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四十六章大事(求粉紅~)

第四百四十六章大事(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8 00:51  字數:3774

沈安芙邁步上前,瞧見安容端坐在那裡,手裡的茶盞輕輕擱下,芍藥跟在身側。

屋子中間鋪了大紅地毯,兩排花梨木雕鏤椅子,後面站著一排伺候的丫鬟。

高几上擺著花卉,多寶閣上擺滿了精緻昂貴的瓷瓶和玉雕。

奢華。

一點兒也不比庄王府差。

這還只是個表少爺的正屋,要是國公府其他老爺的院子,還不知道何等奢華。

沈安芙的眸底流出羨慕妒忌的神情,她努力擠出幾抹笑容,有了笑,蒼白的臉色也有了些紅潤。

她上前,又掃了屋子一眼,羨慕道,「四妹妹好福氣。」

安容笑笑,和沈安芙相互見了禮,請她坐,又吩咐丫鬟上茶來。

然後才笑問,「不知道二姐姐今兒來是?」

沈安芙瞥了屋子裡的丫鬟一眼,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安容的陪嫁,有些話,她不想蕭國公府的丫鬟知道。

芍藥會意,擺擺手,屋子裡的丫鬟便退了出去,不過她留下了。

沈安芙這才道,「四妹妹,今兒我來,是為了舒痕膏的事。」

安容秀眉微冷,原來是來做說客的。

安容沒有接話,只端茶輕啜。

沈安芙知道安容有些不大高興,可是她來了,就要豁出去,「四妹妹,我不願意來的,可是我認了庄王妃做義母,她的吩咐,我不敢不聽,她派了人把兩盒舒痕膏還了回來,你卻沒有把兩萬

兩還回去,我今兒來。是奉她的命令來取銀子的。」

這話說的夠直白,安容就算想打馬虎都不行,索性也乾脆了。

安容勾唇冷笑一聲,「昨兒侯府好好的喜宴,被她攪合成那樣,她還妄想從我手裡拿兩萬兩走,她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吧?」

沒還她兩斤砒霜已經夠心軟了。還想要錢。她把誰當成軟柿子呢?

沒來之前,沈安芙就預料到了會是這樣的後果,可是她既然來了。就不能無功而返。

「那四妹妹,你把庄王妃送來的舒痕膏讓我帶回去,我也算是完成了任務,」沈安芙退一步道。

安容笑了。明眸善睞的笑意,滿滿的都是嘲弄。「為什麼我要答應你?」

雖然一口一個二姐姐,一口一個四妹妹,可是她們彼此都心知肚明,關係沒那麼親厚。憑什麼沈安芙就認定她這麼好說話,為了她能完成任務,損失自己?

二老爺做下的孽障。就算她也無辜,可安容記得有句話呢。叫父債子償。

她沒找沈安芙的麻煩就算了,她倒是有臉登門了。

安容隨口一句反問,輕飄如柳絮,卻讓沈安芙臉色尷尬至極,滿臉赤紅,下不來台。

沈安芙有些急了,「你收了舒痕膏,就該還銀票,要麼就別收。」

安容冷冷一哼,她還沒說話呢,芍藥就嘴快道,「又沒有人求庄王妃送舒痕膏來,更沒有人逼她,她要送就送,要拿銀票就拿銀票,她算哪根蔥呢,我們少奶奶才沒工夫陪她鬧。」

芍藥氣勢很強,背脊挺的直直的。

沈安芙差點氣爆,「混賬,你一個小丫鬟,也敢頂我的嘴,誰給你的膽子?!」

芍藥白了她一眼,「當然是爺給的了,我現在是爺的丫鬟,在國公府,在爺的地盤,沒資格說話的那個人是你,不是我。」

連朝傾公主,她都敢頂撞,何況是她了。

要是爺知道了,保不住還會打賞她呢。

少奶奶這些個姐妹,除了六姑娘,其他人,壓根就沒有半點情分可言。

需要時,就一口一個四妹妹叫的甜。

不要時,就背後捅刀子。

這樣的姐妹,早早的撕破臉皮拉倒,裝來裝去也不嫌累的慌。

安容望著芍藥,嘴扯了又扯,「你能別搶我的話么?你把我的話說了,我說什麼?」

芍藥囧,「奴婢是丫鬟,幫少奶奶是應該的。」

安容白了她兩眼,望著沈安芙道,「你明知道庄王妃認你為義女是不懷好意,你還助紂為虐,你要怎麼樣,我管不著,但是別想從我這裡拿到什麼,去博取庄王妃的好感。」

安容這話,算是把沈安芙回絕死了。

沈安芙咬著唇瓣,死死的看著安容,彷彿看久了,安容就會改主意一般。

可是看了半天,安容也沒反應。

沈安芙將眸光收回來,起身,準備離開。

就在她要走的時候,安容問她道,「那日,在侯府,你要向我借的是不是七弦琴?」

沈安芙抬頭看著安容,點點頭。

安容眉頭一沉道,「我聽說青雲寨被劫,青雲寨鎮寨之寶冬雷琴差點被盜,是不是庄王妃派人去乾的?」

安容的聲音很冷,很生氣。

芍藥在一旁,聽得眉頭皺了又皺。

什麼冬雷琴?沒聽說有人盜取青雲寨的東西啊?

沈安芙也聽懵了,「什麼冬雷琴?」

她只聽說過春雷琴,在接風宴上,被丫鬟失手摔了。

為此,皇后很不高興。

庄王妃不想得罪皇后,才萌生了賠她一把琴的想法,但是比的過春雷琴的少之又少,不然庄王妃也不會把主意打到她頭上來了。

安容渾然不知似地,道,「皇后的春雷琴被毀,雖然不是庄王妃有意為之,但如果沒有她多嘴,春雷琴不會出事,皇后心疼,庄王妃也會怕,所以才四處搜羅絕世好琴,打算賠給皇后,冬雷琴不比春雷琴遜色分毫,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了庄王妃會盜取外,我想不到還有別人。」

沈安芙眉頭一挑,眸底閃過些什麼,道,「冬雷琴不是沒被偷走嗎?」

安容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