹筒很輕,能躲人的空間很小,乍一下,小屁孩身子不穩,直接朝前撲過去。

芍藥及時拉了他一把,小屁孩還是摔了一下,不過輕了很多。

不過芍藥手裡的銀子就丟地上去了,小屁孩拍拍身上的灰,把銀子撿起來還給芍藥。

芍藥有些詫異,「這是給你的,只要你回答我們少奶奶的話就成了。」

小屁孩眼珠子瞬間睜大,眸底冒精光,竟是比夜空繁星還要閃亮。

小屁孩看著手裡的銀子,簡直不敢相信,父親做工三個月,才拿了個比這個小很多很多的銀子,那一天,他吃了肉和肉包子。

「這個能買很多很多的肉吧?」小屁孩問道。

芍藥鼻子瞬間一酸,她小時候也這樣,吃不飽穿不暖,「是呢,能買很多的肉。」

安容素來心軟,不過她要問的事更重要,「小孩兒,你說那兩個哥哥說了什麼話,我給你買糖葫蘆,糕點和包子,隨便什麼都行。」

小屁孩咽了咽口水,把銀子揣兜里,死死的捂著,才努力回想,然後有了如下對話。

打人的哥哥:誰讓你擅自動用暗衛殺人的,本王信任你,你就敢為所欲為了,是不是哪一天,你連本王也殺?!

被打的哥哥:王爺,你知道我有心愛的姑娘,此生非她不娶,太后逼我娶她,我做不到。

打人的哥哥:我只是讓你做做樣子,等進了門,她什麼時候死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

被打的哥哥:遲早都是死,我何不讓她現在就死?

小屁孩說完,抬頭看著安容道,「就說了四句話,然後他們就不見了,再然後,你們就來了。」

安容陷入沉思。

前世,惜柔郡主沒少找杜仲的茬,有流言蜚語說惜柔郡主送過荷包給祈王的謀士杜仲,被拒絕了,惜柔郡主惱羞成怒。

莫非那些流言是真的?

惜柔郡主是庄王妃的愛女,即便毀容了,要想她出嫁,也不是件難事。

杜仲只是個謀士,哪怕他再有才華,也只是個謀士,郡主下嫁,已經是他及時修來的福分了。

太后有意要他犧牲,去討庄王妃和敖大將軍的歡心,他不得不聽從,可又不想違逆自己的心,所以想殺了惜柔郡主?

安容覺得自己沒有猜錯。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在庄王府大開殺戒的不就是祈王的人了?

還有行宮的刺殺,只怕和他也脫不了干係。

大周和北烈、東延開戰,朝廷肯定會焦頭爛額,到時候他趁機謀反,就輕而易舉了。

只是在侯府放火的人,也會是他嗎?

好像武安侯府和他沒有利益衝突吧,一邊去殘害庄王府,一邊來燒武安侯府,他吃飽了撐的慌嗎?

安容想不通。

海棠扶著她往外走,芍藥則和那小屁孩說話,給他買好吃的,還叮囑他方才的話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他爹娘。

小屁孩一臉糾結,「我不說實話,我娘問這銀子從哪裡來的,我怎麼回答?」

芍藥笑道,「你就說你撿了根木簪,還給了一個少奶奶,然後她給了你五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