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四十三章找茬(求粉紅)

第四百四十三章找茬(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6 15:33  字數:3934

花轎臨門,還沒停下呢,送喪的隊伍就把侯府大門佔了,好巧不巧,那棺材正對侯府正門。

送喪的人,披麻戴孝,跪了一地。

侯爺坐在高頭大馬上,看著那跪著的人,臉色鐵青一片。

司儀傻眼了,這該怎麼辦啊?

路就那麼大,沒法相讓啊。

難道要迎親隊伍貼著牆壁和送喪隊伍胳膊對著胳膊走嗎?

福總管滿頭大汗,看著安容,那慚愧的眼神,恨不得以死謝罪了好。

四姑奶奶明明提醒了他,要小心有人挑事找茬,他當時沒放在心上,只盯住下人們注意些。

誰能想到會來這麼一招?

能來的這麼迅猛湊巧,看來離侯府不遠。

只是侯府跟前這一條路今兒忙的很,一忙就亂,怎麼都沒人注意到?

誰能想到那些人就在不遠處瞧著,等侯爺迎親過來,從懷裡掏出麻衣白布穿戴好,抬著馬車上事先準備的棺材就過來了?

根本是防不勝防。

芍藥站在安容身邊,見安容臉色冷陰陰的,忍不住道,「少奶奶,現在該怎麼辦,庄王妃簡直是欺人太甚了。」

芍藥說完,又加了一句,「庄王妃現在越來越變本加厲了,再不給她點厲害瞧瞧,只怕她還會做出更加喪心病狂的事來。」

安容聽得冷笑一聲,「惜柔郡主的臉不過才好轉了一點,她就又有心思蹦躂了。」

連她都捨得在自己女兒臉上做文章,她就更沒什麼捨不得了!

「去把趙成找來,」安容咬著牙關道。

芍藥左右瞄瞄,不敢走啊,她生怕有第二個沈安姝,會在安容背後捅刀子。

好在海棠擠了過來。

芍藥便對安容道,「少奶奶,你讓趙成大哥去做什麼事,直接吩咐奴婢吧,這裡擁擠的很,他就是過來了也沒法靠近。」

安容想想也是,便湊到芍藥耳邊低語了兩句。

芍藥雙眸嶄亮,點頭如搗蒜。

芍藥擠著人群去了侯府,把趙成喚來,吩咐了幾句話後,又趕緊擠到安容身邊去。

哭喪隊伍和迎親隊伍僵持不下。

哭喪隊伍沒有往回抬的道理。

迎親隊伍同樣沒有!

誰也不讓誰,就那麼卡著了。

就在安容想擠到前面去的時候,花轎停下了,轎帘子被掀開,走出來一身喜服的新娘子。

隔著蓋頭,她笑了,「看來你說的不錯,武安侯府果真是水深火熱,成個親,都有人送這麼大的禮。」

裴語下了花轎,侯爺趕緊下馬,過去扶她。

侯爺歉意道,「讓你受委屈了。」

只聽她赫然一笑,皓腕一抬,竟是當著侯爺的面把蓋頭揭了。

沉重的鳳冠下,是一張月貌花容的臉,螓首蛾眉,膚如凝脂,齒如瓠犀,秀麗端莊。

比大夫人要美上數倍不止。

一堆人都看呆了。

對侯爺的羨慕妒忌啊,第二個填房居然這麼漂亮,真是走的狗屎運啊。

但是很快,眾人眼睛就睜得更大了。

只聽那鳳冠霞帔的女子冷冷一笑,吩咐道,「來人,去給我查,我倒要看看是誰給我下馬威,不整死,老娘跟他姓!」

溫婉的臉上,瞬間帶了凌厲氣息,讓人覺得有些英姿颯爽。

說完,竟是不顧眾人眼線,又把喜帕蓋上了。

然後喜婆趕緊拿紅綢過來,讓侯爺牽著她進侯府。

直接將那一堆跪著的哭喪隊伍給無視了。

不過有些人不是你無視,就不找茬的。

這不,裴語路過的時候,不小心踩了地上撒的紙錢。

有人抬手去碰裴語的腳。

就在這時候。

侯爺腳一抬,直接踹了過去。

硬生生的將那人踹到了抬棺材的人身上。

然後棺材掉地上了,壓斷了兩個抬棺材人的腿,還好,棺材沒掉開。

但是,哭喪隊伍亂了。

幾乎要鬧起來,福總管趕緊叫來小廝攔住他們,侯爺和裴語才能安然進侯府。

進了侯府就好了。

一切依照規矩來,吹吹打打,進了正堂。

邁火盆,跨馬鞍,再就是拜天地。

結果,剛拜完天地,又有人鬧事了。

前院來了個身懷六甲的婦人,站在門前哭,罵侯爺沒良心,說好了等毒死大夫人,休她回門,侯爺離京辦差回來,就迎娶她過門,如今人回來了,娶的卻是別人!

她一個良家婦女,清白身子給了侯爺,如今沒名沒分,肚子里還有孩子,將來可怎麼活。

婦人跪在地上哭的傷心,幾欲斷腸。

侯爺額頭青筋暴起,拳頭握的嘎吱嘎吱亂響。

老太太坐在那裡,臉色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安容氣的心口疼。

裴語氣煞了,她一把掀了蓋頭,冷冷的望著侯爺。

侯爺欲哭無淚。

「站著別動,」裴語說著,饒過侯爺身後將他胸前的大紅綢緞取下來,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挑了個穿的喜慶的男子,把紅綢系在了他身上。

然後吩咐道,「去將那婦人接進來。」

福總管不敢耽擱,趕緊出去把那懷了六甲的婦人請進來。

然後,喜堂上就上演了滑稽一幕。

那口口聲聲說懷了侯爺骨頭的婦人朝站在裴語身邊系在紅綢男子就撲了過來,一口一個負心漢。

那男子囧了,「夫人,你認錯人了。」

那婦人哭道,「你個沒良心的,你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認得。」

男子淚奔,雖然你有那麼兩分姿色,可也忒眼瞎了吧?

「這誰請來搗亂的,也太不靠譜了吧,沒給她瞧瞧侯爺的畫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