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四十八章被燒(求粉紅)

第四百四十八章被燒(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9 02:02  字數:3877

清晨,蒙濛霧靄,像是一層薄紗籠罩在臨墨軒上空。

雞鳴第一聲,安容便醒了。

心裡積了事兒,有了擔憂,就睡的不安穩。

安容之前,從未見蕭湛起過床,這個時辰,蕭湛開還睡著。

透過窗外朦朧亮光,安容從蕭湛懷裡睜開雙眼,悄悄的,想掙紮起來。

不敢驚擾蕭湛的她,力道很輕柔,這樣的力道,如何掙脫得了蕭湛的桎梏?

安容試了兩回,沒能睜開,便索性不動了,就那麼欣賞著蕭湛的睡顏。

睡著的他,自然是沒有戴面具的,俊美絕倫如妖孽般的臉,精緻的不見一絲的瑕疵,安容伸手摸了摸,沒有她皮膚柔軟,但是滑膩卻是一點也不輸給她。

安容撅了撅嘴,一個大男人,要這麼好的皮膚做什麼,簡直是浪費,尤其是他終日以面具示人,更是浪費又浪費。

更叫人生氣的是,要不是她在純善泉里泡了兩回,皮膚還比不過他呢,簡直能把人活活鬱悶死。

不過也不奇怪,他每個月都要泡純善泉,雖然不多,但勝在持之以恆。

此刻的他,雙眸緊閉,睫毛也很修長,這樣修長的睫羽,卻配了一雙深邃冰冷的雙眸,浪費。

還有蕭湛光潔飽滿的額頭,被面具遮著,只能偶爾欣賞下,浪費。

真是白瞎了這麼張俊朗如神祗的臉啊。

安容嘴撅了撅,忽然發覺。蕭湛下顎長了鬍鬚。

很淺,但是確確實實有。

安容大為詫異,伸手去摸。

蕭湛,是除了宮裡太監之外,唯一一個她見過卻沒有長鬍須的男子了。

雖然……前世她也沒見過蕭湛幾回。

但,我們常說,「嘴上無毛,辦事不牢。」

哪怕蕭湛辦事很成熟穩重,可總給人不靠譜的感覺。

安容新奇的摸了又摸,直到腦袋上傳來醇厚如泉聲。「還沒摸夠?」

安容嚇了一跳。臉不期然紅了,雖然摸得是鬍鬚,可總覺得過於孟浪了。

安容紅了臉,卻沒有把手收回來。哼了鼻子道。「摸摸怎麼了。你前世都沒長過鬍子,我以為你不長的。」

蕭湛一臉黑線。

男人都會長鬍子的好不好,他怎麼會例外。只不過他每天都會把長出來的鬍鬚刮掉,很乾凈,就跟沒長一樣。

況且,以前他的臉受過傷,壓根就沒人敢盯著他的臉看。

「你不是怕我怕的見了便繞道,如何發覺我沒長鬍須?」蕭湛捏了安容的臉道。

另外一隻手,就很不老實的亂動了。

安容扭著身子,把他的手往外拽,蕭湛把安容說的話,原樣奉還了,「摸摸怎麼了?」

安容瞬間無言以對。

只聽蕭湛輕聲呢喃,呢喃聲中透著一股沙啞,「三五日一回……。」

安容臉皮一燥,正要縮脖子,蕭湛一翻身,就把安容壓住了。

錦被翻飛,鴛鴦帳暖。

清晨的霧靄散去,天邊透過一縷晨曦。

漸漸的,窗外大亮了起來。

睡了一夜的鳥兒,站在枝頭伸手翅膀,晃著腦袋,嘰嘰喳喳,叫的歡快。

喻媽媽習慣了早起,在院子里走動,聽到屋內的動靜,老臉一熱,看了緊閉的房門好幾眼。

眸底透著一股擔憂。

少奶奶可是有了身孕的人兒,哪經得起這架勢?

年少貪歡可以理解,可一大清早的,丫鬟還沒起呢,就……別胡鬧任性了一夜才好。

聽到丫鬟的腳步聲,喻媽媽紅著臉吩咐道,「去廚房多燒些熱水,一會兒少爺少奶奶要沐浴。」

冬兒走過來,問海棠道,「海棠姐姐,芍藥姐姐昨兒好像沒回來?」

海棠點點頭道,「應該是李老夫人留她過夜了。」

「那芍藥姐姐今兒還回來嗎?」冬兒問道。

海棠搖頭,「我也不清楚呢,應該會回來吧?」

正說著呢,就聽到院門口有人呼喊,「冬兒,給我開院門。」

冬兒聽得心上一喜,忙跑過去開院門。

等見了芍藥後,冬兒懵了。

之間距離她一米遠處,站著個渾身烏漆墨黑的女子,頭髮凌亂,衣裳還破爛不堪。

冬兒仔細看了好幾眼,才確定她是芍藥,小眉頭就皺緊了,問,「你不是去了李將軍府嗎,怎麼會這樣,你不會是得罪了李將軍,被扔乞丐窩去了吧?」

不對,街頭乞丐比她還要乾淨三分。

芍藥抬起手,要拍冬兒的腦門,冬兒趕緊把身子一閃,躲避開,她可不想一大清早的洗澡了,昨晚換下來的衣裳還沒洗呢。

芍藥呲牙道,「我一夜沒睡,剛從侯府回來呢。」

海棠邁步走過來,聽得一懵,「怎麼是從侯府回來,你不是去了李將軍府嗎?」

芍藥瞅著一身臟,嫌棄道,「少奶奶還沒醒,我先去洗個澡換身衣裳,一會兒有大事稟告呢。」

說著,芍藥趕緊回房。

冬兒幾個丫鬟去幫她拎水。

屋內,蕭湛饜足的摟著安容,摸著她的臉,神情溫柔的像是寒冰消融。

安容則疲乏的閉眼熟睡,像貓兒一般蜷縮在蕭湛的懷裡。

蕭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經過了他晨練的時辰了。

他抽回手,小心的起身,幫安容蓋好被子,拿了衣架上的衣物,穿戴好,便出了屋。

去書房之前,還不忘吩咐丫鬟不要吵到安容。

然後,安容一覺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醒來時,屋子裡的丫鬟個個面色凝重。

安容扭著眉頭看著她們。心底有不好的預感,忙問,「可是出什麼事了?」

芍藥撅了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