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四十七章打賭

第四百四十七章打賭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8 00:51  字數:4962

朝傾公主聽得眉頭皺緊。看書神器

惜柔郡主的臉都快好了,能出什麼大事?

芍藥站在安容身側,興奮的雙眼直冒光,竟是比夜空閃亮的星星還要耀眼。

真的出事了!

等了這麼久,總算是不辜負她日夜祈禱,再不出事,她都要心力憔悴了。

芍藥迫切的想知道混合毒藥有什麼效果,可是她不敢問,生怕被朝傾公主看出來點什麼,憋的慌。

不過朝傾公主問了,「惜柔郡主的臉怎麼了?」

丫鬟回道,「惜柔郡主的臉本來好好的,可是濟民堂的大夫幫惜柔郡主臉上抹葯,不到半盞茶的功夫,惜柔郡主就疼的在床上直打滾,這會兒臉上青一塊紅一塊,嘴也歪了……。」

想起惜柔郡主的慘狀,丫鬟都打哆嗦。

她可是見過惜柔郡主容貌的,雖算不上傾國傾城,亦不遠矣,卻一再遭遇毀容,現在根本就不能瞧了,實在是可憐。

丫鬟說的聲音不小,安容聽得清清楚楚。

蒙怔了有沒有?

安容和芍藥兩個面面相覷,不懂哪裡出岔子了,居然完美的栽贓嫁禍給了濟民堂。

老天爺對她們是不是太好了點兒,簡直如有神助啊。

芍藥嘴角的笑憋不住了,捂著肚子直笑,還不忘記用眼神轟朝傾公主走,等她走了,就沒了顧忌,想笑便笑了。

朝傾公主的臉色極其難看,「那濟民堂的大夫呢?」

因為惜柔郡主的臉有了好轉,濟民堂的大夫也有十足的把握幫她治好,惜柔郡主就從皇宮搬回庄王府了。

惜柔郡主的臉現在起了變化,以庄王妃的心性。濟民堂的大夫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果不其然,丫鬟道,「濟民堂的大夫對惜柔郡主的病素手無策,庄王妃一怒之下,打斷了大夫一隻手,如果治不好郡主的病,就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朝傾公主眼神冰涼。

她在北烈順風順水。來了大周。竟四處碰壁,要開鋪子,居然接二連三的出事!

朝傾公主回頭撇了安容一眼。見她笑的燦爛,臉色越沉。

直覺告訴她,這事和昨兒武安侯府的鬧劇有關。

朝傾公主一甩雲袖,邁步走了。

她要親自去庄王府看看。

等她走後。芍藥徹底憋不住了,「怎麼會這樣呢。我還以為毒藥沒事了呢,怎麼忽然就這麼慘了?」

安容想了想道,「估計是趙成調製的毒藥剛好互相制約了,濟民堂的大夫調製的藥膏打破了這種平衡。才會有這樣的效果。」

或許濟民堂的葯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芍藥笑的腮幫子疼,「反正是好事,本來濟民堂能治好惜柔郡主的臉。在京都名聲好轉了些,這麼一鬧。濟民堂肯定要被人笑話死。」

治不好病也就算了,還越治越差,連胳膊都被打折了,誰還敢去看病?

安容對這突如其來的意外結果滿意至極,不過朝傾公主醫術高,或許能治好惜柔郡主的病也說不一定。

要是治不好,不知道庄王妃要如何面對愛女?

安容心情不錯,邁步去藥房,打算儘快把靖北侯世子要的藥粉調製完。

可是剛進去,又有丫鬟來了,不過這一回,不是找她,是找芍藥。

只聽丫鬟道,「芍藥姐姐,李將軍府派了人來傳話,說是李老夫人身體不適,想見見你。」

芍藥聽了心一提,干姨母身子硬朗的很,怎麼會忽然不適呢?

芍藥望著安容,「少奶奶,奴婢想去……。」

不等芍藥說完,安容便笑道,「去吧。」

芍藥有些不放心,不過今兒朝傾公主已經來過一回了,應該不會再來了,叮囑了海棠幾句後,便火急火燎的出府了。

安容一忙便是一天。

除了吃午飯,幾乎就沒離開藥房。

海棠幾次怕安容累著,可是安容精神抖擻,一點疲乏也不見。

等到天邊晚霞初現,安容才抹掉鼻尖幾滴汗珠,笑道,「總算是大功告成了。」

海棠端了銅盆來給安容凈手,道,「少奶奶,是不是要叮囑靖北侯世子一聲,這些葯不要混合了用?」

「確實要提醒他一聲,這些藥粉,單獨使用我還能解,一旦混合,我可是束手無策,」安容有些擔心。

誰敢保證靖北侯世子不闖禍?

安容不但給每種藥粉配了毒藥,還寫了使用後會有什麼癥狀,叮囑連軒要謹慎又謹慎。

準備好這些,安容便出了藥房。

好巧不巧,連軒跟著蕭湛一起回來了。

見了安容,連軒喜笑顏逐,「大嫂,我的藥粉弄好了嗎?」

安容點點頭,朝海棠望了一眼,她就去拎藥粉去了。

兩小箱子,海棠拎的有些吃力。

連軒打開看了一眼,見到大大小小的瓶子,滿意的不行。

可是他的眉頭還是挑了下。

解藥?

連軒抖了下眼角,「大嫂,你配解藥做什麼?沒那個必要。」

卜達在一旁,道,「世子爺,表少奶奶肯定是怕你跟吹迷藥一樣,沒把別人迷暈,自己先暈……。」

卜達話未說完,後腦勺先挨了一巴掌。

哪壺不開提哪壺!

揭人不揭短懂不懂?!

連軒吧嗒一下,把藥箱子合上,跟安容道了一聲謝,便走了。

卜達揉了揉腦門,從海棠手裡接過另外一箱子,追上連軒。

安容瞧了好笑,問蕭湛,「連軒還沒有抓住上官昊嗎?」

蕭湛搖頭,「像是消失匿跡了一般。」

安容微微挑眉,「趙風也沒有他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