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四百四十二章晦氣

第四百四十二章晦氣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6-05 22:53  字數:3996

馬車平穩的朝前駛去。

滾滾馬蹄,混著風聲,還夾帶了蕭湛肆意的笑。

蕭湛心情極好,可是安容的心情很遭。

因為蕭湛笑之前,手還捏了下她的臉皮。

這是在說她吹牛,臉皮太厚!

有什麼好笑的,等你笑岔了氣,就該我笑了。

此刻,安容心底就一個想法:掙錢,掙大把大把的錢,然後一大摞一大摞的銀票丟蕭湛跟前,他要再不信,就摘下他的面具,丟他臉上!

安容鬥志昂揚。

一刻鐘後,馬車緩緩停下。

安容掀開車簾,望著外面,只見通往武安侯府的路上,人來車往,甚是熱鬧。

平常,從這裡回武安侯府,連小半盞茶的功夫都不用。

今兒,花了足足一盞茶的時間,才勉強看到侯府大門。

心急的安容,乾脆拉著蕭湛下了馬車,步行回府。

遠遠的,安容就瞧見福總管帶著七福迎接賓客。

頭頂上的匾額比之前更亮堂了,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

見到安容和蕭湛過來,福總管一邊給人拱手作揖,讓人領著他們進府,一邊朝安容走過來。

福總管臉上洋溢著笑容,請安道,「四姑奶奶、四姑爺來了呢。」

安容見福總管眼睛有些發青,還有些血絲,就知道他這些日子吃了不少的累。

「府里這麼忙,辛苦福總管了,」安容感謝道。

福總管這些日子是真辛苦,府里沒有正經能管事的,大事小事都得他先操遍心,處理的妥當了,再去給老太太和懷了身孕的三太太過目。

侯爺娶妻,是大事啊,比安容出嫁還要大,都他一個人忙裡忙外,已經好幾天沒有合眼了。

這會兒站著,都有些吃力。

不過能得安容這麼體諒,福總管覺得渾身都是勁,笑道,「不累,新夫人不用一個時辰就要進門了,往後侯府內院有了當家做主之人,老太太也輕鬆了。」

知道安容對新夫人滿意至極,這些話,福總管說起來心也不虛,他真是這麼想的。

福總管要招呼客人,不能和安容多說。

甚至今兒賓客來的太多,招呼人的丫鬟都不夠使喚。

安容把陪嫁的丫鬟帶了七八個回來,這會兒全用上了。

安容邁步要走,想起來一件事,叮囑福總管道,「一會兒要是有人搗亂,直接亂棍打出去。」

福總管聽得愕然,「侯府成親,還有人搗亂嗎?」

「以防萬一,」安容笑道。

福總管點點頭,又忙去了。

安容輕聳了聳肩,希望昨兒的事,給庄王妃一個警醒,別做螳臂當車以卵擊石的事。

進了侯府,走了沒幾步,就瞧見了沈安北和沈安閔,兩人神色匆匆,瞧見安容,喜出望外啊。

尤其是沈安閔,快步上前道,「四妹妹,酒坊的事你聽說了沒有?」

安容點點頭,見兩人急切的模樣,忙道,「我聽說了,這事別急,先把客人招呼好,等喜宴散了,我們再議。」

沈安北臉抽了抽道,「不急不行了,許多酒樓都派了人聚集在酒坊,要求降價,要麼就終止合約,酒坊現在亂成一團粥了。」

這些人,真是有夠氣人的。

明知道侯府今兒忙,還添亂,有什麼事不能等明兒再說嗎?

安容臉色也難看了,不會是庄王妃在背後搞得鬼吧?

可是能招呼客人的人原就不多,要是大哥二哥走了,豈不是要把一堆人干晾在那裡?

沈安閔道,「我爹趕回來了,那些大臣有他照應。」

安容想了想道,「三叔一個人也忙不過來,要不酒坊就先關門吧,告訴他們,不會讓他們吃虧的。」

沈安北點點頭,吩咐人去辦這事了。

結果他才轉身,就瞧見一個七福領著一個風華絕代的男子走過來。

男子手執玉扇,風度翩翩,挺拔如竹,風姿皓軒。

沈安北瞧的一愣。

安容也有些呆住,她能猜到裴家會來人,卻沒想到裴家來人居然是裴度。

不是說裴家在準備換族長,似乎沒幾天了,等老族長退位,他可就是真正的少族長了,這時候他卻來了。

這不是一般的重視啊。

這意味著,在裴家人心目中,裴語的地位不比繼任族長低。

裴度步伐從容,臉上的笑容溫和而持重,他上前,笑道,「怎麼一個個瞧見我這麼詫異,不歡迎我來?」

沈安北反應過來,笑道,「哪有不歡迎之理,裴少爺能來,我侯府蓬蓽生輝。」

裴度嘴角輕弧,「能讓侯府蓬蓽生輝的可不是我,我只是來賀喜,喝酒的。」

說著,他對沈安北和沈安閔道,「你們別一直瞧著我,我會害羞的,你們忙去吧,我有幾句話想和荀之兄說。」

沈安北臉皮一抽,尤其是裴度臉不紅氣不喘說他會害羞,臉皮真厚啊。

沈安北望著蕭湛道,「四妹夫,麻煩你幫我招呼下裴少爺。」

蕭湛點點頭,沈安北和沈安閔才急急忙離開。

安容望著裴度,輕福了福身。

裴度嘴角笑意更深,喚了聲嫂夫人,惹的安容臉紅一片。

蕭湛瞥了裴度一眼,道,「你找我有何事?」

裴度什麼也沒說,直接從袖子里掏出來一個圓竹筒蓋,丟給蕭湛。

蕭湛瞥了一眼,眼神就凝冷了起來。

安容也瞧了幾眼,沒發覺有什麼奇特之處。

可將軍都知道,那是六百里加急信特有的竹筒。

「這是?」蕭湛猜不透,所以乾脆直接問了。

裴度道,「我夜以繼日趕來參加喜宴