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四十四章藥粉

第四百四十四章藥粉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7 09:58  字數:3932

「你確定沒有看錯?」安容鄭重的問。

趙成一腦門的黑線,少奶奶這事在質疑他的眼力么?

那麼奇葩的事,怎麼可能看錯呢?

他全程圍觀了好不好。

從兩人密謀聊天,再到二老爺動手動腳,再到庄王妃動情……咳咳,床上有紗帳,沒看清楚細節。

不過從庄王妃的叫床聲,和床的吱嘎聲,不得不說,即便二老爺斷了一隻手,也很生猛啊。

至少庄王妃說了,比庄王爺厲害。

不知道庄王爺聽了,心裡會作何感想?

以他玩孌童的劣跡,他估計連說話的權利都沒了。

都這樣了,他還能不確定在床上顛鸞倒鳳的就是二老爺和庄王妃?

安容沒再懷疑了,趙成不會和她開這樣的玩笑。

只是安容沒想到,借口病了,下不來床的二老爺是這樣下不來床的。

更讓她想不到的是,今兒侯府兩出叫人咬牙切齒的鬧劇,其中一個就是出自二老爺的手筆!

兩個天良喪氣的人勾搭在一起,合謀破壞侯爺的喜宴,看看誰的手段更高明。

輸的一方要答應贏得一方一個條件。

那抬棺哭喪隊伍就是二老爺的手筆!

後面那身懷六甲的婦人才是庄王妃的手段。

到底比二老爺弱了一籌。

庄王妃輸了,二老爺才會藉機動手動腳,庄王妃半推半就的順從了。

好歹也貴為王妃,哪怕被貶了,也是郡王妃吧?

居然這樣自甘墮落,和二老爺狼狽為奸,想必是對庄王爺死了心了。

庄王妃從來就不是一個委屈自己的人,當日知道庄王爺玩孌童,她就連夜要回娘家,而不是替庄王爺遮掩隱瞞,不然庄王爺也不會身敗名裂。

至於二老爺,安容提及他就覺得嘔心。

四處給人戴綠帽子,都斷了一隻手了,還這麼不安分,簡直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估計也會像征服大夫人那樣,讓庄王妃對他死心塌地。

和大夫人,好歹還要顧及偌大個侯府,怕被人知道。

和庄王妃就容易的多了,庄王爺被罰守皇陵,他們可以胡作非為了。

想著,安容嘴角勾起殘忍的笑,吩咐趙成道,「派人密切注視二老爺,若是他和庄王妃往來密切,就把這事告訴庄王爺知道。」

庄王爺喜歡玩孌童,可不代表會縱容庄王妃給他戴綠帽子,她坐等這對夫妻狗咬狗。

趙成邪笑兩聲,縱身一躍,便消失在了人前。

從始至終,蕭湛都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等到趙成走了,安容才望著他,「你怎麼不說話?」

蕭湛眉頭一挑,笑問,「說什麼?」

說什麼?!

一句話,反問的安容啞口無言。

她決定了,今晚不再和他說話了。

安容氣咻咻的邁步便走。

芍藥懵懵的,不知道安容怎麼就不高興了,忙小跑追上。

蕭湛在後面走著,他步子大,就算安容走的快,也甩不掉蕭湛。

倒是安容自己,走了一天了,就算歇了好一會兒,可是多走一會兒,就走不動了,速度又慢了下來。

到這時,蕭湛才道,「除了面對朝傾公主,其他人你都很正常,不用我幫忙,你都能應付。」

也就是,不犯傻。

安容一口老血堵在喉嚨里,沒差點噴出來。

不幫忙出謀劃策就算了,還貶她!

不過忙了一天了,她一直沒想朝傾公主的事,也沒來得及和大哥二哥商議,這會兒要好好琢磨了。

這一回,朝傾公主給她和侯府帶來的衝擊,可比二老爺和庄王妃大。

二老爺他們是存心找茬,大家都知道,不過就是笑笑當成是熱鬧看,侯府上下心底堵那麼三五天,也就沒什麼了。

可酒坊不同,酒坊給侯府和她帶來豐厚的收入,還有酒水生意建立起來的關係網,現在都搖搖欲墜了。

商人,重的是利。

只要酒水質量一樣,他們自然會趨向於便宜的,這也是人之常情。

總不能別人酒鋪價格低,沈家酒坊價格高吧?

沈家勢必要跟著降價了。

不過,安容並不贊同這樣的做法。

她不想妥協。

朝傾公主能狠下心對她下毒手,她還狠不下心去查封她的酒坊?!

她是北烈公主,她在北烈開百十個酒坊,沒人管她,可這裡是大周。

如今戰爭在即,她為北烈掙錢,就能招募更多的將士,來屠殺我大周的百姓。

安容不想打戰,可要真打起來,她的心自然是向著蕭湛,向著大周。

只是查封這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她辦不到。

所以,安容求蕭湛了,「能幫我查封朝傾公主的酒坊嗎?」

蕭湛有些詫異,安容此話,讓他刮目相看啊。

他望著安容,深邃的眸底有抹笑意,道,「查封倒是小事一件,不過你覺得查封有用嗎?」

安容不解,「為什麼沒有用?」

「提純酒水的法子,朝傾公主知道,就算查封了酒坊,她還是可以再賣給別人,不會妨礙她掙錢,」蕭湛的聲音醇厚。

安容擰緊秀眉,「可這樣,她也會損失慘重。」

蕭湛嘴角上揚,「她不會損失,她是北烈公主,她在北烈開酒坊,有朝廷支撐,是壟斷。」

大周的銀子,對於北烈公主來說,是能掙一筆是一筆。

安容臉色微青,蕭湛的話,她聽明白了。

與其讓朝傾公主去掙這筆銀子,不如沈家酒坊來。

掙完這一筆後,以後沈家酒坊就和大家一樣了。

要想酒坊生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